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各地经验:夜店是关是开,应如何抉择?

字体大小:

与越南籍陪酒女郎有关的KTV夜店感染群截至今天(7月16日)已累计120起确诊病例,成为本地目前最大活跃感染群。

因参考香港和韩国夜生活场所引发的大型感染群经验,新加坡这一年来都不允许恢复夜间娱乐活动。如今本地几家KTV夜店以“转型餐饮场所”之名挂羊头卖狗肉,无视安全措施聘请陪酒女郎招待顾客,甚至涉嫌在KTV卖淫,导致好不容易压下来的第二波社区疫情再次拉响警报。

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今天宣布,超过400家在冠病疫情期间改以餐饮业者身份营业的夜间娱乐场所,须从7月16日至30日暂停营业两周。这些场所的所有职员将接受检测,当局也会检查它们的安全管理措施,只有在确保安全管理措施到位后,业者才会获准恢复餐饮服务。

不过最近的形势不禁让人失望感叹,面对传播力更强的德尔塔变种毒株,为安全起见夜间场所纵然是“乖乖转型”,是否也不宜获允许开业?其他国家和地区在遭遇夜店感染群时如何应对?世上目前有可以学习借鉴的“成功”案例吗?zaobao.sg带你看看香港、台湾、韩国等五地经验,结合专家意见尝试为你解答。

香港

香港当局2020年9月允许夜店和娱乐场所重开,不料11月就有跳舞群组和跳舞场所成为引起香港第四波疫情的罪魁祸首。

与感染群相关的跳舞场所被指是“香港太太”的游乐场所,包括前女演员谢玲玲、有线电视老板、远东发展主席兼行政总裁邱达昌和香港亿万富翁吴汪静宜在内的许多知名人士都被牵涉在内。

到今年1月,这个超级感染群已有超过730人确诊,涉及舞厅超过20个。

为了控制疫情,香港进一步收紧防疫措施,把在外用餐和聚集的人数限制为两人,并在个别确诊案例较多的地区实行封区强制检测措施。所有娱乐和夜店场所也再次关闭。

在第四波疫情的冲击下,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统计处今年2月宣布香港失业率攀升至7%,创近17年新高。

如今香港疫情自4月底以来已基本受控,单日新确诊病例已回落至个位数。夜间场所自4月29日以来已在“疫苗气泡”为前提的新措施下逐步恢复营业。

自6月24日起,如果这些场所的工作人员已接种了第一剂疫苗,并且只招待已接种了第一剂疫苗的访客,这些场所可以运营至75%的容量到凌晨2时。酒吧和夜总会每桌最多坐四人,而卡拉OK房间每间最多容纳八人。

如果所有工作人员都已完成两剂疫苗至少14天,夜间场所可以营业至凌晨4时,满负荷运行,每张桌子最多可容纳八个人,卡拉OK房间每间最多12人。如果表演者已接种第一剂疫苗并带着口罩,当局也允许现场表演等娱乐活动。

香港政府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5日,完成一剂疫苗接种的人口达273万人,占总人口的40.1%。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人达190万人,占总人口28%。

韩国

一名29岁的韩国男性去年5月在光顾了首尔梨泰院的三家同性恋夜店后确诊感染冠病。

韩国当局起初在追踪病患的密切接触者时遇到不少挑战。一些涉事夜店每逢周末就有数千人光顾,涉及人员体量庞大。而由于韩国社会对同性恋、双性恋等人士的态度不友善,一些夜店访客付费要求不必写明身份,也为当局的追查增加了难度。韩国夜店感染群暴发初期,一度有近2000名相关人员处于失联状态。

为了避免酿成更严重的社区感染,时任首尔市市长朴元淳当时保证可以让他们匿名检测,不必担心个人资料外泄。

首尔市也积极通过电信服务商提供的信息、市内信用卡账单和闭路摄像机拍下的视频等途径追踪与梨泰院夜店感染群有过接触的人。韩国警方也在全国范围内组建快速反应体系,出动8000多名警员追踪密切接触者。

截至去年5月底,梨泰院夜店的确诊人数超过260人。疫情的回温当时导致首尔短暂重开的学校和夜间娱乐场所再次关闭,所有首尔都会区的公园、美术馆、博物馆及电影院也为此关闭两周。

首尔的夜店场所去年6月底在各种限制下获准重开,可是后来又几度在去年8月、11月、今年4月和7月12日因第四波疫情实行的最高第四级防疫措施而得停业。

韩国至今只有10%的人口接种两剂疫苗,30%的人口至少接种一剂疫苗,其中大部分是60岁以上的年长者。

台湾

台湾去年大部分时间有效抵御冠病疫情,有一段时间甚至长达200天没有一例本土传播病例。

不过台湾今年5月中旬突然暴发的这一波疫情,最初被台媒指很大程度与台北市万华区的176家“茶艺室”有关。

这些茶艺室到底是什么场所?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网民透过谷歌地图搜寻茶室外貌,赫然发现门外有多名女子疑似正在等候客人光顾。

台北市前议员童仲彦在面簿发文解释这些茶艺室实为当地人俗称的“阿公店”,即店内提供小姐坐台陪酒服务。他贴出一段早在2018年上传的影片说店内是“酒池肉林”,有女子上身赤裸在男客人面前搔首弄姿。

台北市长柯文哲当时立即命市内的所有娱乐场所(包括茶艺室)停业,台湾全岛升至第三级警戒后,娱乐场所也关闭至今。

由于疫情不容小觑,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7月8日宣布,原定12日结束的三级警戒再延长两周至本月26日。但随着台湾冠病疫情整体上有所缓和,餐厅、电影院、博物馆等部分行业及场所将适度放宽,舞厅、夜总会、酒家等休闲娱乐场所则继续关闭。

截至7月6日,全台疫苗接种率为接近11%。

中国大陆和新西兰

中国大陆和新西兰都是在去年把境内疫情控制下来后才允许夜店恢复正常营业。

大陆的酒吧、歌舞厅、足疗和各大夜总会去年4月底全部开放,起初只允许50%的客流量,但到6月已完全开放。个别地方若零星暴发疫情,当地的餐饮和娱乐场所就会暂停营业,待疫情风险清零之后才重新开放。

在上海经营起步公司的摩洛哥男子祝浩宇目前几乎每周会光顾上海的夜店。他接受zaobao.sg访问时说,上海的夜店已恢复到疫前客流量水平,大量的人挤在夜店内近距离接触不用戴口罩。访客只需在入店前测量体温,给店员检查二维码健康状态即可:绿色为安全,黄色为刚经过感染区,红色为确诊者的密切接触者。他说:“这里目前没有确诊病例,到处都很安全,所以我去夜店也觉得很安全。”

在新西兰,夜店场所在2020年下半年也随着全国在6月初把社区病例清零后才得以恢复营业。

目前新西兰把警戒措施分为四级,夜店在第一级可以正常开业,在第二级只能提供入座服务,在第三和最高的第四级封锁全城则必须停业。

那么新加坡可以从上述国家的经验学到什么呢?我国是否应该就此关闭所有夜店,包括已转型为餐饮场所的夜店?

超过400家在冠病疫情期间改以餐饮业者身份营业的夜间娱乐场所,须从7月16日至30日暂停营业两周。(蔡家增摄)

完全不允许任何夜店转型营业的做法不公平

受访专家认为目前来看还不必那么极端。

亚太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学会会长淡马亚教授(Paul Tambyah)接受zaobao.sg访问时说:“我不支持停业,但我认为当初让这些KTV夜店转型重开应该伴随着更好的监控,特别是针对国外的访客和未接种疫苗的员工。这些场所向来有着打擦边球活动的记录,意味如果逼迫他们停业,很多活动可能会转入地下让当局更难监管。教育和有针对性地为这些业者提供包括检测和疫苗接种在内的服务,可能效果更好。”

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张毅颖教授也认为,完全不允许任何夜店场所转型是不公平的。“一些业者为了生存的确有在老老实实重新塑造自己的品牌。问题是违规的情况有多普遍,如果很普遍的话那当局就有必要加重刑罚。我预计接下来这些夜店的商业模式会受到更严格的审查,业者需要提出证明和确保自己不进行任何非法活动。否则,极少数不负责任的行为,有可能殃及整个行业,让全部人都受到严厉的制裁。”

是否允许夜店开业应视我国疫苗接种率而定

在借鉴外地做法方面,两位专家认为香港的做法或能为我国提供一些启示,是否允许夜店开业应视我国的疫苗接种情况而定。

淡马亚认为,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已提出新加坡已接近接受冠病成为地方流行病的现实,除了上述几个地方(韩国除外),很少国家依然在追求零冠病案例的目标。

 “重点应该是增加疫苗接种,这样即使偶尔会有一些病例和感染群,也几乎不会有任何重症病患,也不会给医疗系统带来压力。我认为这是比较实际的长远之计。美国加州和纽约一个月前疫苗接种率达到70%后就开放不再有任何限制。尽管有大范围的开放活动,出现一些病例,但并没对两个州的医疗系统构成压力。这样的情况说明疫苗在有效发挥作用,很让人安心。”

张毅颖则觉得我国应等到全国疫苗接种率达到超过80%才考虑允许夜店恢复营业。“我不认同香港的做法。夜店员工和访客接种疫苗不意味着绝对的保护,我们已经看到接种疫苗的人仍然会被感染并传染给其他人。更合适的指标应该是总人口的疫苗接种率,否则承担风险的是没有接种疫苗的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