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逾古稀仍满满求知欲 他活学活用数码技能

字体大小:

下班后特地抽出时间学英语,冠病疫情期间更是趁空闲时掌握数码技能,今年72岁的陈美豹从不恐惧学习新事物,并希望把这份积极学习的精神分享给更多年长者。

私人司机陈美豹一直保持着活跃的生活,并将各种数码技能融入各日常生活面。

他每天早上约5时就会起床去晨跑一小时,在吃完早餐后就拿出平板电脑阅读报纸,了解时事。外出时,他也习惯把平板电脑带在身上,方便他在通勤途中能够上网和阅读等。

平时空闲时,他还会通过手机浏览YouTube和面簿等社交媒体平台,观看视频或与朋友聊天。

陈美豹表示他向来都坚信“活到老、学到老”的态度,因此会通过不同渠道学习各种技能。例如,他之前报读了“技能创前程”课程来学英文,晚上下班后去上课。

他说:“我晚上去读书,是班上最年长的,有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问我为什么这么老了还来学习,但我不在意,也不怕别人笑。反正这些技能是我不会的,又有的是时间,这把年纪还能学习新事物是一件好事。”

于是,只要是他认为可以学的技能,他都愿意尝试,这种在年长生活中持续工作和学习的心态,能让他维持身心健康,“避免老人痴呆”。

去年暴发的冠病疫情,对向来积极参与多项课程和活动的陈美豹来说,是个相当艰难的时期。

他去年因疫情被辞退做了13年的工作,10多年前已从癌症康复的他在一次身体检查中,被医生告知健康出现问题,必须动手术,让他一度心情十分低落。

“没有工作就像断手断脚一样,没有收入,又要去开刀,还得一直待在家里,就像做牢一样。”

尽管如此,他仍通过学习来振作自己,并报读了保安等课程,重新找到一份新工作,并顺利在上个月初开工。

陈美豹也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到淡滨尼天地用餐时,看到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的数码乐龄计划(Seniors Go Digital)海报。他询问负责人后,发现该处能教导年长者上网和使用电子付费方式等,让他相当感兴趣便马上报名参加。

如今他已学会使用PayLah!等电子钱包应用,觉得非常方便,“现在不管是去小贩中心等任何地方,只要能用PayLah!,我都会使用这个方式还钱,不用担心忘记带现金出门。”

72岁的陈美豹学会使用手机进行电子付费后,到小贩中心用餐都会尽量使用这个方式付款,不必担心身上不够现金,也更方便。(施策文摄)

居家期间探索应用 鼓励年长朋友学习

陈美豹指出,疫情期间虽得减少外出活动,但他趁机学会了不少技能,除了电子付费方式,他懂得使用SG生活助手(LifeSG)和保健资讯网(HealthHub)等应用,查询不同的政府服务。

此外,他也尽量鼓励周围的年长朋友学习更多数码技能。“很多老人家都会说他们对数码感到害怕,不过只要耐心学习,还是可以上手的。如果他们说没有伴,我可以陪他们一起去上课,读多一次无所谓,对大家都好。”

借科技“环游世界” 退休生活添姿彩

疫情期间虽不能出国,但陈木龙在休闲时和太太一同通过YouTube等社交媒体平台,观看各种旅游视频和节目来观赏外国风景,让退休生活更丰富。

退休人士陈木龙(右)约一年前参加了资媒局的数码乐龄计划,至今已完成约12堂课程,学到数码内容涵盖手机的各种功能和应用,以及电子付费方式等。(白艳琳摄)

之前是德士司机的陈木龙(79岁)在约四年前退休后,决定充分利用多余时间,学习使用各种数码技能。

他受访时说:“我一路来都喜欢学习新东西,尤其是在电子方面,我约四五年前退休后报读了电脑课程,之后也曾上过英文课程。”

陈木龙是在约一年前无意间接触到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的数码乐龄计划,并对数码大使给予的一对一指导
很感兴趣。他至今已经完成约12堂课程,学习到的数码内容涵盖手机功能、不同应用,以及电子付费方式等。

他过去只懂得用手机接听电话,现在则学会了发短信、传送照片,甚至视讯通话,而这些功能在疫情期间更加有用。“学会这些功能后,我觉得很方便,也很开心。尤其在疫情期间,我不能和亲人及朋友见面,但能通过手机应用随时保持联系。”

陈木龙也经常会在休闲时用YouTube等平台观看国际新闻和旅游节目。

他说:“我和太太年纪大了,向来都不喜欢出国,在家观看视频不仅能观赏国外的各种风景,还能看节目
介绍当地的生活方式和美食等,非常有趣,也让我的退休生活更丰富。”

愿自荐当数码大使

体验到不同数码科技带来的好处后,陈木龙也积极鼓励周围的亲朋好友使用,如果对方不会,他乐于亲自教导。“现在大家会的东西,我们年长者也应该去学,我这把年纪都学会,比我年轻的应该难不倒他们。如果当局不介意我的年龄,我很愿意尝试当一名数码大使,把我会的传授给他人。”

数码小贴士:疫情期间若不外出,年长者如何居家学习数码技能?

【本文由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