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再访饮茶哥:我最大的成就是现在坐在你面前

字体大小:

以流利粤语高呼“三点几啦!饮茶啦!”的“饮茶哥”哥迪普·星(Gurdip Singh),在迅速蹿红后生活有什么变化?周末不出海维修船时,怎么利用宝贵的休息日?《联合早报》跟拍饮茶哥一整天进行深度访谈,了解他变成网红后的生活面貌。

休假的早晨,饮茶哥最常去吃早餐的两个地方是位于裕廊坊(Jurong Point)二楼的Malaysia Boleh以及文礼坊小贩中心,前者有他熟悉的家乡味,后者则有他最爱的港式云吞面。当天,饮茶哥带记者到文礼坊小贩中心买干捞云吞面和茶。摊贩们似乎都对他很熟悉,一见面就用广东话打招呼。

“一样,干捞面,加鸡脚!”饮茶哥用洪亮的声音对老板喊道。

由于现有防疫措施仍禁止堂食,饮茶哥选择骑着摩托车到花柏山,在山顶找个清净的角落独自用餐。饮茶哥说,在这段不能出国的日子里,他经常打包食物到花柏山上吃,静静地一个人看着远处的海港与城市风景线。

饮茶哥说,他休假时几乎所有行程都是独来独往,除了上花柏山,还喜欢骑车到小印度和实龙岗兜风。他笑道:“我是‘独行侠’,钟意一个人。”

在一些人眼里,形单影只的他看起来有些落寞,但在饮茶哥看来,一个人的生活也可以多姿多彩。疫情之前,他经常骑车到马来西亚新山游玩,两年前甚至曾一路骑至泰国。相较于更便捷的高速公路,他更喜欢走山路和小路,边走边看,甘榜(乡村)、山林、海边的风景一样也不错过。

在中国互联网上蹿红后,饮茶哥被广大网民视为反抗“996”高强度工作文化的“精神领袖”,但其实他的工作时长远不止996。饮茶哥一周工作五天半,加班是常态,每天早上7点半就出海工作,经常一做就是16个小时,到晚上11点、12点才回到家。周六如果老板指派任务,一出海也是一整天,甚至有时周日也需要加班工作。不过饮茶哥说,他这是有偿加班:“如果没钱拿,没人愿意做。”

在饮茶哥走红的视频中,他呼吁人们时间到了就该放下工作,喝茶休息,看似是教人们如何在工作中“摸鱼”(网络流行语,指上班偷懒的人)。但此次采访下来,我们更加了解了饮茶哥的工作态度:他不是“摸鱼党”,更没有“躺平”(网络流行语,指消极对抗社会过度竞争)。他认真工作,努力赚钱,但坚持工作与生活必须有一定的界限划分,工作上也极为重视维护员工的合法权益。

饮茶哥说:“做工还是要做工,我们一定要做工,不做工就没有钱。不过饮茶时间是我们的时间,吃饭时间是我们的时间。一定要勤力做工,赚钱,照顾家庭和父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