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无法表演 街头艺人打散工 勤练杂技盼复出

左图:街头艺人黄循喜拥有13年的耍杂技经验,疫情之前经常在乌节路和牛车水的街头表演。右图:雪糕小贩蔡庆励在疫情暴发之前,经常和太太一起到处摆摊卖雪糕。(受访者提供)
左图:街头艺人黄循喜拥有13年的耍杂技经验,疫情之前经常在乌节路和牛车水的街头表演。右图:雪糕小贩蔡庆励在疫情暴发之前,经常和太太一起到处摆摊卖雪糕。(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摇着手铃的雪糕小贩、表演杂技的街头艺人,和兜售纸巾的阿叔阿嫂,都曾是街头的常见景象。冠病疫情期间,靠街头谋生者生计虽受影响,但仍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

雪糕小贩蔡庆励(59岁)过去19年在勿洛的组屋区卖雪糕,因社区出现确诊病例,为了安全起见,他选择留不外出卖雪糕。

然而,他继续提供雪糕送货服务,顾客只要在网络表格订购,他就会亲自送上门。“我全岛都有送,不赚钱也不用紧,就当做为别人服务。”

拥有13年经验的街头艺人黄循喜(59岁),从去年3月尾开始,因冠病防疫安全限制,无法继续在乌节路和牛车水的街头表演。“这一年多来,我做了很多散工,如清理车子、维修工、也当了送餐员,收入比以前在街头表演少了很多。”

但黄循喜仍抱着能重返“街头舞台”的希望,几乎每天到附近的民众俱乐部练习杂耍球。“我也练习高难度的杂技,不让自己的杂技水平降低。”

售卖纸巾的妇女许玮铃(52岁)也苦中作乐说,以前早上8点到地铁站卖纸巾,现在清晨6点30分就“开工”,当成是“加班”。

大家都希望街头再次热闹起来。黄循喜说,他怀念昔日通过表演吸引路过的人停下脚步,或逗他们哈哈大笑的时刻。

18年前就在劳明达地铁站外售卖雪糕的邓广才也说:“一些顾客会打电话问候,问我今天有没有下来卖雪糕。”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6月22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