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与生活 如何取得和谐?

图/getty images
图/getty images

字体大小:

国家人口及人才署在2019年的工作生活和谐调查显示,仅45%的新加坡人认为他们能兼顾事业、家庭和个人生活。我国在“群策群力,共创未来”下展开的“群策群力,共创未来,越战越勇”对话会(Singapore Together Emerging Stronger Conversations),其中一个议题就是关于新加坡人工作与生活的和谐。

劳资政伙伴过后也成立了“工作与生活和谐行动联盟” (AfA on Work-Life Harmony),由雇主、雇员和人力资源专家参与。


下班后的通讯 界限在哪里?

杨妙莹的小组希望制定一套下班后通讯原则的模式,协助雇主和雇员给工作与生活的界限下定义。(图/受访者提供)

在居家办公的新常态中,很多人发现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变得更模糊,下班后工作电邮仍不断,老板还在发即时通信追工作。

在“工作与生活和谐行动联盟”下,杨妙莹(58岁)所领导的项目着重探讨了“下班后的通讯”,希望为工作与生活设下界限,促进雇主和雇员双方之间的沟通。

她举例说,雇主和雇员如果能事前达到共识,某些性质的工作或急务可以在工作以外的时间交代、什么情况最好避免,就能促进工作与生活和谐。

连同杨妙莹在内,小组共有11人有,有来自人事部,及跨国公司和中小企业的人士。她笑说:“我们大家多次开会,但争取在一小时内、晚餐前就完成,以照顾到工作与生活和谐。”

小组希望能制定一套下班后通讯原则的模式,让雇主和雇员参考。他们从5月间草拟准则,预料在这个月呈交给当局。

杨妙莹提醒说,所谓的工作与生活和谐没有固定的平衡点,也不可能马上有个完美安排,雇主和雇员需要经常沟通,一起找出理想的方案,随时加以调整。

双赢的工作安排

从事科技领域长达20年的杨妙莹,当年工作时要兼顾事业和两个年幼的女儿。她任职的公司允许她灵活安排工作时间。

“我在早上10点上班,避开交通阻塞。到了下午3点多和两个女儿共度两个小时的亲子时光,过后再继续工作,不过,公司有事随时都找得到我。”杨妙莹说。 

她庆幸能享有这样的灵活工作安排,因为当时本地职场基本上缺少这样的工作安排,很多老板都是“看到人,才安心”。因此,她决定推介灵活工作机制,推广工作与生活和谐。

在2011年,她成立了培训及咨询公司Charistal,并设计了一套训练课程,协助公司设立灵活工作机制。在这之前,她通过雇主联盟网络倡导工作与生活和谐。此外,她也创办了非营利机构“伟温盟”(简称WEWAM ,Women Empowered for Work And Mothering),旨在通过工作坊协助职业妇女掌握技能,在工作与生活取得和谐,无需离开职场。

在2012年,她荣获工作与生活卓越领袖奖(Work-Life Excellence Leadership Award)。去年,她在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简称TAFEP)的邀请下,成为工作与生活和谐大使。

老板心态要改变

杨妙莹说,越来越多中小型企业和年轻老板倾向于促进工作与生活和谐。不过,眼下依然有不少障碍要克服,例如心态和信任。

“我碰过一些老板,没看到雇员就认为没人工作,甚至有老板说,‘谁的工作时间最长,花红就最多!’”

很多中小型企业也认为资源和能力有限,无法提供灵活工作方式。一些第二代接班人就面对说服前辈的挑战,一些公司也面对管理层无法达到共识的困难。

她认为公司能探讨以下灵活工作方式:

  • 灵活上班时间:让雇员选择上班时段和天数,达到每周要求的办公时间
  • 灵活办公地点:居家、远程,或在公共工作空间办公
  • 灵活工作量:时计工作、兼职或部分时间工作
  • 灵活事业:雇员暂停事业的脚步,例如3个月的学术休假

雇员要有责任心

杨妙莹说,任何公司的首要考量就是营运成效,也有底线要照顾,雇员必须认清这点,否则公司倒下来,工作也不保。因此她强调,所以工作与生活和谐,不是叫雇员花一半时间工作,一半时间玩乐或照顾家庭。

“雇员应该有工作责任心,清楚知道他们的工作责任,关键绩效指标(KPI)是什么,不管是哪种灵活工作安排,都要遵守公司设下的条例。工作与生活和谐,必须建立在信任和责任的基础上。”


有效传达信息 提高意识
 

蔡文安希望通过不同媒介发出的工作与生活和谐信息,能更有效地吸引更多人关注、讨论和参与。(图/受访者提供)

蔡文安(57岁)在今年加入了“工作与生活和谐行动联盟”,与一队不超过10人的小组,共同探讨工作与生活和谐劳资政标准的有效宣传途径。小组里有银行家、律师和医疗界人士。

目前,蔡文安在培训及咨询公司Influence Solutions当高级顾问。他在2010年荣获新加坡人力资源领袖奖,去年接受TAFEP的邀请,成为工作与生活大使。

他指出:“要提高国人对工作与生活和谐的意识,达到共识,就要确保不同渠道发出的信息能有效地被他们接收、认同,吸引更多国人深入关注和参与。”

小组预料会在今年7月底完成建议,呈交给有关当局参考。

减低离职率  助留住人才

蔡文安认为,公司讲究成效和关键绩效指标,但培养起工作与生活和谐的企业文化,不但能留住人才,减少离职率,也能让企业更具竞争力,吸引人才加入。

他在退休前是一家著名环球会计事务所的管理合伙人。过去,事务所的工作繁重,工作时间很长,离职率也高。不过,他们在七八年前实行了灵活工作制度后,雇员的留职率提高了5%,企业也从中栽培了更多本地人才。

他提醒,年轻一代的想法和要求和过去不一样了,他们可能无法接受一天工作上10多个小时的作法,老板要吸引人才就不能固步自封。

因此,蔡文安认为,管理层如果能一致同意并支持灵活工作机制,同时以身作则,并让雇员有安心对话和交流的渠道,就能事半功倍地实行灵活工作制。

他说:“雇员受到尊重,知道反馈不会毁了事业,就会积极和上司交流,了解份内工作、关键绩效指标、任务期限和公司的要求等等。老板也能从中掌握雇员的工作进展及工作以外的责任,打好互相了解、信任的基础。”
 


助国人实现 工作与生活和谐
 

“工作与生活和谐行动联盟”在疫情期间,持续通过视频会议进行脑力激荡。(图/受访者提供)

早前于2019年,“工作与生活和谐公民咨询小组”(Citizens’ Panel on Work-Life Harmony)针对如何协助国人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和谐提出了宝贵建议。今年2月,由劳资政伙伴,包括人力部、全国职工总会和新加坡全国雇主联合会所引导的“工作与生活和谐行动联盟”成立了。

目前, 除了上述两个小组外,该行动联盟探讨的项目还包括:

  • 拟定工作与生活和谐的人力资源实施指南和相关资源;
  • 制定工作与生活和谐指数,以衡量公司的工作与生活和谐程度;
  • 设计调查,协助公司衡量雇员对工作与生活和谐的满意程度,及采纳工作与生活和谐实践的程度。

参与提供建议 加入行动联盟

你如果有兴趣成为工作与生活和谐大使,协助促进工作与生活和谐,你可上网报名,网址是https://go.gov.sg/wla-scheme

要了解更多工作与生活和谐行动联盟的详情http://bit.ly/afa-on-wlh,可上网查询。

行动联盟是“群策群力,共创未来” (Singapore Together)运动的一部分。目前有25个新加坡群策群力行动联盟宣布成立,探讨解决新加坡的经济、社会等关键领域面对的问题。

请浏览http://www.sg,查看最新的动向,并参与“群策群力,共创未来”,为自己热衷的社会议题做出贡献,共创新加坡的美好未来。

问早报

如果你有任何关于“群策群力,共创未来”的询问,或想了解任何群策群力行动联盟的运作和活动,请在7月7日之前发电邮至lijiahui@sph.com.sg,我们将在下个月的《问早报》栏目中为你解答疑问。

【本文由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