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未赋予内长更大权力 尚穆根:新法令可精准应对外部威胁

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案昨晚记名表决,议员为保持安全距离,不坐在原本的座位上,须举起投票牌子。法案最终以75票支持、11票反对、两票弃权通过。投反对票的是10名工人党议员和梁文辉,投弃权票的是官委议员陈艺旋医生和莎希拉医生。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总理(左)为法案投下支持票,反对党领袖毕丹星(右)则投下反对票。(gov.sg截图)
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案昨晚记名表决,议员为保持安全距离,不坐在原本的座位上,须举起投票牌子。法案最终以75票支持、11票反对、两票弃权通过。投反对票的是10名工人党议员和梁文辉,投弃权票的是官委议员陈艺旋医生和莎希拉医生。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总理(左)为法案投下支持票,反对党领袖毕丹星(右)则投下反对票。(gov.sg截图)

字体大小: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说,透过现有的内部安全法、刑事法(临时条款)及维持宗教和谐法令等法律,内政部长拥有更大权力,包括未经审判进行拘留的权力。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案昨天经过约10个小时的辩论,在国会三读通过。

与内部安全法等法律相比,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案并未赋予内政部长更大权力,而是让政府能更具针对性和精准地应对外国势力。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说,该法不能全面抵御外来干预,也存在被滥用的风险,但它是当局在应对外部威胁和制衡政府滥权之间所能取得的最佳平衡。

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Foreign Interference(Countermeasures))法案昨天经过约10个小时的辩论,在国会三读通过,授权内政部长发布指示,要求接获指示者协助调查和对付敌意信息宣传。由内政部长任命的主管当局也可将个人或组织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Politically Significant Persons),要求他们披露与外国实体的关系等。

尚穆根为法案提出二读时,用了超过两小时解释立法的必要和澄清一些误区。

他说,颠覆其他国家的行为自古存在,但互联网是更强大的干预媒介,各国也积极发展这方面的攻防能力,一些国家甚至已把它视为海陆空军力之外的第四种作战手段。

课题已广泛讨论三年多 并非仓促通过法案

由于新加坡具传统军事实力,对于有意伤害我国的敌人而言,互联网成了特别吸引他们的平台。

一些参与辩论的议员反映,249页的法案出炉仅三周就交由国会表决,引起民众对当局产生为何要仓促通过法案的疑虑。对此,尚穆根在国会指出,这个课题其实已广泛讨论了三年多,当中包括打击网络假信息国会特选委员会2018年的公开听证会、他在多个场合的演讲、国会答复,以及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内政部开支预算。

针对新法案赋予内政部长过多权力,尚穆根说,透过现有的内部安全法、刑事法(临时条款)及维持宗教和谐法令等法律,内政部长拥有更大权力,包括未经审判进行拘留的权力。

他也说,与我国面对的巨大外部威胁相比,授权内政部长发布指示的新法案更像是把玩具枪。

尚穆根认为,人们必须权衡,是流氓政府滥权还是外来干预进行破坏,会构成更大风险。他也强调,新加坡民众向来信任政府,我国建国以来的发展也证明了执政党的做法让多数人受益。

政论网站New Naratif总经理覃炳鑫上周在网站发表评论,称新法案是尚穆根的秘密政变。对此,尚穆根说:“想法得有多扭曲、完全脱离现实,以及生活在幻想中,才能想得到政变。”

至于工人党提出的修改建议,内政部只认同其中两点。一是将各政党中委自动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二是公开这类人或组织的名单、内政部长对他们采取的措施,以及内政部长就敌意信息宣传发出的指示,但技术协助指示除外。

尚穆根强调,新法案不是要限制新加坡人与外国人的正常往来。他说:“新加坡的成功与活力取决于保持开放,一个搞封闭的政府将带领新加坡走向毁灭。”

法案不适用于表达本身观点公众

他总结时说,只要往来是公开透明,而不是企图操纵我国政治舆论或损害公共利益,按照新法案是受允许的,学术界和商界都是如此。法案也不适用于表达自己观点的新加坡人,国人完全有权利就我国内政发表意见。

经国会反对党领袖、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要求,法案进行记名表决,最终以75票支持、11票反对、两票弃权通过。

国会今天继续开会,包括辩论其余四项二读法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