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袭形势严峻 警方疲于应对 印尼军方将为反恐发挥更大作用

《雅加达邮报》报道,印尼总统府幕僚长穆尔多科前天透露,总统佐科已同意恢复设立专责反恐的军事部队“联合特别行动司令部”。这个联合部队训练有素,准备就绪,可在最短时间内派遣到国内任何地方。其角色将是辅助印尼全国警察。

(雅加达综合讯)印度尼西亚频遭恐怖袭击,凸显反恐形势严峻,在警方疲于应对的情况下,预料军方将在反恐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雅加达邮报》报道,印尼总统府幕僚长穆尔多科前天透露,总统佐科已同意恢复设立专责反恐的军事部队“联合特别行动司令部”(Koopsusgab)。

穆尔多科指出:“这个联合部队过去训练有素,准备就绪,可在最短时间内派遣到国内任何地方。其角色将是辅助印尼全国警察。”

联合特别行动司令部是2015年穆尔多科出任印尼国民军总司令时设立,后来在穆尔多科的继任者加托任内被解散。

与先前一样,该部队将由陆军特种部队(Kopassus)、海军特种部队(Denjaka)以及空军特种部队(Bravo 90)的成员组成。他们会随时待命,在印尼遭受恐怖威胁时立即出动。

穆尔多科表示,国民军总司令哈迪将就该部队的其他任务,与全国警察总长狄托进行讨论;对于警队是否需要该部队协助,狄托将拥有最终决定权。

穆尔多科说:“这是必要的预防性措施,好让公众感到安全。……我们已准备好应对任何状况,民众也应该信任我们,不用担心。”

他补充说,重启联合特别行动司令部无须制定任何新法,但该部队的具体职责将按照修订后的反恐法进行调整。

印尼军警本为一家,1999年警察部队脱离武装部队后,由军队负责国防,警方则处理国内治安。当时许多印尼人希望,军警分家能使警队更独立,在维持法治时少用高压手段。此后,军方势力大幅削弱,到2009年完全退出政治活动。然而,近年印尼面对严重恐怖威胁,促使当局探讨是否应扩大军方角色。

在近日泗水与北干巴鲁接连发生恐怖袭击后,目前印尼国会与政府正加速修订新的反恐法。由于各方就恐怖主义的合法定义与军方的反恐参与度意见不合,这项法案在2016年提交国会后迟迟未有进展。佐科日前表示,若国会无法在6月之前通过该法案,他将径自发布命令,以更有力的法律对付恐怖分子。

建设统一党(PPP)议员阿苏说,执政的七党与政府已达成一致,新法中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将涵盖“具政治与意识形态动机并威胁国家安全”的行为。一般认为,这样的定义能为军队扩大参与反恐行动创造更大空间。

恐怖组织“神权游击队” 东爪哇省分支头目被捕

据悉,军队与警队之间互相角力,使各政党分裂为亲军与亲警阵营,是新反恐法审议受阻的主要原因。如今,政府与议员们似乎已达成共识,观察家预期法案将能在不久后通过生效。

另一方面,印尼警方证实,当局在泗水发生恐袭之后展开的大逮捕行动中捕获了恐怖组织“神权游击队”的东爪哇省分支头目。

印尼过去一周发生了一系列恐怖袭击,已经宣誓效忠极端武装组织“伊斯兰国”的神权游击队(Jamaah Ansharut Daulah,JAD)已承认干案。

印尼警方反恐特遣队(Densus 88)周一及周二展开一系列突击行动中,击毙和逮捕多名武装分子嫌犯,其中一名死者是神权游击队的第二号人物,遭逮捕的则包括神权游击队东爪哇分支头目——37岁的山苏阿里夫(Syamsul Arif,又名Abu Umar)。

据新闻网站tribunnews.com报道,印尼全国警察总长狄托周二在一个电视直播节目中说:“我们不只逮住了神权游击队泗水分组的头目,也在(东爪哇省的)玛琅(Malang)逮捕了该组织东爪哇分支头目。”

不过,印尼恐怖与极端主义课题专家拉克延认为一个分支头目落网对神权游击队的冲击并不是很大。

他指出,神权游击队和原本最暴力的极端组织“伊斯兰教祈祷团”(Jemaah Islamiyah,JI,也称回祈团)不同,它的指挥链非常松散,即便其中一个分支头目栽了,由个别成员发动的恐怖袭击也不会停止。

拉克延接受《雅加达邮报》访问时说:“神权游击队根本就没有任何有组织性的指挥链,个别成员可以自己就任何行动作出决定,这与伊斯兰教祈祷团凡事必须通过集体决定的决策完全不同。”

不过他认为,当局可以从山苏阿里夫身上了解和追踪神权游击队的网络,以防止更多由个别成员发动的恐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印尼军方将为反恐发挥更大作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