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循财:政府将仔细观察情况 调高消费税前会谨慎考虑经济和通胀

财政部长黄循财(右)与《海峡时报》副总编辑维克拉姆·康那(Vikram Khanna)针对多个热门经济课题展开对谈。(新加坡政策研究所提供)
财政部长黄循财(右)与《海峡时报》副总编辑维克拉姆·康那(Vikram Khanna)针对多个热门经济课题展开对谈。(新加坡政策研究所提供)

字体大小:

财政部长黄循财说,消费税调高时,政府会提供定心与援助配套,对大多数新加坡人而言,这会把消费税上调的影响推迟五年,对低收入者来说则推迟10年。

我国通货膨胀率上涨之际,政府在决定何时调高消费税时,会谨慎考虑经济展望和通胀情况。

财政部长黄循财昨天(10月15日)在新加坡政策研究所举办的新加坡经济圆桌会上对谈时,指出这点。

他说:“我们正仔细观察情况。政府已经表明立场,要在2022年至2025年期间调高消费税,并且宜早不宜迟。当决定具体的时机时,我们会考虑经济展望,包括通胀情况。”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前天发布货币政策声明,将今年整体通胀率预测从原本的介于1%至2%,调至约2%,并出乎市场意料收紧货币政策,以应对物价上涨。

黄循财强调说,政府通过永久性消费税补助券(permanent GST Voucher)帮助中低收入家庭减轻缴税负担,在调高消费税的时候,也会改善这个补助券计划。消费税调高时,政府会提供定心与援助配套(Assurance Package for GST),对大多数新加坡人而言,这会把消费税上调的影响推迟五年,对低收入者来说则推迟10年。

明年预算案宣布2024年碳税

黄循财昨天也针对多个热门课题如碳税、财富税、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的进一步使用等作出回应,并解释了政府的考量。

他指出,我国在评估碳税的水平和未来走向,会在明年预算案宣布2024年的碳税,并公布到2030年之前可预期的碳税增长趋势情况,以便企业作出调整。

“现在的碳价格太低了……我们要确保碳税反映碳排放的成本,有效影响投资决定。”

随着碳税调高,政府也会改善水电费回扣(U-Save)计划,帮助中低收入家庭。

我国于2019年推出碳税,为每吨5元,是属于较低的水平。

针对近期议论纷纷的财富税,黄循财说:“的确,更加富裕者应该公平缴税。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已经对财富征税。”这包括房地产税、印花税和汽车的额外注册费用。

他说:“我们在过去多年抑制了收入不平等,也要防止财富不平等加剧。因此我们继续研究扩展财富税的各种选择——那些有效并加强我国财政收入韧性、但不会削弱整体竞争力的选择。”

对于进一步动用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的提议,黄循财说:“不要轻率地抛出这个想法。”

他指出,来自NIRC的回报率已经面对全球投资环境的逆风,“我们从储备金中花费得越多,我们用于未来需求的资金就会越少。而且我们不可低估未来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

黄循财在演讲中阐述了我国接下来面对“三大曲线”带来的挑战,包括不平等曲线、人口曲线和碳排放曲线。

这三大挑战之间互相关联,应对这些挑战时,我国要确保财政政策的有效和平等,加强收入韧性,并维持公平和累进税制度。

他说,我国接下来要提升收入来为额外的开支提供资金,但政府会小心谨慎行动,确保公共开支保持高效,对中产阶级的税收尽可能地保持低水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