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让十六七岁嫌犯由义工陪伴问话 结果数月内公布

订户

字体大小:

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费绍尔副教授在国会回答议员的口头询问时说,将适当成年陪伴者计划扩大到16岁和17岁的嫌犯“有些困难”,包括须把现有约331名义工的人数增加一倍。当局因此决定继续实施现有计划一段时间,再看如何解决所面对的局限。

内政部正在探讨是否将协助青少年嫌犯面对执法机构调查的计划,从16岁以下的嫌犯扩大至18岁以下,并将在几个月内宣布结果。

“适当成年陪伴者计划”(Appropriate Adult Scheme for Young Suspects,简称AAYS)允许一名中立并受过训练的义工,陪伴16岁以下的嫌犯接受警方及中央肃毒局等执法机构的问话。

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费绍尔副教授昨天在国会回答多名议员的口头询问时说,将这项计划扩大到16岁和17岁的嫌犯“有些困难”,包括必须把现有的约331名义工的人数增加一倍。当局因此决定继续实施现有计划一段时间,再看如何解决所面对的局限。

共有五名议员提出六个涉及李贾斯廷(Justin Lee,17岁)事件,以及青少年嫌犯的口头询问。李贾斯廷涉嫌贩毒被捕后,今年9月16日坠楼轻生。

工人党议员林瑞莲(阿裕尼集选区)在国会透露,李贾斯廷是她区内的居民。她说,2019年儿童与青少年法令提出修正时,已将法定保护年龄提高至18岁,为何当局没考虑把协助青少年嫌犯的年龄也提高到18岁。

费绍尔说,义工须经过面对面的培训,以确保他们做好充分准备,可以很好地执行任务。但疫情期间,培训受安全距离措施限制,义工人数无法快速增加。

他指出,扩大计划不是简单直接的事。“如果没有义工,口供录取将延迟,直到找到义工为止。这对被调查的青少年来说,将造成更大的压力。”

他提到若将AAYS扩大到16岁和17岁的嫌犯,义工须增加一倍,“如将年龄进一步提高到21岁,(所需义工)将显著增加。”

费绍尔:慎重看待所有调查 必要时寻求嫌犯家属协助

林瑞莲也提到一些需要义工援助的特需青少年嫌犯可能无法言语或沟通,当局是否允许家人在调查时从旁协助,以明白特需者所要表达的内容。

费绍尔说,当局慎重看待所有调查,务必做到公平和专业。

除了观察嫌犯的情况,当局也培训查案人员从嫌犯的举止中了解他们的需求,以更好地进行问话。如果有需要,当局会寻求嫌犯家人的协助。

他也说,陪伴患有心理疾病嫌犯的计划目前有约320名义工。

费绍尔指出,2016年至2020年间,有9485名18岁以下者被捕,当中只有16%被控,而公开贩毒的李贾斯廷属于这少数的16%。

他说,当局处理青少年嫌犯时,通常避免将他们的行为刑事化,而是给予第二次机会,协助他们改造。许多人都成功获得改造。

李贾斯廷今年2月3日因涉毒被捕,隔天获保在外。6月23日他到肃毒局总部报到,隔日被控贩毒。9月16日,他坠楼身亡。验尸报告显示他的尿液和血液中含有毒品成分。

费绍尔说,被控贩毒的嫌犯通常不会获得保释,因为他们潜逃的风险很高,但考虑到李贾斯廷的年龄,肃毒局已尽所能为他提供方便,包括在6月23日给他看过罪状后就允许他保释,并让他隔天到法庭面控后,再继续保释。

费绍尔指出,李贾斯廷从被捕并获得保释,到约八个月后坠楼,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包括他是否找人谈论将面对的案件,是否因七天后得上庭而担忧,又是否在坠楼前吸毒等,答案很难获知。“有许多疑问,答案到底是什么?除了推测,真的很难说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