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客工与义工组织等乐见 行动限制稍放宽生活逐步恢复正常

本地客工过去一年半都不能到社区里走动,从下周起,每周能有500名客工前往小印度活动。图为位于西雅万礼的客工宿舍超市。(陈渊庄摄)
本地客工过去一年半都不能到社区里走动,从下周起,每周能有500名客工前往小印度活动。图为位于西雅万礼的客工宿舍超市。(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客工的行动限制将逐步放宽,从下周起每周可有最多500名客工能回到小印度活动。受访的客工、义工组织以及议员都非常欢迎实施新试点计划,让辛辛苦苦为我国做出贡献的客工能稍为过上正常的生活。

在本地工作六年的印度籍客工文克特(Venkt,31岁,维修人员)受访时说,他大约有一年半没到过任何社区活动,也没有机会到印度庙宇参拜,只能在宿舍房内简单地祈祷。他说:“宗教信仰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我有机会去小印度,一定要去庙里参拜。”

另一名孟加拉籍客工伊斯兰(Islam Shoriful,35岁,建筑工人)受访时兴奋地说,如果能到小印度去,首先会给家人汇钱,因为那里的汇款服务提供更多选项,然后到餐馆吃一些他想念的食物。

“当然我也很期待能与宿舍外的朋友见面,毕竟已经非常久没有见到他们了。”

专门援助客工的义工组织冠病19客工援助联盟(CMSC)创办人之一易主儿受访时说,所有服务与援助客工者都在期盼这项宣布,长期与世隔绝令客工焦虑、不安和极度郁闷。

“我们知道有许多公众仍很担忧,但我必须提醒大家,本地大绝部分的客工都完成疫苗接种,每周也接受多次检测。”

非营利组织客工亦重(TWC2)主席傅黛碧(Debbie Fordyce)受访时也认为这是个好的开始,并希望计划能尽快放宽让更多客工能外出,有正常的社交活动。

她说:“客工终日在宿舍和工作场所面对同样的人,可能他们其余的时间并不想和这些人一起,如果他们在外出时能与想要见面的人相聚,那将会是最理想的。”

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曾多次在国会和社交媒体提出我国应保障客工福利。他受访时说,客工在疫情中仍辛勤地为我国作出贡献,但他们也需要休息和放松。

人力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昨天在宣布放缓客工行动限制时说:“我们非常关注客工长期受限制而承受的精神压力,他们毕竟与社区分隔了超过一年半。不过,我们也必须谨慎和按部就班地放宽限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