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的听障人士:看不见的残障

字体大小:

胡佩金患有先天性耳聋,直到四岁时才发现自己听不见。从小在主流学校上学,她直到15岁才戴上助听器。考N水准的那一年,胡佩金因为药物敏感进出医院,戴了助听器也完全听不见。进行耳蜗移植手术后,胡佩金的听力终于有所好转。今年31岁的她,是迪卡侬客户满意度中心(User Happiness Centre)的负责人。

由于听障,上学时期的胡佩金需要比别人更加专心,努力听课的同时还要看老师的嘴型。找工作的第一个面试,胡佩金被面试官当场拒绝,不给任何机会。生活中,胡佩金害怕别人从身后叫自己,更害怕接电话时对方不耐烦或直接挂断。

疫情之下,保持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的规定给胡佩金带来了不小挑战。无法看到人们的嘴型,让她很难与他人沟通。

新加坡有30多万听障人士,很多面临与胡佩金相似的问题。相比于其他残障,听障人士的残障很难用肉眼分辨,因而最容易被忽视。

“我希望大家知道,我们听障人士虽然有‘缺陷’,但不代表我们软弱。我们只是听不到,但我们还是能成就常人能做的事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