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领导亚马逊登陆国土

从军人转战零售业,亚马逊新加坡董事总经理刘永杰带领亚马逊开拓新加坡的网购业务。(图/报业控股)
从军人转战零售业,亚马逊新加坡董事总经理刘永杰带领亚马逊开拓新加坡的网购业务。(图/报业控股)

字体大小:

大家熟悉的美国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Amazon)在2017年在本地设基地之后,业务不断拓展。而负责领导亚马逊本地业务的,正是在新加坡土生土长的刘永杰。

在亚马逊,人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对此,亚马逊新加坡董事总经理刘永杰(47岁)有着深刻的体会。

11年前,刘永杰从服务了15年的海军退役,卸下高级中校的军衔,寻找人生的新方向。勇于接受挑战的他,选择了自己从未涉足的零售领域。从外人的角度,他对公司的营运操作尤其感到兴趣,更在面试时对面试官的热忱留下深刻的印象。2010年,他加入了亚马逊在英国的公司,担任夜班营运经理。

原本以为会在这个职位待个一两年才有望擢升,可是大约10个月后,高层便问他要不要接替他上司的职务。

他回忆道:“我原本还担心自己可能无法胜任,但主管拍着我的肩膀说,出错了没关系,公司会给予支持,这让我受到很大的鼓舞。”

人人都有平等机会 升职不看年资

刘永杰2010年加入亚马逊在英国的公司,担任夜班营运经理。图为他与同事的合影。(图/受访者提供)

勇敢地接下任务后,刘永杰跑遍了亚马逊在英国的各个办公室,学习处理了很多事,大大开阔了眼界。后来,他也负责开拓亚马逊日本的业务。

在2017年,亚马逊进军新加坡市场的想法已经成熟,他带着兴奋的心情回到祖国,领导亚马逊新加坡一路走到今天。

刘永杰表示,正是这一个个机会和信任,造就了今天的他。在公司服务至今11年,他仍然感觉每天都像是第一天,乐此不疲。

“很多年后回想起来,我才发现自己那时在英国是唯一一名非欧洲人经理。但在那时我只专注工作,完全没感觉到自己有不同。在亚马逊,人人都有平等的机会。”

谈到在国际企业工作的最大收获,他表示是自己的全球性经验,让他有了更多元的视角。他举例,西方企业不太硬性讲究标准作业程序,让他看到处理事情可以有很多变化,继而带来很多可能性。

他指出,评估一名员工时,亚马逊的领导者看的不是他的职位,而是他做了什么。升职先后不一定是跟着年资,完全看个人的表现。

“我一直鼓励团队里的新加坡员工把握各种机会,尤其是出国工作的机会,因为这样可以让自己开阔眼界。亚马逊会为到过两个国家以上工作的员工颁发电子勋章,表扬他们不断挑战自己的精神。”


利用国际经验 帮助新加坡数码化

郑逸萍目前担任亚马逊云科技(AWS)亚太地区雇主品牌高级经理兼主任,利用在国外工作的经验为新加坡的数码化发展尽一份力。(图/报业控股)

亚马逊云科技(AWS)亚太地区雇主品牌高级经理兼主任郑逸萍(46岁),也是一名到国外转了一圈,再回国工作的新加坡人。1997年,毕业自新加坡国立大学日文与社会学系的她前往日本工作,先后在多个不同领域的企业负责市场策划、品牌形象和广告等职务。经过在日本、中国和荷兰的历练,她在数年后回到了新加坡,并在四年前加入亚马逊云科技。

郑逸萍所属的亚马逊云科技,其主要业务是提供云计算服务(cloud computing),即通过互联网按需提供信息技术资源,例如计算能力、存储和数据库等等。在这强大的系统背后需要人数庞大的数码工作者来支撑,身为亚太区云科技品牌团队创始成员之一的郑逸萍必须推广品牌,通过各种计划和活动让更多人了解云计算,招揽更多人才,好让公司更好地服务各个领域的客户。

过去四年,她参与推出了多项活动和计划,而且不少还是区域或世界首创的活动,包括AWS DeepRacer机器学习赛车女子联赛。她参与的计划还包括:人才发展计划、数据中心实习受训计划、未来工程师助学金、云科技教育运动等,以协助全球超过200个国家的3500所教育学府的众多年轻学子受惠。
 

郑逸萍参与推出首创活动—— AWS DeepRacer 机器学习赛车女子联赛,而引以为豪。(图/受访者提供)

在新加坡,亚马逊云科技也曾多次与新加坡科学馆合作活动,将云科技课程带到理工学院和大专学府,近来也进一步将触角伸展到中学。例如,今年6月举办的亚马逊云科技Build On 东南亚黑客马拉松大赛(Build On,ASEAN 2021)科技比赛,就首次开设了供中学生参赛的组别。至于技能提升方面,全国职工总会旗下的培训部门则已将云计算纳入其中。

每名员工都是“创建者”

谈到内部管理,亚马逊新加坡一直致力于打造一个自由、具包容性的工作空间。郑逸萍表示,在亚马逊,每名员工都被称为“创建者”(builder),人人都能获得机会,一步一步去创造并建筑自己的未来。

“我们常说,既然我们请的是‘创建者’,就应该让他们在这里勇敢地创造。对我们来说,每一天都是第一天,每天都能有新的想法、新的尝试。无论哪个部门的员工,这样的DNA都在他们的血液里流淌。我们相信既然请了这个人,就要给予他绝对的信任,放手让他去发挥。”

她提到,公司欢迎员工在任何时候发表自己的意见和提问问题。亚马逊每天都向员工推送意见调查,大家一开启电脑就会看到一道问题征询他们的意见。员工的即时匿名反馈,能让经理们更了解团队的心声,也能从中得到一些启发。而在开会时,经理们通常会让年纪最轻的员工先发表意见,之后才到较资深的员工,确保新人的意见不会被忽视。

对此,刘永杰则说,他自进入亚马逊以来就一直“开着门”,不断聆听来自各方的意见。

他说,在亚马逊还有一项导师计划,任何员工都可依据自己的能力报名成为‘导师’或‘学生’,互相传授经验或学习。“在这个为期6个月的计划下,‘导师’可锻炼自己的督导能力,帮助同事的事业发展;‘学生’则能够从“导师”的经验中受益,更懂得应付工作的挑战。”

新加坡首选地点 创造双赢

刘永杰表示,新加坡一直是许多国际企业设立区域团队的首选地点。除了优越的地理位置,生活在这个“文化大熔炉”里的人们也充满动力,为主张建立多元性职场文化的亚马逊提供了源源不绝的人才。有人说,外资为一个国家带来技术和机会,该国家的独特优势反过来也能满足外资的需求,这是一种双赢的局面。

对于小型企业而言,亚马逊强大的网购平台能够帮助他们让产品登上国际舞台,因此有了“始于本地,走向国际”的口号。小型企业的产品进入亚马逊平台后,不只能让更多新加坡人看到,还能在全球不同国家20个网购平台的消费者前亮相,创造出许多可能性。

此外,亚马逊也正在进行一项可更新能源计划。这项在新加坡设计的系统在2022年完工后,将是本地最大的可移动太阳能能源系统,成为可更新国家电力的一部分。

刘永杰和郑逸萍身在新加坡,却从跨国企业的全球性资源中受益,开展出自己的一片天。(图/报业控股)

本地业务不断扩展

2017年,美国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的“Prime Now”网购快递服务,在新加坡正式启用。前所未有的“两小时送达”服务很快就吸引了消费者的目光。亚马逊从设在卓源东路的货仓,送出了它在新加坡的第一个包裹。

2019年,新加坡版亚马逊(Amazon.sg)正式推出,商品选择变得更加丰富。当中售卖新鲜食品和日用品的“Amazon Fresh” ,取代了“Prime Now”,继续以“两小时送达”的策略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自进军新加坡后,亚马逊在新加坡的业务扩展从未停下。

零售方面,接下来他们希望成为人们需要快速购物时的首选网购平台,也希望帮助更多新加坡的中小企业把产品推销到国际。

目前,亚马逊新加坡共有超过300个职位空缺供申请,包括许多技术与非技术、适合资深人才或职场新鲜人的职位。例如,数据中心工程师和技师、解决方案架构师、云架构师、客户关系经理、保健和教育专家和财经服务专员等等。

当开路先锋 助新加坡盖起智慧城市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亚马逊集团旗下的云科技(AWS)其实比网购平台来得更早,在2008年就已经进驻新加坡,着手建立了网络基础设施,成立了可支持整个亚太区域市场的科技团队。这是亚马逊在亚洲第一个、全球第四个基础设施基地。

亚马逊云科技的云计算是支撑着亚马逊网购平台背后的核心技术,对于其他企业而言,要走向数码化,也会用到云计算。企业可通过云计算达到各种需要,例如数据备份、灾难恢复、软件开发和测试、大数据分析及面向客户的应用程序。

去年底,亚马逊宣布将在2025年前为全球2900万人提供免费的云计算技术培训,这也包括新加坡在内。对于新加坡,亚马逊的目标是帮助打造一个人人都具备云知识的社会。

郑逸萍说:“我们目前有约500项免费和按需提供的课程,供大家上网学习。学习完毕后他们能够获得认证,这不只是一种技能提升,也提高了求职时的优势。我们公司里就有一名原本在人事部任职,从没学过编程的女性员工,在获得认证后转到技术部门任职。”

云科技方面,亚马逊希望帮助更多本地企业创新和数码化,也希望帮助更多新加坡的弱势孩童获得STEM(即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的教育资源。在就业机会方面,亚马逊希望能继续吸引新加坡人才,给予他们到在国内和国外发展事业的机会。

根据亚马逊云科技的报告,到了2025年,新加坡将需要增加多120万名数码工作者,以应付飞速增长的数码需求。

对此,郑逸萍说:“云计算技能将变得越来越重要。亚马逊希望当一名开路先锋,一字节一字节地帮助新加坡盖起一座智慧城市,就像从前红头巾一砖一瓦地为国家建设做出贡献那样!”

 

【“迈向国际 心系狮城”系列 八之二,本系列由贸工部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