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取经 狮城首酿无酒精啤酒

亚太酿酒厂的环球经验丰富了他们的事业和人生。左起:吴国明、邢淑君和李健彬。(图/报业控股)
亚太酿酒厂的环球经验丰富了他们的事业和人生。左起:吴国明、邢淑君和李健彬。(图/报业控股)

字体大小:

年仅33岁的新加坡人李健彬,到亚太酿酒厂(Asia Pacific Breweries Singapore)荷兰总部向酿酒师学习无酒精酿造技术,是本地无酒精啤酒酿造的先锋。

年仅33岁的新加坡人李健彬,是亚太酿酒厂无酒精啤酒的酿造先驱之一。(图/报业控股)

首个在本地酿造的无酒精啤酒—HEINEKEN 0.0零酒精啤酒,2019年面世时掀起了一阵热潮。

无酒精啤酒的酿造先驱之一,是年仅33岁的新加坡人李健彬,他是亚太酿酒厂的酿造部队长。

他在2019年,成为唯一被派往荷兰阿姆斯特丹,向喜力总部的酿酒师学习无酒精酿造技术的本地人。

李健彬受访时说:“没有酒精却要忠于啤酒原味,酿造过程需要精准掌握时长、温度和液体流动速度,并不简单,当时本地也没有这样的技术。”

“我们向荷兰的酿酒师学习,包括啤酒配方、酿酒机器的装配、操作过程。他们也分享了遇到的困难,让我们的酿造过程更顺畅。”

李健彬在回国后,协助酿酒厂设立起380万元的去酒精机器(dealcoholizer)和设施。酿酒厂也培训员工学习操作新机器,开始了自动化的无酒精啤酒酿造。

如今,亚太酿酒厂不但是亚洲第一家酿制无酒精啤酒的酿酒厂,新加坡也成为无酒精啤酒的区域供应中心。

李健彬说,过去在本地售卖的无酒精啤酒都是从欧洲进口,不过,酿酒厂发现,只要引进新技术,新加坡更适合生产能运送到亚太区的无酒精啤酒。

“新加坡是区域贸易中心,在技术、基础设施、物流和供应网络上,都有很好的连接。掌握了酿造技术,我们从这里生产、分销到亚洲其他地方,更快且更容易。”

李健彬过去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工作,在2015年加入亚太酿酒厂。他认为跨国集团对素质要求很严格,能帮他精益求精,在他加入六年来,也给他参与很多项目,让他在工作上更上一层楼。

环球酿酒技术为后盾 开发高效新技术  

亚太酿酒厂经常派雇员参与各种新技术的分享和课程,提升本地雇员的技能,也培养了很多本地人才。

李健彬说,除了内部的基本技能培训,公司也经常举办或派他们参加世界各地酿酒厂的分享会和讲座,例如泰国的工业安全做法、越南的薄膜过滤法分享会,或在波兰听欧亚国家分享新科技和创意。

“这些分享会开拓了我们的眼界,可以改进和采纳新知识,并运用在本地的工作上。”

有环球酿酒技术作为后盾,亚太酿酒厂为新加坡引进不少尖端的酿酒技术,包括自动化机器,协助新加坡人掌握新技术,应对产业转型。

李健彬举例说,他们以一名俄罗斯经理的经验为借鉴,将手持便携泵改造成全自动泵,工作人员在控制室里就能操作,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除了酿造零酒精啤酒的去酒精尖端机器,酿酒厂在2015年也以精确的程序和高效率的科技,开始在同个酿酒厂里酿造苹果酒(Cider)。用同个设施生产啤酒和苹果酒,如果没有达到足够的科技水准,生产线会出现停滞,亚太酿酒厂成了全世界少数能转换酿造的酒厂之一。


海外课程与培训 工程师技能精深化  

亚太酿酒厂工程部经理吴国明说,多元化的培训课程让他成为更全面的工程师。(图/报业控股)

亚太酿酒厂工程部经理吴国明(53岁)过去身在航空配件领域,转到酿酒业后,他开拓了知识层面,工程事业也更全面。

“公司注重培训,我参与了很多在本区域和海外的工作坊。有同行资深专家的分享,也有装配及服务提供业者的培训课程,比如新器材的操作和运用。” 

这些海外课程曾把他带到荷兰、缅甸、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苏格兰等地,有些课程非常专门,比如将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碳再循环,利用来生产其他产品。

“通过这些课程,我的专业技能更精深化,也有机会掌握其他领域的知识,例如供应链运作、网络保安、项目管理、良好工作的做法,协助我成为更全面的工程师。”

本地首创环保项目 用太阳能酿酒

过去六年,在本地售卖的虎牌啤酒,全是利用太阳能来酿造。原来,酿酒厂的屋顶在2015年就装上了8038片太阳能板来发电酿造啤酒,成了全球五大利用太阳能酿酒的厂商之一。

参与建设这个项目的吴国明受访时说,环保和可持续性是酿酒厂的核心文化,公司开发了多个新加坡史无前例的环保项目,让身为新加坡人的他引以为豪。

比如酿酒厂的太阳能屋顶,就是本地及亚太区首个及最大的项目。它的面积有三个足球场,每年为酿酒厂减碳达20%。

吴国明说:“我们参考了太阳能板制造商、能源、土木、电气及工程等顾问的建议,由本地团队负责安装,预料太阳能屋顶能用上25年。”

他表示,酿酒厂在环保和能源管理更不遗余力,开拓他对可持续性的视野和思维。“能在工作上对环保与可持续性做出贡献,我觉得很有意义。”

公司的其他环保项目还包括:酿酒后的谷粒作为动物饲料;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及公用事业局合作兴建的循环用水设施等。

外来人才填补 本地技能空白处

亚太酿酒厂的行销总监邢淑君(40岁)说,外来人才具备的知识能迅速补充本地的空白和不足,让公司能培养和提拔本地人才。此外,他们丰富的环球工作经验和网络,也有很多本地团队能运用、参考和借鉴之处。

她举例说,本地相对地缺乏渠道营销的人才,更较难找到资深人士来引导。

“我们请了一名曾在亚洲国家工作多年的意大利人,有丰富经验的他会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培训20名年轻新加坡人掌握渠道营销的知识。”

身为行销总监,邢淑君的队伍有500多人。在去年2月间加入的她,在消费产品行销有19年的丰富经验。

她说,公司非常注重提升雇员的技能,她加入后希望发挥领导方面的潜能,公司也安排了一对一的密集管理层直通车培训课程,要在八个月内,栽培她成为更全面的领袖。


流有本土血液的跨国公司

亚太酿酒厂的环球经验丰富了他们的事业和人生。左起:吴国明、邢淑君和李健彬。(图/报业控股)

本地花莎尼与荷兰喜力在90年前联合成立的马来亚酿酒厂(Malayan Breweries Ltd),在1990年以亚太酿酒厂的名号,正式进军国际。

喜力在2012年买下亚太酿酒厂的所有股份,这个流有本地血液的跨国公司,成了本地最大的酿酒厂,旗下的品牌包括获奖无数的虎牌啤酒,还有家喻户晓的喜力(HEINEKEN)、 ABC Stout、锚标啤酒(Anchor Beer),以及健力士(Guinness)黑啤酒。

新加坡也成为喜力重要的区域中心,这里有它的亚太区域团队、Archipelago Brewery ,同时也是它出口和孵化团队的据点。

在今年庆祝成立90年的亚太酿酒厂,不但引进新颖先端的高科技,栽培了很多本地人才,也在本地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

喜力在全球70个国家的雇员有8万500人,新加坡有大约800名员工,分布在酿酒厂的供应链、市场行销和商业团队上,不少是主管或中阶管理层人士。

邢淑君说,外来人才来自不同文化,和本地人的交融,更能百花齐放,让职场更具包容性,注入新的活力。

在这样的环境中,本地和外籍雇员有更多的增值学习,知识和技能也能转移交接。实际上,亚太酿酒厂过去一些由外来人才负责的职位,如今就由擢升上来的新加坡人接手,策划接班人和培养高潜能雇员的过程更为顺畅。

邢淑君说,为了促进外来和本地人才的知识转移,公司会安排6到9个月的短期任务,让雇员到不同部门或国家,学习或协助不同的项目。“例如在供应链的雇员有机会到市场部学习,大家更了解对方的工作,也掌握更多新知识。”

她也透露,公司从2016年以来就在全球17个市场开设亚太区研究生计划,参与者需完成四个在国内及其他亚太国家的实习项目,每个项目各为期半年。

协助弱势群体 鼓励负责任饮酒

亚太酿酒厂设立了基金对新加坡社会也做出贡献:

  • 过去18年来,每年为新加坡体障人士协会提供奖学金,协助体障学生实现教育方面的理想。
  • 协助本地非营利组织新加坡特殊才艺协会,发展体障人士的舞蹈潜能和事业。
  • 与民间组织“温情之家”合作,在住宿、餐饮、身心治疗、教育与培训等各方面,协助外籍劳工和女性。
  • 喜力啤酒品牌每年都会拨出行销预算的10%,推广“要驾车,不要喝酒”运动。亚太酿酒厂也跟大学生和外籍劳工合作,提高公众传负责任喝酒的意识。
  • 开发低酒精或无酒精产品,让品酒人士在不同场合中有更多举杯共乐的选择。

亚太酿酒厂在本地的酿酒厂、市场行销、各种各样的酒类品牌和产品,给新加坡直接制造了很多就业机会。此外,它和供应商物流供应业者、分销商和零售商的合作和交易,也间接创造了很多工作。

酒类产品更是不少新加坡商店的收入来源,这包括超级市场、小贩中心、酒廊餐馆和电子商务平台业者。

 

【“迈向国际 心系狮城”系列 八之四,本系列由贸工部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