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动态

柬埔寨建新运河 牵动中南半岛局势

字体大小:

中国出资建设的柬埔寨德崇富南运河项目将于今年8月动工。这条全长约180公里、耗资17亿美元的运河从沿海的白马港延伸至金边港,航运可以绕过越南南部港口,大幅缩短从金边到出海口的运输距离,进一步减少柬埔寨对越南的经济依赖。

柬埔寨首相洪马内说,德崇富南运河(Techo Funan Canal)将使柬埔寨人不必仰人鼻息。越南则以环保为由表达对这个运河项目的担忧,称这将导致横跨两国的湄公河三角洲缺水,加剧土壤盐化,打乱当地的生态系统。

柬越两国的态度显示,德崇富南运河的修建不仅关乎经济活动,还映射出中南半岛地缘政治平衡的改变。柬埔寨在与越南保持良好关系的同时,也努力摆脱越南对柬的影响力。

越柬40年关系 剪不断理还乱

柬官员和商界领袖认为,修建运河是改革物流的一部分,使运输总成本降低近30%,帮助增强当地服装业等关键出口行业的竞争力。德崇富南运河还将避免柬埔寨被越南的繁文缛节和政治因素掐住咽喉,处于不利地位。

金边皇家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林伟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柬埔寨兴建这个运河项目,意味着越南不再像冷战时那样,是中南半岛的主导力量。

他说:“柬埔寨政府的举动展示了一个小国如何不受他国影响,走自己的道路的能力和主观能动性。”

“洪马内和新一代领导人与越南并没有特殊的情感联结,为了建立自己的政治遗产,洪马内必须证明自己不受越南影响。”

柬埔寨民众长期以来指责政府亲越。洪马内的父亲、前首相洪森掌权的38年间,一直获得越南支持,以致洪森饱受“越南傀儡”的批评。洪马内接棒后想要树立不同的形象,而坚持推进德崇富南运河项目以减少依赖越南的举动可以激发民族主义情绪,提升他在国内的声誉和支持度。

此举引起越南当局担忧。尽管目前多半是环保组织对这个运河项目有意见,但柬埔寨皇家科学院院长宋独指出,越南真正担心的是失去对柬埔寨的控制。“如果柬埔寨有运河,越南就无法控制柬埔寨的进出口,不能对过境运输收费。这样一来,越南投资者很难有竞争力。”

这使得如何处理与越南的关系,成为洪马内面临的第一个外交考验。柬埔寨不希望破坏与越南的友好关系。洪马内去年12月访越时,柬高级官员就表明,此行主要是向越南保证,德崇富南运河不会影响湄公河的流量。柬方也多次强调,这个运河不会被中国用于军事用途,柬宪法也不允许任何外国军队进驻。 

中国参与改变越柬老平衡 中美争相拉拢是利是弊?

柬埔寨与中国关系紧密已不是秘密,中国出资为柬埔寨兴建这条运河,显示中国继续增加对柬埔寨的影响力,也令中南半岛国家之间的关系出现微妙变化。

越南长期视柬埔寨和老挝为传统势力范围的一部分,将两国列为“特殊伙伴”。不过,近10年来,中国对柬老两国的影响力不断增强,对越南的地位构成挑战。越南担忧中国在柬老两国的投资会使河内在经济上被边缘化;中柬愈发紧密的军事合作也让越南担心会被中国多面围堵。

柬埔寨区域研究中心研究员林索维(Rim Sokvy)告诉《联合早报》,柬老两国都清楚越南在中南半岛的军事和经济影响力,因此不会利用与中国的良好关系与越南作对。“不过,柬埔寨和老挝可能会借此维护本身的自主权,或阻止越南干涉内政。”

尽管在南中国海有主权争端,但中国和越南近年来一直保持不错的关系。去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越南时,两国宣布建成具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美国总统拜登去年9月也到访越南,并将两国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柬埔寨方面,美国过去多次批评柬方的人权纪录,并对中柬军事合作提出担忧。不过,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6月初访柬时,分别与洪森和洪马内会面,并同意恢复两国国防部和军事高层沟通机制,包括恢复在柬埔寨举办联合军演。一些观察人士认为,美国对柬埔寨的制裁起了反效果,让柬埔寨与中国关系更加密切,因而促使美国改变对柬战略。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越南研究项目客座研究员阮克江认为,中美在区域的参与程度对东南亚国家是利多还是弊多,取决于中美关系是好是坏。

他告诉《联合早报》:“中美之间的良性竞争可以使中南半岛从两国的投资和经济合作中受益。但若中美紧张局势升级,区域稳定可能会遭到破坏,并分散区域国家对本身社会经济发展的关注。”

总部位于斯洛伐克的智库中欧亚洲研究所研究员休特(David Hutt)则认为,越南和柬埔寨能继续因中美对东南亚地区日益增长的关注而在经济上受益。

休特受访时说:“由于柬埔寨曾被指是中国殖民地,导致美国对柬矫枉过正,在很多方面对柬政府的安抚超过实际所需。同样,因为担心美国对河内的影响力,北京也愿意在与南中国海无关的问题上安抚越南。”

“目前来看,只要中国资本继续流入,只要美国认为有必要容忍越南和柬埔寨的负面影响,中南半岛就会受益。”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