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因业主增租金不续约 归还店屋须除壁画 公众不舍感到惋惜

小印度店屋外有一幅红头巾女工和一幅印度人力车夫的壁画。(受访者提供) 小图:餐馆老板称,店屋业主要求餐馆以原貌归还店屋,餐馆老板于是用红漆遮盖两副壁画。(陈斌勤摄影)
小印度店屋外有一幅红头巾女工和一幅印度人力车夫的壁画。(受访者提供) 小图:餐馆老板称,店屋业主要求餐馆以原貌归还店屋,餐馆老板于是用红漆遮盖两副壁画。(陈斌勤摄影)

字体大小:

小印度南洛街店屋的巨型壁画突然消失了!

这两幅以印度人力车夫为和红头巾题材的壁画栩栩如生,是复古餐馆老板当初租下店屋时,特地聘请本地著名的涂鸦艺术家画家在店屋侧墙绘上。餐馆老板因业主增加租金决定不续约,归还店屋时必须清除壁画,令不少人感到惋惜。

位于小印度南洛街(Dunlop Street)店屋的餐馆The Singapura Club专卖本地各大种族的美食,如炒粿条、椰浆饭、传统泥炉炭烧鸡等等。

餐馆一大特点是墙上的两幅大型壁画,一幅画的是满脸皱纹的红头巾,另一幅则是一名坐在人力车前喝饮料的印度人力车夫,两副壁画栩栩如生,是公众爱拍照的热点。

近日,公众走过The Singapura Club时发现,老态龙钟的红头巾从墙上消失了,也不见印度人力车夫的踪影,只剩下红色油漆的外墙显得格外空白。

少了两个老者的外墙引起公众注意,记者接获消息后走访现场了解情况。

The Singapura Club餐馆老板杰瑞(47岁)今早(6月4日)受访时解释,餐馆即将搬走,店屋业主要求老板以原貌归还店屋,因此即便不舍,他也需要在两副壁画上漆上红漆,遮盖壁画。

杰瑞谈到为什么要搬走时,杰瑞说:“我们2019年5月左右搬来时,当时月租1万4000左右。今天3月在谈续约时,业主说要将租金提高到2万8000元。”

在疫情之下营业很不容易,餐馆去年生意少了至少五成,尽管后来业主退让,将月租压到2万5000元,杰瑞还是决定另外找合适的地方。

杰瑞说,原本找来本地艺术家画上壁画,除了吸引公众眼球,更是想反映本地的种族和谐。“我们也很舍不得,但但也是没办法。”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6月4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