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热议声中登场作家节 王雷:本地歌台未曾逾越那条线

歌台艺人王雷(左)昨天在作家节活动上与戏曲研究者苏章恺(中)、偶戏研究者谢汶亨(屏幕中)同台,张承尧负责主持讲座。(陈宇昕摄)
歌台艺人王雷(左)昨天在作家节活动上与戏曲研究者苏章恺(中)、偶戏研究者谢汶亨(屏幕中)同台,张承尧负责主持讲座。(陈宇昕摄)

字体大小:

王雷为歌台文化辩护时,认为这是真正诞生于新加坡的文化活动,虽然舞台上开黄腔或歌手穿着暴露,但比起台湾综艺节目,王雷认为并未逾越那条线。

歌台艺人王雷受邀参与新加坡作家节掀热议,昨午活动顺利举行,不过现场仅约20名观众。作家节线上服务也发生故障,昨天的直播节目不是中断就是被迫改日再上线。

“从流行到文化:传统艺术的未来”讲座于旧国会大厦议事厅举行,由于防疫限制,三名讲者中只有王雷与戏曲研究者苏章恺在现场,偶戏研究者谢汶亨则通过连线出席。现场主持人为电台1003的DJ张承尧。

谢汶亨分享了本地偶戏的历史、发展与困境。本地仅存四种偶戏:海南杖头木偶、潮州铁枝木偶、闽南布袋戏和兴化提线木偶,而客家提线木偶在1990年代已经消失;苏章恺则带大家回到本地潮州戏曲最鼎盛的1950、60年代,但因房屋和语言政策改变,加上其他娱乐的兴起,潮州戏曲与其他街戏慢慢式微。

他建议,以前是祖父母带孙看戏,现在希望年轻人带祖父母上网看戏曲,以新方式传承传统艺术。

投身歌台20多年的王雷则坦言,自己只有小学六年级程度,能坐在这个舞台很自豪。他以经验谈,一个低学历者如何通过歌台养家活口,歌手努力跑一个月歌台真的可以顶一年收入。王雷也为歌台文化辩护,认为这是真正诞生于新加坡的文化活动,虽然舞台上开黄腔或歌手穿着暴露,但比起台湾综艺节目,王雷认为并未逾越那条线。

会后王雷受访时表示,未受到最近的争议困扰。他说:“我觉得大家是冲着我来的,因为有一些作家,认为这个场合容不下歌台。不过我刚才走出来的时候,有观众对我说,王雷你讲得很好。这就是我要的。如果现场一百人有两个人这么说,我就赢了。我很满意自己的表现。”

中元会青黄不接 王雷担心歌台文化没落

如今王雷最担心歌台文化没落,因为现在中元会出现青黄不接的问题。他也担心疫情过后大家不再习惯到现场观看歌台活动。

至于粗话的争议,他说:“希望批评我攻击我的人好好看一场歌台,在那里看三个小时看看到底有没有粗话。直播卖鱼我肯定有,但歌台我从来没有讲过粗话。”

苏章恺受访时则称赞主持人细心把话题聚焦在主题上。

目前各文化表演形式都在求存,戏曲界有可能跟歌台联盟互相支援吗?苏章恺说:“你叫戏曲跟歌台联合,不太可能,大家都会有门户之见。其实现在要把不同剧种结合起来都很难。”

特地到场的本地诗人陈志锐说,听到三种不同文化表演形式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看得出有很多可以互相借鉴的地方,值得以学术的角度结合起来。

对于王雷的表现,陈志锐说,王雷在活动中分享说他每天赶多少场歌台赚多少钱,这些细节都是很草根很真实的。在争议出现后,王雷也没有把自己当成受害者,也没有趁机把自己放到作家的地位,真实地分享了个人的歌台经验。

陈志锐会推荐读者看一看这场座谈的录像,他说:“我觉得你要讨论王雷,你就不能不看。你不能只是在空气中(指指点点),必须把讨论层次提高,首先就要了解。而且他(在讲座上)完全没有说粗话,就老老实实草根的形象。”

张承尧受访时则说,接受主持任务时有点压力,第一是觉得很多人关注,第二担心新闻压过了讲座的主题。活动结束他也颇有收获,第一是了解到三种表演活动的故事,此外也因为王雷引起的讨论,本来属于小众的作家节有了更多人关心,“至少是打破同温层的开始。”

昨天出现技术问题 昨早活动不顺畅及中断

昨天作家节出现技术问题,上午的活动不是不顺畅就是中断,而包括“从流行到文化”在内的六场线上直播活动则改为录播,主办单位会再公布上线日期。受影响的读者在作家节官方面簿表达了他们的失望。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