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标题和 标题音乐

读大学时,看到报纸预告,“中国交响乐之父”李德伦要来上海客串指挥,我便翘课去买票。一大早赶到上海音乐厅,排在一百多号人的长龙之尾。

排我前面的是两位谈兴甚浓的老哥。他们先聊起贝多芬九大交响曲“命名”,第三“英雄”,第五“命运”,第六“田园”,第九“欢乐颂”我知道,第一第二“无名”我也知道,他们说那是早期作品,还够不上取名的程度,这我听之任之。“就像小毛孩没必要有学名”――似乎不高兴我偷听他们谈话,那名蓄长发穿条喇叭裤的哥们突然大声说着,朝我瞪了一眼。我赶紧望向别处。他们接着聊,第四“青春”,第七“酒神”,这我首次听闻,觉得有趣,不禁又伸长了脖颈。这么不打自招侵犯别人隐私,引起另一名大胡子穿军装的哥们的反感,他哼了我一声,对喇叭裤说,今天这么多人来凑热闹,大多是赶时髦,其实对交响曲什么的根本不懂。喇叭裤附和,就是,滥竽充数。我的人顿时矮了一大截。他们一唱一和把我打回原形,再说起这回李德伦节目表有大贝第八交响曲,这第八没名字,也非“早期作品”,两人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反击机会来了,我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他们俩叹道,唉,这都不晓得?第八叫做“牺牲”!两哥们大吃一惊,不约而同带着将信将疑但又明显刮目相看的神情问我,真的?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