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之不去的二手烟 立法才是解决之道?

字体大小:

时隔近一年,担任政府国会永续发展与环境委员会主席的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近日二度就二手烟议题在国会提出休会动议,希望当局立法阻止人们在住家阳台和窗户旁吸烟,但政府以执法困难、侵犯隐私等理由回绝。

随着人们因为疫情待在家里时间变长,有关邻里吸烟的纠纷也似乎增多。面对日趋严重的二手烟老课题,我们到底该用什么方法解决?

软硬兼施 仍难解二手烟问题

尽管政府整体控烟有成,住宅区的二手烟问题却相应缓解,政府在应对这个问题上也似乎力有未逮。图为一名男子在大巴窑住家窗边吸烟。(海峡时报)

从1970年代以来,政府便高度重视吸烟问题,通过不同举措多管齐下,解决二手烟的问题。

为减少烟客数量,政府这些年来采取的措施包括:上调合法购买香烟的最低法定年龄;强制要求烟草商在香烟盒上印制警告信息;以及推出全国戒烟运动“I-Quit”等。

政府也逐步扩大全国的禁烟区,从最早的电影院,到如今的公共交通工具、室内场所、医院周围、有盖走廊、公园、天桥及地下人行道和公共厕所等。此外,政府也在一些地点实行特定吸烟仓。

政府多年来的控烟努力,已使我国人口中吸烟比率从1992年的18.3%,在2018年降至12%,2019年再降至10.6%,目标是在2020年将吸烟比率降低至10%以下。

尽管控烟有成,住宅区的二手烟问题却未相应缓解,政府在应对这个问题上也似乎力有未逮。

目前,即便已有明确的立法禁止民众在组屋禁烟区如公共走廊、楼梯和电梯大厅吸烟,但是2020年,执法人员对组屋禁烟区开出的罚单为1090张,与2019年相比增加了112%。

与组屋禁烟区相关的投诉也激增,2020年前九个月就有1290起,比2017年全年的216起,增加近五倍。

动议禁止在窗口及阳台吸烟

2018年,吸烟(在特定地区禁烟)修正法案在国会通过,高度关注二手烟问题的几名议员,在支持法案通过之余,也提出应禁止民众在屋内吸烟等建议。

当时,黄国光在国会上发言时,以美国为公共住屋推出禁烟令为例表示,把住家纳入禁烟区,可减少居民对二手烟的接触,也有助于吸烟者成功戒烟。

他说:“在民众花费较少时间的公共场所设定法律保护他们吸入二手烟,却不在他们长时间居住的地方做出相应举措,似乎有所矛盾。”

然而,时任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当时回应指出,以这类侵入性的监管措施来处理邻里纠纷,恐对社区和谐造成更大的损害。

面对政府反对,黄国光这回二度“叩门”也有备而来,提出“三阶段”方案,盼根治二手烟问题:一、立法禁止在阳台和窗边吸烟;二、提高公众意识;三、严格执法。其中,立法这一步备受争议,舆论正反意见同时存在。

政府以执法困难、侵犯隐私等因素为由,不支持立法解决邻里的二手烟问题。图为一名男子在红山住家外的走廊上吸烟。(每日新闻)

支持立法

1)国人奉公守法

黄国光在国会上表示,大多数新加坡人都奉公守法,而正因为国人害怕触法,政府就借助法律减少邻里的二手烟问题。他也提到,立法也能缓解邻居纠纷,烟客不但不能轻易开脱,执法人员执法时也更有底气。

2)执法难度不会增加

黄国光指出,组屋区现有的电眼,可用于取缔在阳台、窗边吸烟的烟客。

3)保护基本权利

对于一些民众而言,立法改善二手烟问题是对个体权利的保护。《联合早报》读者孙贵微曾投书表示:“如果装电眼可以知道谁在抽烟影响邻居,或许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反对者说装电眼会影响人家的隐私权,这是不是在保护烟客呢?我们连在家里呼吸新鲜空气的基本权利都没有,还谈什么隐私权。”

反对立法

1)执法困难

虽然黄国光坚持执法不难,二度就二手烟问题与他交手的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依旧不以为然。

她说,威慑力不仅需要通过适当的法律来达到,更是要有效的执法才能发挥效果。然而,受目前科技的限制,即便立法禁止二手烟,但因执法困难,法律难以起到威慑作用。

“执法困难首先体现在难以捕捉确凿的证据。电眼必须有办法拍摄到烟客在抽烟或者手拿烟蒂。但实际上,烟客可以很轻易地躲在在柱子、磨砂玻璃窗或窗帘后避开电眼的视线。”

对此,黄国光则反驳说:“曾吸烟的我可以告诉你,烟客在敞开的窗户和阳台上吸烟正是为了让烟不在屋内停留。因此,他们并不会寻求掩护,因为这与他们在阳台、窗台边吸烟的目的有悖。如果烟客真如许连碹高级政务部长所说的,躲在掩护后吸烟,那其实是件好事,因为烟只会留在自家中”。

也有民众认为执法不易,因为即使闻到烟味也未必能证明有人在家吸烟,如果一嗅到烟味就报警,执法人员就得随传随到,可能浪费人力物力。

2)侵犯隐私

许连碹也提到,若要清楚捕捉到烟客在窗边或阳台吸烟的证据,电眼的位置很大程度上会拍到屋内情况,这将构成对住户隐私权的侵犯。

立法禁止在住家吸烟的国家

目前通过法律整治二手烟的国家有哪些?

1)俄罗斯

2019年,俄罗斯推出新消防安全条例,公寓阳台及宿舍和酒店的生活区,禁止“明火”(Open Fire)。点燃香烟也归类在“明火”下。若违反条例,最高罚款可达3000卢布(约56新元)。若在阳台留下点燃的香烟,则可能以刑事罪被起诉。

2)泰国

在原有法律下,除了住家阳台,公寓住户可在住家房间内吸烟。但政府今年起扩大禁烟区,修法禁止居民在公寓大楼内吸烟,违例者罚款2000泰铢(约81新元)。

3)立陶宛

2021年起,住宅大楼若有居民反对,烟客不得在住家阳台吸烟。若违反条例,罚款介于30至60欧元(约47至95新元)。

立法以外的选项?

虽然立法是否可行有待商榷,有关当局并未闲着。社区事务署日前就与“企业版酷点子”(Cool Ideas Enterprise)合作,邀请业界提案,共同探究与研发如何解决二手烟飘入邻里家庭所引发的问题。有意参加者可于12月9日前,将提案发至HDB_CoolideasENT@hdb.gov.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