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土崩事故一周年 不满调查报告死难者家属拟提诉讼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云顶半山露营地土崩发生将近一年,许多遇难者家属至今仍无法走出伤痛,对调查报告排除人为因素感到不满。受访专家呼吁马国各方正视这起事故,以免类似悲剧重演。

2022年12月16日凌晨,位于雪兰莪州峇冬加里的“爸爸有机农场”发生土崩事故,造成31人罹难,包括13名儿童。

“爸爸有机农场”露营地去年12月16日凌晨发生严重土崩,大量山泥滑落,掩埋整个露营区。(档案照片)

经过调查,马国国家天灾管理机构10月18日发布报告,判定降雨量和地质情况是引发土崩的主要因素。报告指出,没有足够证据显示人为活动是关键导因。

这份家属苦等了10个月的报告,不仅无法安抚丧亲之痛,反而加深他们的疑问。在事故中失去七岁儿子的罗登瑞(45岁)说:“这份报告根本无法说服家属。”

土崩发生时,罗登瑞在营地帐篷内,儿子罗启义和妻子陈依云(44岁)在车上睡觉。倾泻而下的山泥冲向营地停车场,夺走罗启义性命,陈依云则受伤。

罗启义生前喜欢户外活动,不料去年12月是一家三口最后一次一起露营。(受访者提供)

家属怀疑报告有所隐瞒

原本一家三口愉快的露营体验,岂料一夕间毁了天伦。这一年来,罗登瑞对土崩地段做了许多资料搜集,就是想弄清事故缘由。

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调查报告指发生土崩的地段是森林保留地,但谷歌卫星地图却显示那里多年来有开发的痕迹。此外,2013年的环境评估报告也指该地段不适合开发。

“不过,调查报告对这些资料只字不提,也没解释为何允许营地在那里经营。”

罗登瑞说,事发至今,政府部门、营地负责人和土地拥有人都未曾主动接触家属做出解释。“报告将土崩原因归咎于天气,好像没有人必须对这件事负责。”

另一名遇难者刘佩诗的丈夫林文祥(43岁)受访时也批评这份报告不专业及有所隐瞒。他透露,一些家属正在咨询律师的意见,考虑对涉及的各方采取法律行动。

林文祥(右)在土崩事故中失去妻子刘佩诗。虽然一年过去了,但他和两个儿子仍思念刘佩诗。(受访者提供)

网媒“当今大马”引述报告指出,发生土崩的地段隶属Malaysia Botanical Garden Resort公司。根据公司委员会的资料,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是马国殡葬业富贵集团创办人邝汉光。

对于这个消息,林文祥受访时难掩激动。他指富贵集团在事故后提供免费殡仪服务,但家属当时并不知道这家集团牵涉其中。“如果富贵集团真的与‘爸爸有机农场’有关,我们会觉得受骗了。”

《联合早报》就此事询问富贵集团,但对方拒绝回应。

学者:重新评估山区项目的安全性

近年来,云顶及金马伦等高原旅游胜地出现许多公寓、度假村及营地等项目,这起事故也敲响了山区过度开发的安全警钟。

马国拉曼大学政治与媒体系讲师刘惟诚向《联合早报》指出,政府多年来根据土地价值批做发展用途,并未实行完善的安全评估机制。“政府往往在灾难发生后,才设法填补漏洞。”

他认为,当局对这起事故冷淡处理,是因为涉及多方利益。“如果调查报告指向过度开发的问题,这将牵扯多方的利益,因为土地发展工程涉及多个政府单位,包括工程部、地方政府发展部,甚至州政府等。”

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地质学家诺莎西达(Nor Shahidah)受访时说,虽然报告在技术层面相当完整,但结论存在偏差。“我相信政府是为保险起见,将事故归咎于降雨量,而不是人为干预导致斜坡不稳定。”

12月初,马国地方政府发展部公布露营地营业指南,包括规定业者在建设营地前须确保土地结构安全。这项指南明年生效。

诺莎西达建议发展商及营地业者采取稳定所有斜坡的措施,并且不应改变山区的整体景观,以免造成水道堵塞等问题。业者也须设计灾难应急计划,以提高逃生机会。

刘惟诚则认为,当务之急是检讨并严格落实山区发展机制,所有正在进行或已完成的工程,也应重新进行安全评估。

辅导员:各方应将心比心 协助家属走出伤痛

虽然马国政府已承诺管制山区发展,但无法挽回31名遇难者的生命,家属的伤痛恐怕也难以痊愈。

马国资深临终关怀工作者兼辅导员冯以量受访时说,土崩属于突发事件,这使家属更难接受亲人的离世。“因此,家属的亲友乃至整体社会,应该包容他们的哀伤及宣泄情绪的方式。”

冯以量也呼吁有关当局将心比心,交出更有信服力的报告,让家属得到心灵上的安慰。“家属们也必须让自己逐步走出哀伤,如果悲伤严重影响日常生活,就应该向辅导员寻求帮助。”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