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合约医生 行医道路曲折坎坷

马来西亚数千名合约医生7月26日上午11时展开大罢工,争取职业保障。
马来西亚数千名合约医生7月26日上午11时展开大罢工,争取职业保障。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肆虐,前线医护人员忙得不可开交,马来西亚却有一群合约医生7月26日上午展开大罢工,以争取就业保障及职涯发展机会。马国的医疗体系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导致这场罢工潮,而这些合约医生又遭遇了哪些不平等待遇?zaobao.sg为你整理。

除了有合约医生提出自己所面对的困境,也有专科医生表明支持合约医生捍卫个人权益,促请卫生部改革马国医疗体系。(路透社)

罢工是合约医生的“最后反击”

一名推特用户@avenfauzi于6月26日发表公开信,同时附上#HartalDoktorKontrak的标签,表达对现今医疗制度的不满。Hartal 一词源自印度方言,在马来西亚被用来表示“罢工”,Hartal Doktor Kontrak意即“合约医生罢工”。公开信发表后,#HartalDoktorKontrak获得越来越多人的支持,并形成一股运动。除了有合约医生提出自己所面对的困境,也有专科医生表明支持合约医生捍卫个人权益,促请卫生部改革马国医疗体系。

Hartal Doktor Kontrak组织代表嘉玛医生指出,诉求运动分成三个阶段:他们在第一阶段相关单位提呈备忘录并等待回复,若没回应则会进入第二阶段,即与医院总监展开会谈并协商和召开新闻发布会,第三阶段的罢工是最后一项反击。

马国网红牙医“吉吉翰”(Gigi Han)在其社交平台分享视频,向网民解释合约医生要走向罢工道路的原因。他先作出澄清:“这并非全面罢工,而是由初级合同医生组织的抗议活动。”

吉吉翰呼吁合约医生的支持者从7月1日至12日,将社交媒体的个人头像更改为黑白照或单色,并在7月12日后,发表带有#SaveMYcontractHCW、#CodeBlackMY或#BlackMondayMY标签的贴文。他进一步解释,“Code Black”(黑色代码)是指医院发生紧急情况,对医务人员有威胁或是医院面对炸弹威胁。

马国各地政府医院包括雪州双溪毛糯医院、巴生中央医院、沙登冠病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槟城及马六甲中央医院等数百名合约医生、牙医及药剂师7月26日上午11时展开大罢工。该罢工组织前日说,只有非关键领域的合约医生才能参与罢工行动,以免危及病患。

 从2016年至今,马来西亚有2万3000名毕业生加入政府医疗服务,而当中只有700多人能获聘为政府医院的正职职员。(路透社)

2020年仅3.3%合约医生获得永久职位

根据目前的规定,医学系毕业生须先到政府医院实习两年,然后担任住院医生完成两年的强制服务。过去,每位医生都可以获得政府永久雇用,但马来西亚自2016年12月开始以合约制聘用医生,以缓解医学系毕业生过剩的情况。这意味着在两年合同到期后,政府可以选择不续聘,这使得合约医生失去了就业保障。合约医生也控诉,政府在遴选永久医生方面并没有透明的标准。

据马国媒体报道,从2016年至今有2万3000名毕业生加入政府医疗服务,而当中只有700多人能获聘为政府医院的正职职员。截至2020年7月,只有3.3%的合约医生获得录取为永久职位。随着医学毕业生逐年增加,就业竞争也变得越来越大,最终导致合约医生面临失业或转行。马国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早前指出,政府从未停止将合约医生转为永久正职,但从数据上看来实在杯水车薪,因为永久正职须待现有医生退休才有空缺,大部分的合约医生还是无望获得正职。

另外在公务员体系下,尽管合约医生与驻院医生所承担的职责相同,薪资与福利却差距甚远。据马国新闻报道,正式驻院医生将根据等级获薪资增长,年薪比合约制医生多出至少8000令吉(约2569新元)。此外,合约医生也不能享有研修假、政府贷款计划等工作福利。

随着马国疫情日益严峻,当地的医疗人力资源短缺问题更是暴露无遗,医院系统因确诊病例数庞大而濒临崩溃。Hartal Doktor Kontrak组织7月19日在推特上传一张合约医生辞职信,内容显示一名合约医生因过劳和无法再承受更多压力而离职。推特贴文写道:“这些合约医生累计超时工作时段,每12小时可换一天假期,但是这些假期是看得到,却用不到。”贴文还提到全国各地冠病评估中心的合约医生,在哈芝节上班却没有资格获得公共假期上班津贴,为合约医生抱不平。

马国首相慕尤丁7月23日也宣布,内阁同意延长合约医生、牙医及药剂师的服务合约两年。(路透社)

马国政府和有关当局“讲一套做一套”?

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表明,马国正面临卫生危机,并促合约医生重新考虑参与罢工行动的做法。莫哈末哈山说,政府迫切需要投入国内生产总值的7%至10%到医疗行业,以增加对医疗保健领域的投资。他说,必须根据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的基准,将2018年3.4名专科医生对1万名患者的比例,增加到15名医生,以实现更健康的医患比例。

马国首相慕尤丁7月23日也宣布,内阁同意延长合约医生、牙医及药剂师的服务合约两年,同时让合约医生享有与正职医生一样的全薪进修假期及奖学金赞助。

但马国政府和有关当局似乎“讲一套做一套”,Hartal Doktor Kontrak组织一名代表告诉“当今大马”,全国各地合约医生7月25日收到超过20个来自医院高层和当地卫生官员的“威胁”。该名代表披露,当合约医生针对困境,要求上司和院方支持时,后者此前都保持沉默。但他们却在25日傍晚突然积极与合约医生联系,企图阻止26日举行的罢工活动。

同时,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此前也通知马来西亚医药协会(MMA),指大马医药理事会(MMC)可能会取消那些参与罢工的驻院医生资格,因为罢工是违法行为。马国警方说,参与“合约医生罢工”活动的医生涉嫌违反防疫措施,如果被控上法庭,最高可被判处罚款不超过5万令吉(约1万6000新元)或坐牢不超过六个月,或两者兼施。

星洲网报道,吉隆坡金马警区主任莫哈末再纳助理总监今天(7月27日)说,警方将针对今早在吉隆坡中央医院举行的“合约医生罢工”活动展开调查。他说,在行动管制令下,没有获得卫生部总监的批准前,任何人都不允许群聚或参与群聚活动,无论是出于宗教、社会运动、或文化等原因。警方将援引2021年防范及控制传染病条例展开调查。任何违反上述条例的人士,可按该条例进行提控或开罚单。

马国媒体评论指出,医生这职业缺乏就业保障会造成许多医学人才离开政府医院,并选择到私人医院工作。同时,如果合约医生无法获得专科培训,当资深专科医生退休后就会后继无人。一旦政府医院的人手不足,民众就需要花更长的时间等待就诊,进而使得民众更愿意花钱到私人医院。这一连串的连锁效应,势必会使马国医疗前景大受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