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曦娜:女娲补天与顽石无才

天马行空的远古神话可真充满无限想象空间。也因为如此吧,补天神话在后世文学作品中不断被延伸、再叙述。

李嘉诚在香港特首选举前被媒体追问,支持哪位候选人做特首,忽然提到上古神话中的“女娲补天”,寄望新特首修补香港的社会撕裂。一时间,女娲补天这家喻户晓的神话,成了香港城中热门关键词,好不有趣。

过去在华校读书,谁不知道女娲用泥土造人,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截神鼈四肢以立东南西北四极的故事。也因为从小被告知,宇宙之神秘与伟大,小时候懂得了女娲炼石补天这故事,心中因而暗自联想,能够补天的女神应该超然于宇宙之上吧。

苍天破裂了,一手补破缺的偏偏是个女神,而不是男神。天马行空的远古神话可真充满无限想象空间。也因为如此吧,补天神话在后世文学作品中不断被延伸、再叙述。过去在不同阶段的阅读经验里,时不时都与这神话相遇。

读唐诗时读到李贺的《李凭箜篌引》:“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其中“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形容李凭弹奏箜篌的乐声冲上女娲炼石新补的天空,恰似补天的五彩石被惊破而逗落漫天秋雨,就这两句诗,教人读来印象特别深刻。

最耐人寻味的,当然是读《红楼梦》的时候,小说中屡次提到贾宝玉当做命根子挂在脖子上的通灵宝玉,原本是女娲炼石补天用剩的那块顽石的幻相。女娲遗下的顽石因无才补天,被僧人茫茫大士与道士渺渺真人幻化成贾宝玉出娘胎时嘴里衔来的“通灵宝玉”。通灵玉正面刻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反面则是“一除邪崇二疗冤疾三知祸福”。贾宝玉后来不见了通灵玉,立刻变得疯疯傻傻的,几乎危及性命。

《红楼梦》第八回描绘薛宝钗想细细赏鉴通灵玉,贾宝玉特地从项上摘了下来让宝钗托于掌上,只见那通灵玉“大如雀卵,灿若明霞,五色花纹缠护”。这时曹雪芹写道:“这就是大荒山中青埂峰下的那块顽石的幻相。”

曹雪芹在《红楼梦》开卷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已点出“借通灵说此《石头记》一书也。”所谓“通灵”即指通灵宝玉,而说到此书从何而起?曹雪芹说了石头:“那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3万6501块。娲皇氏只用了3万6500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

曹雪芹又说,顽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唯独自己无才不堪入选,难免自怨自叹,一日,听一僧一道说到红尘荣华富贵,不觉打动凡心,开始向往人世繁华,并向僧道苦求再四。那僧“便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那一僧一道于是携着石头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去安身乐业。”     历来有人把贾宝玉等同于女娲补天余下的那块顽石,另有人则将通灵宝玉等同于石头。

到了小说第120回结尾,在高鹗续笔下,贾政在船头上看见雪影中一僧一道夹住俗缘已毕的贾宝玉远去,只听得他们三人口中不知是哪个作歌曰:“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我逝兮吾谁与从/淼淼茫茫兮归彼大荒!”到了曲终人散,女娲补天所余顽石,在枉入红尘若许年后,终究还是回到青埂峰,在女娲炼石补天的大荒山无稽崖下。

过去读鲁迅的作品,读到他取材自女娲神话写成的《补天》,倒是读得心中郁闷。《补天》是鲁迅《故事新编》的其中一篇,小说打破时空界限将神话新编,读到结尾,在荒诞中只觉得悲凉。

鲁迅在故事一开始让女娲在粉色的天空、石绿色的浮云中瑰丽出场,《补天》写女娲快乐地造人,写水神共工氏跟颛顼争权夺利,互相残杀之下,撞破穹宇,使到天出现一条大裂纹,而且“仰面是歪斜开裂的天,低头是龌龊破烂的地”女娲目睹此情此景,开始炼石补天,“伊从此日日夜夜堆木柴,柴堆高多少,伊也就瘦多少”。纵然后来“累得眼花耳响”女娲还是没有停止补天。“风和火势卷得伊的头发都四散而且旋转,汗水如瀑布一般奔流”。女娲最后一口呼吸之后,便在这中间躺倒。

在鲁迅笔下,女娲精疲力竭,赔上自身的生命补缀起苍天,可女娲累死之后,自称是女娲嫡系的一群人,却在女娲尸体上安营扎寨,索取女娲尸体的膏腴,结局之悲惨叫一些专家学者解读为“历史之悲”与“英雄之悲剧性”。

中国画家中,爱画女娲的也许不乏其人,可我印象较为深刻的为范曾的女娲补天图,画中女娲人面蛇身,双手擎巨石,长发飘扬,裙裾飘逸,这就是画家笔下的远古女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