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通过疫苗达群体免疫已不实际 与冠病共存我国须以三类措施三步防疫

字体大小:

专家建议,要迈向共存,应该分阶段逐步放宽防疫措施。他们将防疫措施归类为三大类:边境管制、针对病患例的措施,以及针对社区的措施,并把措施分为三个阶段:大流行状态、过渡状态和地方性流行病状态,并建议如何调整措施。

传染力更强的德尔塔变种毒株削弱了疫苗效能,通过疫苗达到群体免疫已不太实际。但本地专家仍然相信,通过疫苗和分阶段放宽防疫限制,新加坡仍可进入地方性流行病状态,与冠病共存。

卫生部传染病管理司司长李坚明副教授、国大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张毅颖教授,以及副院长古阿烈(Alex Cook)副教授在内的几名专家近日撰文,阐述如何通过疫苗接种让冠病成为地方性流行病,这篇名为《与冠病共存—探索前路》的文章发表在新加坡医学专科学院8月份的医学期刊“Annals”(《年鉴》)。

他们在文中指出,早期模拟和研究显示,如果病毒基本传染数(简称R0)为2.5,须70%的疫苗覆盖率和75%效能来预防流行病和后续传播。不过,德尔塔变种毒株的复制力比贝塔毒株高出60%,基本传染数可能介于4.5至6,在这样的高传染力之下,疫苗覆盖率得高达78%、甚至83%才能有群体免疫之说。

另外,辉瑞疫苗对德尔塔变种毒株的效能降低,对有症状冠病的效能只有79%,专家们因此研判,通过疫苗达到群体免疫已不可能。

然而,疫苗对预防重病的效能仍很高,专家因此认为可通过降低重症,确保医疗系统能应付病毒,让冠病趋向地方性流行病。

不过,这意味着接种和维持防疫措施将会是关键。防疫措施在控制疫情时发挥了关键作用,在流行病阶段减少病毒传播。接种率提高、逐步进入地方性流行病阶段后,分阶段放宽措施有助于抑制大规模传播,最大限度减少死亡。

高接种率压不下激增病例

新加坡的接种率已超过八成,在世界上数一数二,但眼下却出现又一波加速上升的本土病例疫情,每日新增社区病例屡创新高,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也为继续开放按下暂停键。这不仅让人思考与冠病共存是否还能实现。

专家建议,要迈向共存,应该分阶段逐步放宽防疫措施。他们将防疫措施归类为三大类:边境管制、针对病患例的措施,以及针对社区的措施,并把措施分为三个阶段:大流行状态、过渡状态和地方性流行病状态,并建议如何调整措施。

比如,即使成为地方性流行病,对于高风险场合和弱势群体,则应该保留积极检测,以及例如戴口罩的防疫措施。

他们也提醒,新型变种毒株的出现也可能会打破平衡,尤其是当新变种毒株可以躲避疫苗或自然免疫的保护。如果变种毒株的严重性或传播力更强,也可能使疫情反弹,因此侦测新变种毒株,灵活地恢复和调整防疫措施至关重要。

亚历山大医院传染病科兼慢性疾病科副顾问医生孙锦说:“正是因为我们无法取得群体免疫,才须要策划如何把病毒当成地方性流行病。这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放弃其他防疫措施。疫苗是非常重要的工具,但也是不是唯一的工具。”

文章的其中一名作者古阿烈教授在接受本报的访问时指出,本地如果在冠病成为地方性流行病之前逐步放宽措施,预计会“打回原形”,回到流行病阶段,每日病例可能会达到数千人。不过,真正需要治疗的病患很少,并且取决于是否积极检测和追踪接触者。

他解释:“逐步解封后,每天数百起病例是否值得关注?如果大多数的病患都已经完成接种,而且只出现轻微症状,并很快就就康复,那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关心的应该是预防严重疾病,因为这会威胁到医疗系统的运作,而这是能通过接种实现的。”

冠病死例远低流感病逝者 医生:仍得谨慎应对

本地每年近800人死于流感,过去两年则有约50人死于冠病。专家认为,流感作为一个地方性流行病,对于未来与冠病共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尤其是疫苗已将冠病的入院率和死亡率降低至接近流感水平。

不过,冠病是种新病毒,治疗方式还很新,有医生认为应保持谨慎。

专家在文中指出,冠病成为地方性流行病后将同流感一样,虽然偶尔出现疫情,但不会影响医疗系统和社会经济活动。

虽然目前难以界定社区可接受的水平,但是专家认为流感的数据具有参考性。据估计,美国每年的季节性流感导致多达4500万人感染、81万人住院和6万1000人死亡。全球每年则估计有介于29万1243至64万5832人死于流感。

根据国家传染病中心的数字,在2009年4月至9月的H1N1流感高峰期,本地至少有27万人感染了流感,并且导致18人死亡。古阿烈也说,本地目前每年有接近800人死于流感,相比之下,过去一年半里则有50人死于冠病,流感死亡人数则在同期因防疫措施而大幅减少,去年甚至连续好几个月,综合诊疗所连一宗流感病例都没有。

专家在对比流感和冠病的数据后发现,在接种疫苗后,65岁以上年长者患冠病后的住院率和死亡率大幅度地降低,和流感的数字相近。

古阿烈说:“流感疫情暴发时,我们不会封锁边界,也很少人会戴口罩。换句话说,我们集体默默看着每年800人死于流感,却什么也没做。我怀疑,即使接种疫苗,冠病的重症程度仍比没有接种流感流感高一点,但不会高出很多。”

国大医院传染病科高级顾问医生戴尔·弗斯尔(Dale Fisher)则指出,目前冠病病患中许多没有症状,相信之后人们对待冠病可能和流感和骨痛热疹一样,只看严重病患,不会进行大规模的筛检找出无症状病患。

但孙锦认为,和冠病不同,公众之所以没有对流感死亡率没有什么感觉,主要还是因为流感不是新型病毒。虽然大多数已接种的人在感染冠病后都是无症状或出现轻微症状,目前也有很多治疗严重冠病的研究,但治疗方法不会是100%有效,因此还必须谨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