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原以为与沙斯相似 梁玉心坦承当初有点低估冠病病毒

字体大小:

梁玉心说,沙斯病毒在病患后期出现肺炎时才有比较高的传播率,但冠病在症状没有显现前,就已经具传染力。如果知道这样的情况,“我们一大早就会呼吁公众如何保护自己,还有如何更紧密地追踪接触者”。

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暴发初期,本地对这病毒的认识有限,国家传染病中心主任梁玉心坦承,他们一开始可能有点低估了冠状病毒,用对沙斯的认识来了解,过后才发现冠病病患在症状未显现前也具传染力。若时间能扭转,她会更早呼吁公众保护自己,也更紧密追踪接触者。

2019冠病和沙斯都属于冠状病毒,梁玉心说,他们当初用对沙斯病毒的认识来了解冠病,但过后慢慢发现冠病的特征和表现跟沙斯完全不同,若用同样的防范措施,就无法有效遏制冠病。

冠病来袭已五个月,我国在短时间内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我国结束了56天的病毒阻断措施期,逐渐进入新常态,《联合早报》从今天起推出《抗疫前线》系列报道,探讨各大领域如何各司其职对抗冠病。在医药方面带领我国抗疫的国家传染病中心主任梁玉心教授以华语接受本报专访时,分享了她近半年如何与病毒赛跑。

她说,沙斯病毒在病患后期出现肺炎时才有比较高的传播率,但冠病在症状没有显现前,就已经具传染力。如果知道这样的情况,“我们一大早就会呼吁公众如何保护自己,还有如何更紧密地追踪接触者”。

但她也表示,现今仍未完全摸透这病毒,很多东西还是未知数,需要边摸索边调整。“冠病非常聪明,就算已过了三四个月,我们还没能跑在冠病前面。”

世界卫生组织对于无症状传染仍没有明确立场,只表明多数传播应该是通过出现症状的病患传开的。然而,多国的研究显示无症状病患也传染病毒。

为了与病毒赛跑,梁玉心天天工作,上午七八点钟就到传染病中心工作,晚上回家匆匆与家人吃晚餐后,再继续与世界另一端的西方专家视讯讨论,有时可讨论至午夜12时。她说:“病毒本身不需要休息,所以我们人也变得不能休息。”

梁玉心指出,与沙斯期间相比,现今科技已更发达,全球专家的联络网也更紧密,因此能相对容易地联系世界不同角落的专家,与他们交换科学上取得的见解。这让他们能更快取得进展,但同时变得更忙碌。

“我们已经不用从一个地点跑到另一个地点,通过视讯就能很快连接上,每天行程都排得很满。这代表工作效率提高,同时也相当疲倦……我一般疲倦到身体一碰到床就睡着了。”

传染病中心去年开幕 还未演习病毒先到

虽然不会因为要操心的事太多而难以入眠,但梁玉心无疑在抗疫上扛起了千斤重担。

她所带领的国家传染病中心,是我国经历沙斯疫情后,为确保能更好地应付下一个疫情而特设的。中心去年9月开幕,他们原本筹备在新环境和新系统下进行演习,不料演习还没展开,病毒已率先“报到”。

虽然国家传染病中心能从陈笃生医院借用额外人手,但冠病传染的规模与速度远超过当时的沙斯经历,额外资源也很快变得不足。因此,在尝试从临床和科研角度了解这个新型病毒的同时,梁玉心还得思考如何利用有限资源安排运作,何时又应该寻求更多援助。

“我们也要确保个人保护用品等充足,不是今天有,明天就用完了,这样才能让前线人员安全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