王翊臻:谢谢你,新加坡

朋友一语点破盲点,劝我保持我的新加坡口音,讲话速度调慢些。因为口音是你可以带着环游世界的,就好像你把家乡的一部分带着走一般。

“我的家给我/一双坚定翅膀/我的梦不论在何方/一生的爱/唯有家。” ——李迪文(Dick Lee)创作的爱国歌曲《家》

一年前的我心情雀跃万分,离开新加坡展翅高飞的日子终于降临了。那时候的我觉得新加坡又闷又死板,哪里像自由的美国,能尽情闯荡自己的梦想。没想到,我在美国的第一个月几乎每一天以泪洗面,天天与电话中的母亲哭着说要回新加坡。

还记得某天深夜,我突然很想吃海南鸡饭。以前在新加坡我根本不喜欢吃任何新加坡的美食,但是美国的食物油腻,不到几天就令我想念家乡菜了。但是西雅图的店大多数八九点就关门了,而且家里只有热量又高又油腻的美国零嘴。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能回到新加坡,去楼下24小时的熟食中心向和蔼可亲的摊贩阿姨买包热腾腾的饭!我当时十分懊悔,恨我自己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虽然在美国结交到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是有时还是会想念新加坡的朋友。每当我想要表达某种情绪,却发现只有用新加坡式英语参杂其他语言才能完整地表达时,我就会感觉到我和美国的朋友还是有些隔阂。这时令我特别想念新加坡的朋友。我曾与一位朋友抱怨过,常常因为新加坡式英文的口音太重,讲话太快,而造成许多沟通上的误会,而美国口音很难模仿,令我十分沮丧。那个朋友却一语点破盲点,劝我保持我的新加坡口音,讲话速度调慢些。因为口音是你可以带着环游世界的,就好像你把家乡的一部分带着走一般。

国庆日当天,思念家乡的我在网络上浏览国庆庆典的影片和消息,无意间读到一条令我印象深刻的句子:“爱国并不只有在国庆日穿红白,挥挥国旗,唱唱国庆歌曲而已。爱国是对这个国家的优缺点有所认知,但最后还是选择包容和珍惜这片土地给予我们的点点滴滴。”

我还记得在初级学院读书时,我身边的朋友,包括我,都恨不得想离开压力繁重的新加坡教育制度。每一天,我们埋头研究上美国和英国大学的种种资讯,还会一起梦想在国外自由自在的日子。

一年过去了,有些人真的去海外读书了,但是更多人选择留在新加坡读大学。在海外的同学包括我更加懂得珍惜新加坡的繁荣先进。以个人经验来说,比起新加坡,美国的机场,交通工具,住宿和治安差多了。好莱坞的镁光灯遮盲了我们对这个国家的印象。我们这些新加坡年轻人没有经过国家早年经历的艰辛,把政府的务实规划当作理所当然,出了国才知道新加坡的繁华如此珍贵得来不易。

在美国读书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梦想,我也很庆幸能得以实现。国庆日当天,我和几个美国朋友去看西雅图太空针。我人在西雅图,但是我的心却回到了我十岁时站在小学礼堂里升旗的场景。飞了几万公里到了地球的另一端才发现,我把心留在新加坡。就在此刻,说巧不巧,一组新加坡的家庭出现在我身旁,忙着和太空针拍照。我一听到熟悉的新加坡口音,鼻头顿时酸了,我把眼泪吞下去。虽然只有几秒钟的情绪涌上心头,但那几秒非常难忘。

我回到家马上转开国庆日庆典的直播,从冰冷的电脑荧幕,我看着熟悉的滨海湾,烟花点缀着夜晚,耳里回响熟悉的爱国歌曲。不知道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每一首的歌词我都记得,每一首的旋律都没有忘记。

嗯,回家的感觉真好。谢谢你看着我长大,新加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