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濒临衰竭存活率仅5% 家庭主妇未接种染疫 靠人工心肺逃出鬼门关

订户

字体大小:

本地一家六口染疫,其中未接种疫苗的母亲病情迅速恶化,甚至一度病危,靠医院出动俗称“人工心肺”的体外膜式氧合器才得救。

她希望通过自身经历警示未接种疫苗的人尽快接种,避免引发重症。

育有四名年幼孩子的李淑利(43岁,家庭主妇)因对海鲜和药物过敏选择延后接种疫苗。她本来想等诺瓦瓦克斯(Novavax)疫苗,但后来政府允许对食物过敏的人接种,她便计划9月10日打辉瑞疫苗,丈夫则早她几天。岂料,10日当天,她感到身体不适就没有去接种。

她在9月13日做抗原快速检测(ART)时,结果呈阳性,立刻到诊所求医。岂料到了诊所她血压骤降、冒冷汗且呼吸困难,诊所立即召救护车把她送到黄廷方综合医院。

她受访时说:“我恶化得很快,上午还可以走到诊所和医生讲话,到下午送院时就已昏昏沉沉,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原来李淑利当时濒临心脏衰竭,存活率仅5%,所幸及时转到国立大学医院,用体外膜式氧合器(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简称ECMO)取代心肺续命。ECMO能把静脉血引出体外,让血液与氧气充分氧合,再泵回体内,因此俗称“人工心肺”。

除了ECMO,医生也使用其他改善心脏功能和血压的药物,以及瑞德西韦(Remdesivir)和塞米松(Dexamethasone)来治疗冠病。治疗四天后,李淑利于18日恢复清醒,并在10月6日出院。

之后丈夫才告诉她,原来当时全家都确诊,但怕她担心因此大家都瞒着她。幸运的是,丈夫和孩子情况没那么严重,仅发烧和头疼,可以居家康复,其他家人和邻居也伸出援手帮忙煮饭。

她说:“我不省人事什么都不知道,辛苦的是身边的人,尤其是如果病得比较严重,他们更煎熬。”

长时间住院导致李淑利元气大伤,走几步路就喘,暂时不能做激烈活动,就连一般自理都要慢慢重学。“我每一天都在康复,体力一天比一天好。所以要感谢全部的医护人员,他们帮了我很多。”

患病经历也让她体会到医护人员的辛劳和付出,她呼吁公众都应接种避免患重病,以免加重医护人员的负担。

李淑利至今都搞不清楚如何染病,尤其她一家六口几乎不可能一起出门用餐。

“如果有人不想打或想延迟打疫苗,我请他们不要犹豫,现在疫情很严重,你不知道会从哪里染上病毒。要想想,万一染病,家中的孩子和关心你的人,他们怎么办?”

国大心脏中心六冠病病患须用ECMO救命

国大心脏中心至今有至少六名心肺功能衰竭的冠病病患须通过ECMO救命,他们都未接种疫苗,当中一人病逝。

国大心脏中心心胸重症监护病房主任及高级顾问医生格雷姆·迈凯伦副教授(Graeme MacLaren)指出,ECMO是心肺衰竭病患的最后机会,本地只有国大心脏中心和国家心脏中心能执行这个程序。

根据他联合领导的研究,41个国家有4812名冠病病患用了ECMO,肺部衰竭病患占95%,平均治疗时间为三周,心脏衰竭病患则较短。国大心脏中心六名冠病病患主要是未接种的中年人,李淑利是本地首名因冠病诱发心肌炎而用了ECMO的病患,其余则是肺部衰竭。

他说:“目前没有已接种的冠病病患得用ECMO,所以公众最好三思,要么住进加护病房两个月用ECMO,要么接种疫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