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循财:避免无意间造成伤害 多数族群须对少数族群需求保持敏感

财政部长黄循财(左)昨天在新加坡政策研究所与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针对种族课题联办的线上论坛上发言后,与萨稀贾古玛博士对谈。(新加坡政策研究所提供)
财政部长黄循财(左)昨天在新加坡政策研究所与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针对种族课题联办的线上论坛上发言后,与萨稀贾古玛博士对谈。(新加坡政策研究所提供)

字体大小:

黄循财在吁请多数族群照顾少数族群的需要时,也强调新加坡并非通过建立单一社会的方式来实现种族和谐。

在新加坡占多数的族群必须尽自己的责任,对少数族群的需求保持敏感,因为种族歧视可能涉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并可能在不经意间对人造成真正的伤害。

财政部长黄循财昨天(6月26日)在新加坡政策研究所与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针对种族课题联办的线上论坛做出以上表示。他强调,这些伤害是不能够以闲话或笑话轻描淡写带过的方式消除的。

不过,黄循财在吁请多数族群照顾少数族群的需要时,也强调新加坡并非通过建立单一社会的方式来实现种族和谐。

他指出,本地独特的多元种族理念也不需要任何一个社群放弃文化遗产和传统,我国文化的多样性甚至得到了保存、维护和颂扬。

黄循财说,新加坡不走法国的路,坚持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们通过说法语、接纳法国文化和生活方式,同化为法国社会的一分子。

“相反地,我们决定保存、维护和颂扬我们文化的多样性,并鼓励各个社群对自己的文化传统感到自豪。我们也在不同社群之间寻找共同点,扩大共同空间,加强人们共同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黄循财指出,我国推行的双语政策是构建多元种族社会的关键支柱,因为当局相信,通过让下一代接触母语承载的丰富传统,他们就会了解自己的身份,不会成为欧洲人或者美国人苍白的模仿者。

“因此我们花了大量精力保存华语、马来语和淡米尔语,坚持学生要学习自己的母语,并投入资源保持母语的水平,以及支持母语媒体的继续运作。”

他也指出,时至今日,虽然所有议员都掌握英语,但国会仍然为四种官方语言提供同声传译。“这是我们继续坚持的重要做法,尤其是要让全世界以及我们自己的国民知道,虽然我们以英语作为工作语言,而且和世界保持联系,但我们不是西方,不能和西方人混为一谈。”

黄循财:我国多元种族理念 不能和普世主义等相提并论

黄循财在通过视讯发表的演说中也指出,我国的多元种族理念不能和法国的普世主义或者美国的文化大熔炉相提并论。

他引述李显龙总理2017年为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开幕的致辞说:“我们不是一个熔炉社会,目标是整合而不是同化。新加坡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或文化需要被迫成为另一个文化或采纳另一个身份认同。”

黄循财说,我国独特的多元种族理念接受并颂扬多样性,不意味着人们要放弃各自的种族、语言、宗教和文化身份,也不要求人们抹去丰富的文化遗产。

“他要求我们接受自己的文化传承,尊重他人的遗产,并在这个基础之上构建国家身份认同以及共同的目标。”

黄循财回忆,他之前在当时的文化和青年部任职时曾经读过已故文化奖得主郭宝崑的文章,对方把文化比作树木,虽然树干是分开的,但交叉授粉的枝桠,以及汲取养分的土壤却是相通的,往深处、高处了解文化,才能了解多样性的美。

他指出,让文化的根深扎入土壤,并在高处与其他文化交汇,发展出更坚实的新加坡共同身份认同,应该是人们不断努力的方向。

“这容易吗?显然不。但这值得一试吗?绝对值得。”

(演讲视频由新加坡政策研究所提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