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报业媒体信托候任主席许文远谈《早报》 须以新加坡视角发挥价值 为国内外读者提供优质内容

字体大小:

新报业媒体信托候任主席许文远说,《联合早报》是一份优质的报纸,而“我们的工作是精益求精”,确保内容保持高水平,不论是在新加坡或国外,都能让读者觉得内容与他们息息相关。“既然我们身处这个区域,我们应该是这区域新闻的专家。”

优质、可靠的内容是媒体的生存关键,《联合早报》在转型成全方位的新闻平台时,要做好区域重要华文报的角色继续深耕内容,以新加坡视角发挥独特价值。

新报业媒体信托(SPH Media Trust)候任主席许文远,本周接受华文媒体集团属下报章《联合早报》《联合晚报》和《新明日报》的访问时,谈到他对本地华文报的期许。

他说,《联合早报》是一份优质的报纸,而“我们的工作是精益求精”,确保内容保持高水平,不论是在新加坡或国外,都能让读者觉得内容与他们息息相关。

“既然我们身处这个区域,我们应该是这区域新闻的专家。”

许文远以总部在英国的《金融时报》为例说,这份顶尖的老牌报纸,是全球商业精英和决策者获取国际财经资讯的首选,但内容对在东南亚或中国经商的新加坡和本区域中小企业未必完全实用,这为新加坡报业控股旗下的《商业时报》,提供延伸触角的机遇。

同理,东南亚乃至区域的华文阅读市场要比新加坡大得多,而华人世界读者对《联合早报》提供新加坡视角的新闻报道和评论有一定需求,“因为(新加坡)是一个理性、中立的角色,在全球的政治舞台上成功占有一席之地”。

许文远说:“让区域国家和民众了解新加坡的观点,不仅符合我们的利益,也对我们的商人以及在当地工作的专业人士都有好处。”

确保内容好看好用 是媒体最基本要求

为此,服务读者、确保内容好看好用,是作为媒体的最基本要求。“如果内容好看好用,商人、专业人士或市民都会付费订阅,因为对他们来说,一天一块钱是可以的;否则,即使是免费的,他们可能也不看。

“媒体质量的优劣,向来由读者来评判,这就是市场测试的真谛。”

但好看好用,不代表媒体就能走向低俗化,或以耸人听闻的方式传播信息,吸引眼球。许文远警惕:“我们必须注意分裂的声音,并尽力帮助弥合分歧,而不是为了博取眼球煽动愤怒和分裂。例如,我们绝不能走福克斯频道的路。”

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是全美收视率最高的有线电视新闻频道,1996年开台至今以鲜明的保守派倾向和煽动式报道风格著称。

要出产高质量的内容,培养、延揽和留住人才也是要务。许文远说,管理层正在检讨现有的薪资,确保新公司有足够的竞争力,“因为现在双语人才很吃香,双语人才的争夺战非常激烈”。

揽才成功后,还得有一套完整的计划去培训他们,磨练新晋记者的新闻嗅觉和本能,调教他们怎么掌握讲故事的火候。

许文远说:“这就像训练医生一样,新闻工作是要求很高的专业,要求经验传授,有经验的和没有经验的要有紧密的互动,要有师传。这个得有系统、耐心地去做,罗马城不是一日建成的。”

读早报听播客掌握华社脉动

许文远每天阅读《联合早报》和收听早报播客《老总Group Chat》,这是他为自己塑造的一个听华语、看华文的小环境,也是他掌握华社脉动的一个渠道。

此外,他会每天利用早餐时间给两名同住的小孙子说新闻故事,中英文报章是他的教材。例如最近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权,以及中国防止儿童少年沉迷网游的措施等,都是热门新闻话题。早报的新闻标题,或是早报特约漫画家王锦松的时事漫画,也是这位公公提高孙子的新闻素养(news literacy)的素材,借此让他们接触华文。

“我尝试让他们多接触华文,所以我会拿早报的标题,问他们这个字怎么读啊?”

为此他认为,《联合早报》不只是一份报纸,它在华族人口中,还肩负传承语言的使命。

“在这一点上,它是教育部的重要伙伴。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就是要确保年轻一代不要只把华文看成是考试科目,考完了就还给老师。华文要天天用,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这是我们通向丰富文化遗产的桥梁。”

他说,这项任重道远的使命,对本地华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当报业控股宣布把亏损的媒体业务分拆和剥离后,一些华社领袖联络华文媒体集团,表示他们会鼎力支持华文报。

许文远说:“这个举动让人感动,给我们打了强心针,知道我们不是在孤军作战。当然,这也表示我们要不辱使命,不能辜负他们。”

上周五,他与华社领袖对话,介绍华文媒体集团下来的发展方向,也听听他们的意见。因为冠病疫情,交流会只能小范围进行,约20多名华商与社团领袖参加。

要出产高质量的内容,培养、延揽和留住人才是要务,薪资要有足够竞争力。揽才成功后,还得有一套完整的计划去培训,就像训练医生一样,新闻工作是要求很高的专业。

——新报业媒体信托候任主席许文远

这一场数码的革命,对媒体的冲击,是一场非常大的危机,我们要尽能力度过这个危机,更重要的是利用这个数码科技产生的新机会,把我们的媒体的工作跟文化传承的工作做得更好。我相信否极泰来,如果我们下功夫,一定会把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

——新报业媒体信托候任主席许文远

三道问与答

问:既然SPH分拆出来的媒体业务将有政府拨款资助,为何还需要另找收入?

答:政府的支持,是为了帮助我们数码转型,因为我们在这个领域的投资不足,须要迎头赶上。这须要在科技、产品开发和获取数码技术方面进行大量投资。政府将提供这方面的帮助,就如它经常对其他经济领域所做的。然而,政府拨款将不足以完全应付我们的运营成本。我们必须继续努力,争取最大的订阅和广告收益。

我们无法单凭自己的力量做到这一点。社会的支持很重要,因为这说明人们重视这项公共物品(public goods),也肯定新闻室的努力。社会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支持。

首先,以个人或团体方式订阅媒体产品。第二,商家继续在我们的平台投放广告。第三,向具备公益机构(IPC)资格的新加坡报业控股基金捐款,以支持媒体奖学金和其他有价值的事业。最后,通过赞助学生刊物进行慈善捐赠,培养年轻人的新闻素养。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年轻人提高对周遭时局的政治敏锐度。在这个问题多多的世界里,新闻素养是他们成长后一项不可或缺的生存技能。

问:但一些人还是有免费获取新闻和资讯的心理,新报业媒体信托要怎么回应这样的现象?

答:大多数新闻将是免费的,这是现实。但我们也要致力于提供人们愿意付费阅读的内容和独到见解与分析。大多数数码产品是免费的,有的则需要付费;这不单是个“免费或付费”的问题。要制作能吸引付费用户的原创内容,需要高质量的新闻室,要有原创的文章和见解。显然,要做到这一点,媒体人才必须得到合理的酬报。

问:你素有“搞定先生”(Mr Fix-it)的称号,如何回应外界对你可能来“修理”媒体的疑虑?

答:我的工作是协助确保新闻室能够履行提供优质新闻的使命。媒体面对的数码颠覆是真实而凶猛的。许多同业已经顶不住压力退出了。这个数码颠覆危机不再只是威胁,而是在真实发生。

我们要继续集中精神,思考如何挺过这场数码颠覆、如何强化基础,然后努力抓住数码机遇,实现增长。我现在一心只想着这个问题,我们就别把时间浪费在无谓揣测我的任务是要“修理”X或Y。

新报业媒体信托成立背景

新加坡报业控股(SPH)今年5月宣布战略重组计划,将亏损的媒体业务分拆,成立新报业媒体信托(简称新报业媒体),并以担保有限公司(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简称CLG)的模式经营,通过公共与私人资金支持,维持高素质的媒体业务和新闻水平。

分拆的决议在9月10日的线上报业控股特别股东大会上,以逾97%的高票通过。新报业媒体将在今年12月正式接管媒体业务,去年6月退出政坛的前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担任公司主席,SPH前副执行长丹尼尔(Patrick Daniel)担任过渡期临时总裁。

CLG是一种追求营收的商业经营模式,必须遵守一贯的商业纪律。但任何营运盈余会再投入媒体业务。CLG业务模式在本地已有先例,本地公立大学、滨海艺术中心,以及滨海湾花园都是这种模式经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