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动态

菲中期选举考验两大家族政治联姻

2022年6月,卸任总统杜特尔特(中)出席小马可斯(左)的总统就职仪式。观察家认为,两大家族的裂痕早在小马可斯组阁时就已出现。(路透社)
2022年6月,卸任总统杜特尔特(中)出席小马可斯(左)的总统就职仪式。观察家认为,两大家族的裂痕早在小马可斯组阁时就已出现。(路透社)

字体大小:

菲律宾总统小马可斯和前总统杜特尔特之间的裂痕在扩大。民调显示,近半菲律宾人对这两大政治家族的关系持续紧张感到担忧。菲律宾政治观察家认为,这两个家族原本是政治对手,政策见解大不相同,政治联姻出现分裂在意料之中,明年的期中选举是这个政治联盟存亡的关键考验。

马杜两大家族的分歧去年在媒体公开化。据菲媒报道,杜特尔特否认自己煽动退役军官发动政变推翻小马可斯。之后两人的嫌隙越来越大,包括电视台监管当局暂时关停杜特尔特支持者经营的电视台,今年1月两派支持者举行大集会隔空喊话,两大家族的后辈互相叫嚣,乃至小马可斯和杜特尔特互相指责对方滥用毒品。

菲律宾民调机构WR Numero(简称WRN)4月24日发布的全国民调结果显示,47%的菲律宾人对马杜两大阵营持续存在的政治紧张关系感到担忧,并认为这是未来的一个不确定因素。这项民调在3月12日至24日展开,访问了全国1765个成年人。

裂痕组阁时已显现

菲律宾政治学者、WRN主席阿古勒斯(Cleve Arguelles)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两个家族的结盟一开始就是为了赢得2022年的总统选举,他们拥有相反的外交立场和政策观,分裂在意料之中。

小马可斯一上任就扭转杜特尔特“亲中疏美”的政策,在应对南中国海问题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今年4月中,杜特尔特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对小马可斯的外交政策表达不满。

不过阿古勒斯指出,两大家族的裂痕早在小马可斯组阁时就已出现。

杜特尔特的女儿、副总统莎拉原先争取兼任防长,却被分配教育部长职,以及小马可斯的表弟、众议院议长罗穆亚德斯削减她的机密资金,就已初显分裂迹象。

分析普遍认为,杜特尔特阵营的莎拉和小马可斯阵营的罗穆亚德斯都有意竞选下一任总统,成为两大家族纷争不断的原因之一。

WRN的民调结果也显示,莎拉是下一任总统的第一热门人选。她以29%的支持率领先参议员图尔福(21%)以及前副总统罗布雷多(12%),罗穆亚德斯仅获得1%的支持率。

此外,小马可斯支持修宪以推动经济发展,并对修改政务官任期上限持开放态度,被杜特尔特阵营和反对派批评是为继续掌权铺路。根据宪法,菲律宾总统任期六年,不能寻求连任。

双方争取延续权力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亚鲁盖尔(Aries Arugay)告诉《联合早报》,这两大政治阵营闹分裂不只是因为小马可斯支持修宪,而是“双方在基本政策上存在差异,例如外交政策和打击毒品等”。

菲律宾大学迪里曼分校大众传媒系副教授阿拉奥(Danilo Arao)受访时分析,小马可斯要延续权力,以进一步改写历史,为他父亲、前总统老马可斯的独裁统治洗白。杜特尔特要掌握权力和影响力,则是为了避免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和逮捕。

国际刑事法院去年1月重启对杜特尔特任内暴力扫毒的调查。小马可斯多次表明拒绝与国际刑事法院合作,去年11月却说菲律宾考虑重新加入国际刑事法院。国际刑事法院似是杜特尔特背后的芒刺。

阿拉奥直言,马杜两大家族闹分裂不是什么新鲜事,昔日菲律宾政治联姻经常在选举来临时出现分裂。“政治动荡肯定是存在的,而且随着明年中期选举到来,这种情况会更加明显。”

他预计,冲突加剧可能导致这个政治联姻分道扬镳,并在来临的中期选举和2028年的总统选举一决高下。

观察家不看好联姻持续

菲律宾政治观察家普遍不看好这个政治联姻能坚持到小马可斯任期结束。

阿古勒斯说,明年的中期选举会是对马杜联盟的考验,到时情况会更明朗。“如果他们能推出共同的候选人,说明联盟还很好,反之就意味着离消亡不远了。”

菲律宾明年举行中期选举,改选参议院半数议员、众议院议员和地方议会。

阿古勒斯预计,中期选举结束后,两大家族将集中火力为2028年总统选举备战,紧张关系可能加剧。“如果小马可斯到时不支持莎拉(竞选总统),杜特尔特也没有理由留在联盟里。”

亚鲁盖尔也说,如果小马可斯支持另一名总统候选人,意味着“马杜联盟”彻底瓦解。

阿拉奥则认为,若两大家族在追求自身利益时找到折衷点,这场政治联姻依旧能维持下去。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