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盼新马陆路VTL尽快实施 免留遗憾

黄承亮的母亲难过地望着相依为命数十年丈夫的遗照。(受访者提供)
黄承亮的母亲难过地望着相依为命数十年丈夫的遗照。(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新马陆路VTL有望在农历新年前开通,贸工部长颜金勇表示,一衣带水的两国许多家庭因边境限制分隔两地,希望开通后能让这些家庭重聚。两游子向《新明日报》叙述见不到亲人最后一面的心酸故事,盼VTL尽快实施避免其他家庭的遗憾。

联合领导政府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贸工部长颜金勇昨天在记者会上说,两国的陆路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简称VTL)安排工作进展良好,有望几周后敲定启动。

“我们希望陆路跨境安排能让家庭重聚,这也是我们优先考虑的事项之一。”

《新明日报》昨天(11月15日)在面簿贴文报道此即时消息后就引起关注,不到一天就有超过1300人转发,可见两地人民对陆路VTL的期盼。当中,有两名马国游子向《新明日报》叙述这段没有VTL的期间,亲人在马国离世无法好好陪至亲走完最后一程的遗憾。

个案①:验光师无缘见父最后一面

40岁的黄承亮在新加坡担任验光师。上个月20日,他从家人口中得知父亲中风情况不乐观,于是尽快跟公司请假并申请回马来西亚,然后得在家乡马六甲履行七天的居家隔离。

“隔离的最后一天,父亲的情况突然变糟,当天晚上就走了。临走前,他还有说很久没见到在新加坡工作的孩子了。我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但弟弟刚换工作,妹妹准证多两个月到期,当时又申请不到PCA(周期性通勤安排),他们也没法回家。”

由于当时没有VTL仍得隔离,黄承亮终究来不及让在医院的父亲亲眼见到他就逝世。隔天,他剪下那隔离手环,也只能见到父亲的遗体。

“就连棺木当时也得靠视讯来选的,你明白那种心酸吗?”

内心充满感触的黄承亮说,父母老了,做儿女的都希望给他们好一点的生活,可是为了饭碗只能牺牲陪伴,选择陪伴的话又可能吃不饱饭,许多游子都困在这样的矛盾中。

“我的姨丈比我爸早一个星期离开,我的表哥表姐表弟也是一样回不去,只能靠视讯看身后事。”

对于下来要开通的陆路VTL,黄承亮希望当局也为家有这类急事的人有所考虑,因为若是靠快车和火车实行,肯定票会被抢光,有急事的人始终还是回不去。

“所以我希望可以开放让有急事,能用私人交通通关。因为这些事情根本没办法等,错过了只能遗憾终生。”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11月16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