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一佣难求” 多名雇主申诉女佣无故出走

订户
梅小姐表示当初花了6000元的隔离费和手续费才聘请到女佣,如今女佣出走,她决定让女佣返回菲律宾,但她仍须花千元买机票送女佣回国。(白艳琳摄)
梅小姐表示当初花了6000元的隔离费和手续费才聘请到女佣,如今女佣出走,她决定让女佣返回菲律宾,但她仍须花千元买机票送女佣回国。(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有雇主在社交媒体公开女佣出走的经历后,立刻有七名雇主回应有同样遭遇,因此怀疑女佣之间可能互通消息,看准疫情期间女佣难求,刻意出走以争取换雇主。

本地女佣掀起出走潮?两名素不相识的雇主先后致电本报,称女佣工作轻松,全家待她也不薄,她却突然出走并获得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HOME)的收容,造成雇主生活不便,蒙受经济损失。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