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煜:榻榻米

国大建筑系一年级这学期最后一个作业是小住宅设计,当老师的总要上台讲讲,话题绕不开人体尺度与模数。榻榻米常被引用作亚洲经典模式,长宽比为2:1,传统的京间(Kyo-ma)长约1.9米,宽0.95米,江户时代关东渐渐盛行江户间(Inaka-ma,又称田舍间),按照柱间距离订制榻榻米,尺寸略微缩小。无论哪一款哪一式,榻榻米尺寸与日本男性身体尺度相近,以其为模数设计的建筑,尽管房间大小不同,铺设方式不同,所构筑的空间尺度相对宜人。

唠叨半日榻榻米的模数与空间特征,一再提醒学生,榻榻米所代表的不只是模数,更是一种文化,深植于日本人的生活,在学习运用模数时,首先要了解与理解模数背后的社会文化。

教室里的苦口婆心是切身的体会与感受。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对榻榻米有一种莫名的憧憬,大概是初见日本传统建筑与庭院的图片,柔光似水的榻榻米房间,几扇障子(贴和纸的木制推拉门窗)、一幅画、一盏壶、一枝花,若是对景有山有水有庭院就更妙了,禅意的画面定格脑海……

真正在日本居留后,才知道与榻榻米共生,对于外国人不是件容易的事。公婆在惠比寿的老宅,楼上楼下都是榻榻米房间,偶尔回去与他们一同进餐,榻榻米上一张矮桌四张垫,待家婆布置好餐食,刚开始时还能正襟危坐,过不了十分钟,我的硬骨头便受不了了,需要变换姿势解救发麻的双腿,公婆坦然接受我的非正常坐姿,而我看着古稀之年的他们,跪坐起身依然从容。

在日本旅行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会预定日式旅馆,总觉得住在榻榻米房间,才能更好地体会日本文化。仪姨威叔到日本旅行,特意安排他们入住榻榻米房间,两位长辈欣喜之余是深深的感慨,在榻榻米上作息睡卧起身实在辛苦,还是睡床比较轻松。要生活在榻榻米上,必须练就一身功夫。

我们在东京的蜗居有两间卧室,一间为洋室,一间为和室,毫不讳言,当初看中这套公寓,就是被和室的榻榻米所吸引,六叠的和室朝南,晨昏光影变幻,没有家具干扰的空间畅快。晚上睡觉时,将布团(床垫被褥)从押入(置物柜)取出,铺在榻榻米上,早上起床后将布团折好放入柜中,然后清洁榻榻米。

天天都要铺布团收布团,最初的新鲜感变成累赘感,实在做不到日本家庭主妇的勤快。然而,榻榻米是需要呼吸的天然材料,若是布团摊在上面太久,淤积的湿气会导致榻榻米长霉,实在偷懒不得,只好折衷一下,每日将布团折叠推到房间一角。

画面唯美的榻榻米房间,需要起坐自如的身段,晨夕泰然的持家,这样的写实场景是局外人难以知晓的。建筑与生活、空间与文化,是微妙融合的一体,只是在日常中被习惯而忽略,岛国的生活亦然,日子久了淡了,什么是文化?什么是空间?总是要隔着时空才会思想起。

画面唯美的榻榻米房间,需要起坐自如的身段,晨夕泰然的持家,这样的写实场景是局外人难以知晓的。

——陈煜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