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投诉咖啡店:付近5千无法开档 招牌遭拆器具被卖

左图:阿华指工作准证被取消后,又被通知摊位的招牌被人拆下,令她晴天霹雳。(受访者提供)右图:逄显华(左)和庞小姐声称向一名咖啡店老板娘租摊位,却因种种原因被迫停租,钱至今未收回,决定报警处理。(邬福梁摄)
左图:阿华指工作准证被取消后,又被通知摊位的招牌被人拆下,令她晴天霹雳。(受访者提供)右图:逄显华(左)和庞小姐声称向一名咖啡店老板娘租摊位,却因种种原因被迫停租,钱至今未收回,决定报警处理。(邬福梁摄)

字体大小:

原本只是应征咖啡店女助手,妇女指被老板说服租下摊位经营,不料付了4920元租金和押金,与砸下近2万元置物后,才发现遭老板取消她的工作准证,并拆下她摊位招牌,甚至卖掉她摊位的白钢器具。她申诉血汗钱被掏空,无奈报警讨公道。

这名中国籍妇女是44岁的逄显华(阿华),她昨天(6月26日)联系《联合晚报》申诉苦境时,多次忍不住痛哭。

阿华称自己三年前来到狮城当咖啡店摊位助手,今年3月尾离职找新工作时,看到勿洛一带的咖啡店正聘请女助手。

应征咖啡店女助手 被老板说服租下摊位

她指与咖啡店老板见面时,对方说服她租下摊位经营。“我问他工作准证持有者怎么可以租摊位,不是非法的吗?但老板当时却说没问题。”

阿华信以为真,毅然向中国亲友和本地朋友1万6000元,自己再掏7000多元血汗钱,租摊位经营中国式煮炒,原定5月10日开业。她指咖啡店老板娘也在4月尾为她办好工作准证。

“过后我交了4920元的租金、押金、收碗碟和人头税费用给对方,随后也拿了1万8000元装修和买器材,岂料开业时却碰到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咖啡店生意惨淡。”开档四天后的她,决定先暂定经营,不料6月中旬接到人力部发来简讯,通知她去做冠病检测以延长特别准证。

“我当时晴天霹雳,以为自己一直拿的是工作准证,我过后问老板娘,但她说只是把我转到另一间公司,直到我亲自到人力部了解,才发现我的工作准证已被取消。”

破屋更遭连夜雨,6月19日阿华接到朋友通知,指她摊位的招牌突然被拆下,三天后连器材和材料都被搬走,气得她拨电找老板娘理论,但对方多次不接电话,她只好无奈报警。

阿华称目前持特别准证留在本地协助警方调查。“警方后来跟我说,摊位的白钢器具等被载去收旧物的地方。他们凭什么卖我的东西?”

特别准证在7月5日到期的阿华走投无路,她哽咽说:“在日本留学的女儿最近需付学费,我只能跟她说对不起了。”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并已介入调查。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6月27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