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建局局长林荣辉:面对未来不确定因素 我国长期发展规划应留缓冲地带

市区重建局局长林荣辉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强调,科技的迅猛发展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意味着如今的长期规划不能像过去的概念总蓝图那样,仅制定一个计划来满足长远需求。当局将通过此次检讨制定一组计划,考虑长远的各种可能性和不同情况,以及相应的策略。(何炳耀摄)
市区重建局局长林荣辉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强调,科技的迅猛发展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意味着如今的长期规划不能像过去的概念总蓝图那样,仅制定一个计划来满足长远需求。当局将通过此次检讨制定一组计划,考虑长远的各种可能性和不同情况,以及相应的策略。(何炳耀摄)

字体大小:

10年一次的长期规划检讨,是市区重建局为我国未来50年及更长远的发展,向公众征求点子的时候。

当局今年7月启动为期一年的公共咨询。市建局局长林荣辉指出,一个正在探索的点子,是在组屋项目中预留室内场所,平日可用作社区活动中心,需要时则可灵活变更用途,例如改为共享办公空间,让无法居家办公和学习的人使用。

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我国要在长期规划时保持敏捷应变,须在发展的同时留有缓冲地带。一个正在探索的点子,是在组屋项目中预留室内场所,平日可用作社区活动中心,需要时则可灵活变更用途,例如改为共享办公空间,让无法居家办公和学习的人使用。

今年7月,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在主持长期规划检讨的首场对话会时提到,我国从冠病疫情中学习到,土地规划须留有缓冲地带,以便迅速转换土地用途来应急。

对此,市区重建局局长林荣辉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进一步解释,这些缓冲地带也称为“选择区”,因为无法确定我国未来是需要更多住屋、工业区,还是社会设施来满足新的需求。“因此,我们需要一些这样的地皮。这些地皮也应该足够大,才能重新变更用途,满足不同需求。”

每当政府重新发展这些地皮时,也可考虑保留另一块地皮作为缓冲。林荣辉说:“它不会是固定、僵化的做法,而是近乎动态地管理土地库存。如此一来,任何时候,即使是像冠病这样的紧急情况下,我国都有缓冲地带可动用。”

缓冲地带指的也不仅仅是地皮,可以是任何空间。林荣辉分享,一个正在讨论和试验的概念,是在建造新组屋时预留室内场所,即使现阶段还无法预知需求。

这个室内场所平日可供居民举行活动,需要时才“启动”,像是在疫情期间转换为共享办公空间。林荣辉说:“日后,当组屋居民老龄化,出现对养老设施的需求时,我们也有空间来适应需求并转换为这类设施。”

未来本就难以预测,再加上世界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变化,记者因此问林荣辉,制定长期计划是否还有意义。

他回应说,放眼长远是新加坡DNA的一部分。我国与其他城市不同,没有腹地,国土面积小,却得满足包括国防在内的许多需求,因此我们必须确保是以可持续的方式建设新加坡。

林荣辉:制定计划 考虑长远各种可能性

但科技的迅猛发展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也意味着如今的长期规划不能再像过去的概念总蓝图(Concept Plan,长期规划的前身)那样,单单制定一个计划来满足长远需求。林荣辉说:“我们将制定一组计划,考虑长远的各种可能性和不同情况,以及我们如何随情况演变而应对。”

一旦有了长远愿景和应对不同情况的广泛策略,当局也会从中提炼出一套引导我国中期发展的战略,并将它融入下一个发展总蓝图(Master Plan)。发展总蓝图勾勒新加坡下来10年至15年的发展方向,每五年检讨一次,上一次公布是2019年。

林荣辉强调,趋势分为可预测和不可预测两种。以我国人口为例,可以预测的是50年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的人口结构将如何变化,较不确定的则是来新工作的外来人士,其需求会是怎样。

科技也是我国要应对的另一不确定因素。林荣辉说:“如果你五年前问电动车是否真的是大势所趋,当时还非常不确定,但如今几乎可以肯定,电动车会是下来的趋势,问题是每个城市可以多快地接纳电动车、多快地加强基础设施来支持电动车。”

又例如无人驾驶交通工具,现阶段同样无法确定未来它会否如人们预想的那样普及,但这不应限制人们的想象力。林荣辉分享,在长期规划检讨的其中一场工作坊上就有公众提出,我国未来在设计组屋时,除了将屋顶辟为空中花园之外,是否也该为无人机设计接驳点(docking stations),以支持电子商务或其他用途。

林荣辉听到的有趣建议还包括建造更多浮动结构,进一步利用海上空间。他说,除了浮动农场,也有一个点子是建造浮动发电厂,以加强我国的能源韧性。

长期规划检讨已进入第二阶段,市建局正在广泛咨询不同群体。公众可上网https://go.gov.sg/ltpr,分享对长期规划检讨的反馈。

西部料成海事枢纽 东部进一步发挥航空网络优势

在中央商业区以外打造多个区域中心,不仅能为市中心腾出更多空间,注入新活力,也有助强化我国的竞争力。随着多个码头陆续从市区迁往大士,西部料可成为重要的海事枢纽。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日后落成时,东部也能进一步发挥航空网络的优势。

市区重建局局长林荣辉在回答如何为市中心注入新活力的问题时指出, 我国过去几年推行的“ 多个区域中心”(polycentric)的概念,其实与之相辅相成。

众所周知,我国的中央商业区主要是办公室建筑,一到夜晚和周末就变得冷清,市建局因此在2019年发展总蓝图中提出要振兴市区。

林荣辉说,过去市中心的发展空间受限,要注入多用途设施是个挑战。但随着市区多个码头将在2027年前陆续搬到大士,巴西班让码头也会在2040年前迁移,市中心届时将腾出更多空间。

更重要的是,区域中心可根据区域的现有强项和基础设施,建立竞争优势。例如,许多行业非常依赖海运与世界其他地区联系,就吸引这类行业而言,我国西部具有相当大的竞争优势。

同样的,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落成后,乘客量预料将增加到至少1亿人次。林荣辉说:“与世界各地的航空连接是个巨大优势,尤其是对于那些在材料运输方面分秒必争的公司。”

多个区域中心有好处

冠病疫情也验证了打造多个区域中心的好处。林荣辉分享,有公司经过疫情后,如今考虑在岛国的东西部都设立办公室,以便员工须要会面时,能自行选择前往哪个办公室。

办公或商业空间如何更靠近住家,也是长期规划检讨中所探讨的课题之一。林荣辉说,可以考虑的解决方案包括设立共享办公空间。“公司可报名让员工使用这些空间,人们不方便居家办公时也可报名使用,不论他们需要的是空间还是某些器材。”

在长期规划检讨的讨论中也有公众提出,我国能否进一步结合住屋和工业空间,让人们可直接下楼上班?林荣辉说,从某些方面来看,或许的确有机会更好地利用空间。原因是,工业区的底层空间由于没有重量限制,租金往往较贵,但住宅却相反,越高的单位越值钱,因此结合住屋和工业,可以充分利用垂直空间。

但要这么做,得先解决工业所产生的污染。林荣辉说,我国正朝工业4.0的方向发展,本地工业日后若能更多地转向上游的设计与科研工作,这类工业就比较容易与住屋结合。


你的参与可决定新加坡的未来

新加坡建国56年以来所采取的前瞻性规划,推动我国在城市发展方面取得骄人成绩。放眼未来,我们该如何继续打造一个永续、充满活力并宜居的家园?

我们诚意邀请你参加由《联合早报》与市区重建局联办的长期规划检讨(LTPR)线上公众咨询活动,共同探讨如何让新加坡更具包容性、更具应变能力与韧性、更注重可持续性发展,或是更具独特性与魅力,并为未来的城市空间布局。

讨论会详情

  • 日期:2021年12月17日(星期五)
  • 时间:下午3时至傍晚6时
  • 嘉宾:国家发展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
  • 形式:参与者先进行约10人一组的小组讨论,之后会有大组分享。

讨论会将在Zoom视讯会议平台上进行。请上http://ura-ltpr.sphevents.com.sg报名,成功报名者将接获通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