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培训非从零开始

廖宝万说,技能再培训并非从零做起,而是为自己的可转移技能找到相近的配对。(Acronis提供)
廖宝万说,技能再培训并非从零做起,而是为自己的可转移技能找到相近的配对。(Acronis提供)

字体大小:

廖宝万说,技能再培训并非从零做起,而是为自己的可转移技能找到相近的配对。他也认为,人们不应对新的尝试感到害怕。

与其从零开始掌握新技能,软件工程师廖宝万(39岁)在转换岗位时更倾向于从自己的兴趣爱好及已掌握的技能着手,寻找相近的配对。

信息通信科技(ICT)行业可说是廖宝万职场上的“娘家”。他曾在起步公司为政府和学府项目担任功能性游戏(serious game)开发者,也在区块链公司担任过客户成功经理(customer success manager)。

虽说科技行业总是备受看好,但廖宝万2018年底意外地被公司裁退,他只好另谋出路。虽然仍想在ICT领域打拼,但对于有意从事但已有些生疏的软件开发工作,他仍不太有信心。他于是寻求职业辅导,并在2019年8月加入了劳动力发展局和迪吉彭(新加坡)科技大学联办的网络安全软件开发员实习与培训计划(Attach-and-Train)。

廖宝万说,选择实习与培训计划,是因为报读全职专业文凭课程既要自掏腰包又不一定会得到更大的就业保障。此外,他既不想走创业的道路,也认为自己无法胜任其他行业。

“我在找的是个既能提供零用钱支持我全职进行技能提升和职业转换,又不用消耗我个人储蓄的折中方案。”

通过计划,廖宝万在数据安全保护企业安克诺斯(Acronis)进行在职培训,完成提升后获公司录用,目前担任质量监督初级工程师。

廖宝万说,技能再培训并非从零做起,而是为自己的可转移技能找到相近的配对。他也认为,人们不应对新的尝试感到害怕。

“除了那些极为幸运的人,没人是尝试一遍就成功的。如果必须经历失败,要么失败得快些,不然就确保自己能从中学习新技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