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低收入工友 打造更美好的未来

吴俊祥和太太钟慧娴(中)以及他们的两名孩子,与WeShine的同事,一起招呼需要帮助的“朋友”到他的家作客。(图/受访者提供)
吴俊祥和太太钟慧娴(中)以及他们的两名孩子,与WeShine的同事,一起招呼需要帮助的“朋友”到他的家作客。(图/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在去年举办的“越战越勇”对话会中,许多新加坡人分享他们希望建立一个更具关爱、更公正和平等的新加坡。低收入工友受到的待遇和尊重,以及所获得的薪金和福利,也成为备受关注的课题。 

“低收入员工行动联盟” (Alliance for Action for Lower-Wage Workers)通过集思广益,针对改善低收入工友的待遇与福利等重要课题提出点子,探讨如何落实这些建议。

请客吃顿饭 人生更闪亮

吴俊祥(38岁)不久前邀请一名单亲妈妈到他家来吃饭,也一起庆祝他太太的生日。大家边吃边谈笑,聊天中他了解到这名在餐饮业工作的单亲妈妈面对的困难。

“她和女儿相依为命住在租赁组屋,她担心钱不够用,也为将要参加小六会考的女儿而操心。”吴俊祥聆听她的倾诉,过后提供一些财务管理上的意见。育有两个孩子的他,也和单亲妈妈交换了育儿、准备小六会考的一些贴士。

吴俊祥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流,对低收入工友、需要帮助的人或外籍劳工,伸出友谊和援助之手。他准备通过他发起的社会企业“一起发光”(WeShine),推展这个“吃饭,发光”(Makan&Shine)的活动。这也是他加入“低收入工友行动联盟”后,和小组一起构思的重点项目之一。

他们希望能组织一群热心人士,定期给需要帮助的人、低收入或外籍朋友做东请客,建立友谊,聆听他们的心声,在他们遇到困难或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

“在吃饭的时候,大家能进行一些知识性的学习、给予咨询与建议,或是随意学习,例如互相教导各自的语言、电脑技能。即使是教他们申请电子政府密码(Singpass)、利用什么津贴,上什么课程来提高技能,都很有帮助。”

吴俊祥说,这个活动在三个星期的测试阶段期间,以一对一的形式进行了10次聚餐活动,小组会探讨计划的细节,例如如何召集热心人士、适合传授的小单元、学习的内容等等。

在疫情限制期间,“吃饭,发光”移到网上进行,请客的主人订外卖,送餐到“朋友”的家,大家在电脑前一起吃喝聊天。(图/受访者提供)

受疫情推动 设立社会企业

疫情推动吴俊祥设立了WeShine这个社会企业,除了“吃饭,发光”的构思外,他也为低收入工友与工作之间搭建桥梁。

吴俊祥指出,很多低收入工友寻找工作的方式,就是通过朋友介绍,以口相传;而雇主在聘请低收入工友时,也重视员工的工作态度、诚信可靠、学习能力。

“因此我觉得低收入工友需要和白领人员不同的工作介绍平台,一个能突出他们个性、道德观和技能的平台。雇主也能利用平台更快地找到适合的员工。”

他觉得,周围工作并不少,关键是如何配对工作与员工。通过WeShine平台,要找工作的员工和要请人的雇主都能注册加入,更快地免费配对工作。这个计划试行三个星期来,已经为大约20人找到适合的工作。

吴俊祥的行动联盟小组组员总共有11人。除了WeShine的组员之外,也有社工和雇主。他们准备在8月间将聚餐和工作配对的提案呈给有关当局,希望能落实对低收入工友的帮助。

协助孕育良心机构 间接造福低收入工友

陈良嘉(左)参加世界厕所组举办的义跑筹款活动,协助提高贫困社区和国家的厕所卫生意识。(图/受访者提供)

陈良嘉(39岁)和她的七名行动联盟的组员,希望扮演中介人的角色,协助更多小公司逐步成为更具社会责任和公民意识的“良心机构”(Organisations of Conscience),甚至获得共益企业(B-Corp)认证。

良心企业在盈利之外,在企业理念里也注重员工,以及对社会、国家、环境的贡献。共益企业则是能平衡盈利和社会责任的新型企业。在法律的规定下,共益企业必须对雇员、客户、供应商、社区和环境负责任。这是一个由企业领导者组成的社区,推动着将商业活动作为一种向善力量的全球运动。

陈良嘉本身是再生能源企业RPRE首席运营官,RPRE也是本地再生能源领域里唯一一间获得共益企业认证的公司。

她说,企业能为消费者、社会,甚至是环境增值,将走得更长更远,盈利更有保障,雇员就能受惠。

“在本地,一些公司秉着很好的理念,也想更好地照顾员工,例如帮助他们提升技能,或添个微波炉方便员工加热食物,改善工作场所,希望在各方面做得更好。”

她指出,很多以低收入雇员居多的中小企业,平日忙着打理业务,在疫情下更要求存,未必有额外人力和资源去扶雇员一把,也未必知道怎么进行或落实想法。

小组希望集中有资源的热心人士或支持团队,一起为中小企业朝良心企业前进照明点路。陈良嘉指出,低收入工友面对不同的窘境,雇主也面对一定的挑战,小组希望重新诠释企业生态系统,找出更具持续性的解决方案。

 三管齐下 为中小企业搭桥

陈良嘉和小组构思要通过三个管道为中小企业、个人或商业理念推动的小公司搭桥,让中小企业有更多资源照顾员工和盈利,这将更具持续性地帮助低收入工友。

这三个管道是:

  • 通过链接一些主页的微型网站,让各种资源、资讯和信息触手可及。中小企业也能通过网站提出疑问或请求,例如管理绩效和薪酬的良好做法,或为雇员发起的活动申请良心企业基金,比如在休息间设立无线网络让工友上网学习。
  • 自我评估工具,中小企业能从中评定自己的表现,或探讨有待改进的领域,例如领导方式。
  • 建立社区网络,例如通过WhatsApp即时通信聊天组互相支持,交换心得。

来自低收入家庭 体会工友的挣扎

陈良嘉的父母都是低收入工友,父亲在造船厂当厨师,母亲是裁缝。

“他们忙着养家,照顾我们三个孩子,因此我很了解低收入工友历经的挣扎。我念小学时拿了助学金,数目不多,但对父母来说是很大的帮助。”

将心比心,陈良嘉认为低收入工友在薪金之外,如果在各方面有更多支持,例如让低收入工友的孩子参与社区阅读计划,能减轻他们的一些压力。

她透露,自己是参加了全国青年理事会的活动后,得知“群策群力,越战越勇、共创未来”对话会,决定加入低收入工友行动联盟。

政策有作用 社区支持更重要

去年10月间,劳资政伙伴成立了低收入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除了通过扩展渐进式薪金模式来改善低收入工友的薪金待遇外,小组更意识到社区支持的重要。

在他们的建议下,“低收入员工行动联盟”在今年3月间成立,领导机构为人力部、全国职工总会和全国雇主联合会。

参与行动联盟的公众来自工会、企业、民间组织,以及青年领袖的代表,总共有50余人。他们从今年3月到8月之间,举行了六场工作坊,分组进行构思,进行试点测试和拟定方案,并呈交给相关的合作伙伴或组织,探讨是否能扩大落实。

行动联盟有四大工作重点:

  1. 加强公众对低收入工友的尊重和感激之心;
  2. 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
  3. 帮助他们提升技能,从而提高薪金;
  4. 带动公众支持渐进薪金制。

除了吴俊祥和陈良嘉,其他小组成员也提出不同点子,包括让公众当一日保安人员、清洁工人等等,提高对低收入工友的了解和同理心。

你也能参与 为新加坡做出贡献

如果你有兴趣成为义工,帮助你身边的低收入工友,请上网https://go.gov.sg/afa-lww了解更多。

新加坡群策群力行动联盟是“群策群力,共创未来” (Singapore Together)运动的一部分。目前,行动联盟有25个,探讨解决新加坡的经济、社会等关键领域面对的问题。

你能加入你感兴趣的行动联盟,成为义工或分享个人建议和反馈。请浏览http://www.sg,查看最新动向,为自己热衷的社会议题做出贡献,共创新加坡的美好未来。

问早报

如果你有任何关于“群策群力,共创未来”的询问,或想了解任何群策群力行动联盟的运作和活动,请发电邮至lijiahui@sph.com.sg,我们将在下个月《问早报》栏目中为你解答疑问。

【本文由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