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当下最具威胁的冠病变种毒株

字体大小:

B.1.617、P.1、B.1.1.7、B.1.351、……

印度变种病毒、巴西变种病毒、英国变种病毒、南非变种病毒……目前横行全球的几大变种冠病毒株有那么多数字名称和叫法,是不是让你眼花缭乱,摸不着头脑?

别担心,zaobao.sg为你梳理现阶段引起全球警惕的变种病毒,助你分辨和了解它们。

B.1.617 印度“双突变”超级变种病毒

印度是全球冠病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累计超过1500万人染疫。近来,印度每日新增感染人数呈大幅上升趋势,有专家担忧这可能和印度冠病变种B.1.617有关。

印度是在2020年发现这种冠病病毒变种。科学家最近将它命名为B.1.617,并称之为“超级变种”。这一变种比原始菌株更具感染力。据印度方面的数据,在疫情严重的邦,超过60%的患者感染的都是B.1.617冠状病毒,超过了英国冠病变种的覆盖面。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在回答德国电视二台询问时指出,印度冠病变种的两个突变导致抗体或T细胞的中和能力降低,其程度尚不清楚。这意味着,接种了疫苗的人以及曾经感染过冠病的人也可能再次被印度冠病变种病毒感染。

由于印度疫情持续恶化,加上出现新变种病毒,我国卫生部4月20日和22日宣布收紧对印度访客的边境管制。

从4月22日晚上11时59分起,所有从印度入境本地者必须在酒店等指定防疫设施完成21天隔离。此外,从23日晚上11时59分起,过去14天到过印度的长期证件和短期探访证持有者,将无法入境我国或在新加坡转机。

除印度之外,英国、美国、丹麦和我国都已经发现B.1.617变种。

卫生部4月22日通报,截至4月20日,在342起检测到的境外输入变种病毒病例中,有46起感染的是B.1.617变种。

P.1巴西变种病毒

巴西也是全球冠病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至今已累计超过1400万起确诊病例和超过38万起死亡病例,死亡人数在全球仅次于美国。

根据巴西研究人员发布的数据,P.1变种病毒据信于2020年11月出现在亚马逊州(Amazonas),并在该州首府马瑙斯(Manaus)迅速传播,截至2021年1月,该州73%的病例是由它引起的。

研究发现,P1变种病毒的传染性是原始冠状病毒的2.5倍,而且对抗体更具抵抗力。

路透社4月15日报道,巴西研究员近期还发现,P.1变种病毒用于进入和感染细胞的病毒棘状物正在发生突变,由此可能对疫苗更具抵抗力,势必对巴西疫情产生更严重的冲击。

截至4月22日,P1变种病毒已经传播到至少37个国家,包括新加坡。

B.1.1.7 英国变种病毒

B.1.1.7变种冠病毒株于2020年11月下旬在英国被发现。与2019年底在中国武汉出现的冠状病毒相比,英国变种病毒的传播力比原本的冠病毒株高达七成。

这种病毒变体已经传播到至少114个国家,包括新加坡。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席瓦伦斯基(Rochelle Walensky)4月7日表示,英国高传染性冠病变种B.1.1.7已成为美国本土最常见感染源,在年轻人中具高传染性及严重症状。

英国科学家今年2月发现,一小部分  B.1.1.7变种病毒已产生了被认为有助于病毒部分逃避免疫的E484K突变,这样的变异方向可能会减弱疫苗的有效性。

B.1.351 南非变种病毒

B.1.351南非变种病毒于2020年12月在南非被发现。科学家发现,此种病毒比 B.1.1.7英国变种病毒有更大变异,传播力也更强,是南非病例激增的主要原因。B.1.1.7变种病毒和  B.1.351变种病毒都有一个名为“N501Y”的变异,可改变病毒的棘状物(spike),令病毒更容易入侵人体细胞。

而B.1.351还有一种“E484K”的变异,可能有助于病毒避开人体的免疫系统,并影响冠病疫苗的效果。

B.1.351南非变种病毒近期传入香港社区,港府专家顾问、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内科及药物治疗学系系主任许树昌指出,南非变种病毒对中国科兴或是美国辉瑞疫苗的抗体水平皆有影响,两者分别大跌九成和七成,但他强调由于辉瑞疫苗本身中和抗体水平较高,即使数量下跌,仍会有一定效用。许树昌也表示,较高的疫苗接种率,可减少本土确诊个案,有助纾缓香港当地疫情,从而减低病毒出现变异的机会。

截至4月22日, B.1.351病毒变体已经传播到至少68个国家,包括新加坡。    

世界卫生组织已将南非、巴西和英国的变种病毒定性为“令人担忧的变种”,即容易传播,导致更严重的病症,逃避免疫系统、改变临床表现或降低已知工具的有效性。

变种冠病毒株如何产生?

冠病病毒属于核糖核酸(RNA)病毒,从遗传学性状来说,非常容易变异。与疱疹、天花和人类乳头状瘤病毒(HPV)等脱氧核糖核酸(DNA)病毒相比,冠病、流感和麻疹等RNA病毒更容易发生变化和变异。

英国期刊《自然·微生物学》2020年2月刊登的一篇病毒变种报告也强调“变种是病毒生命周期的自然组成部分”,RNA病毒变种是“平淡无奇”的事。

“因为这些病毒使用本质上容易出错的RNA聚合酶进行复制,所以它们的基因组在每个复制周期都会积累突变。此外,这些周期可能在几小时发生,确保在单一感染的宿主体内产生不同的病毒群体。虽然这种惊人的突变能力推动了病毒的进化,但大多数突变对病毒功能的某些方面产生了负面影响,被自然选择移除。”  

科学家如何为变种病毒命名?

据《国家地理》杂志4月21日报道,世卫组织一般负责为疾病命名,但病毒是由一组在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简称ICTV)工作的病毒学家和进化生物学家命名的。

自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冠病变种病毒的命名主要跟着NextstrainPango两种命名系统。

Nextstrain专为那些想通过给病毒的主要基因群或分支命名,来观察病毒宏观发展轨迹的科学家设计。它使用简单的名字,这些名字是根据分支体被发现的年份命名的,后面跟着一个字母,字母按字母顺序排列。 

本文上面列举的B开头病毒名称则是最常使用的Pango命名系统。它以精细方法命名,有助于跟踪各地疫情。这个系统有数百个谱系,旨在反映病毒在每次新的暴发中是如何演变的。

每一个Pango谱系本质上都可以理解为一个家谱。最早在中国传播的病毒被称为谱系A或谱系B。随着它们的进化和在全球的传播,它们的后代被标上了一系列的数字。比如B.1对应的是2020年初于意大利北部暴发的疫情,是B谱系的第一个后裔。而在南非发现的B.1.351变种病毒则是引发意大利疫情的第351代病毒。

为了防止这些名字变得不灵便,每个Pango谱系最多只能有三个点。如果病毒在那之后发生显著变异,会以另一字母展开新的谱系。这也是为什么在巴西首次发现的变体被称为P.1,尽管它是B.1.1.28谱系的后代。

以地域名称如“南非”“印度”“中国”为病毒命名也很常见,但世卫组织和很多科学家都批评这种做法,认为它既侮辱人,引起种族对立和仇恨情绪,也不客观准确。

基于现有的变种病毒名称让人眼花缭乱,《国家地理》指出,世卫组织不久后将介入为比较令人担忧的病毒变体开发另一套命名系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