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卖衣又汇款 女佣偷赚4300元

印尼籍女佣拉丝持工作准证在我国当女佣,却同时在我国经营汇款生意,又在面簿上卖衣服,昨日(8月19日)被判刑。(示意图)
印尼籍女佣拉丝持工作准证在我国当女佣,却同时在我国经营汇款生意,又在面簿上卖衣服,昨日(8月19日)被判刑。(示意图)

字体大小:

声称月入700元养不活一家老小四口人,印度尼西亚女佣在本地身兼三职来养家!

来新工作多年,印尼女佣声称“正职”每月700元的收入,养不起住在雅加达的老母亲和三个孩子,因此兼职赚外快,上网卖服装,还替同乡汇款回老家,约两年内多赚超过4300元。女佣2020年被人力部调查,后因涉及汇款活动转交商业事务局(CAD)调查,昨午(8月19日)被判坐牢九周及罚款8000元。

拉丝·哈雅蒂共面对两项控状,一项是抵触雇用外来人力法令,另一项则是抵触支付服务法令。

案情揭露,人力部于去年2月27日接获被告涉及汇款活动举报,并于去年3月6日,把被告的案件转交至商业事务局(CAD)继续调查。

调查发现,被告自2004年起在本地当女佣,案发时持有工作准证。

被告在瓦克丹戎回教(Wak Tanjong Mosque)认识其他外籍女佣,并称在2019年2月学到如何为同乡汇款赚钱。由于她每月只赚700元,称无法支付家中开销,为了赚更多钱,决定做汇款生意。

被告除了替六名固定顾客汇款外,也帮她们的朋友汇款,每次收费介于3元至8元之间。

被告会把其他女佣交给她的新元,交给来自峇淡岛的朋友。后者把钱兑换成印尼盾后,再存入被告妹妹在印尼的银行户头,由妹妹协助把钱转账到指定的户头。

被告在2019年7月至2020年2月之间,共收了40万8865元,做出406次汇款,赚至少2030元。

调查也发现,被告在2018年6月至去年2月之间,也在面簿卖衣服。顾客下单后,她会请供应商把衣服送到雇主的公寓,再与顾客另做安排,在她的休息日交货,每月多赚100元至150元不等。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8月20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