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家瑞典跨国企业承诺 男雇员有薪陪产假增至一个月

由约100家会员企业组成的新加坡瑞典商会发起倡议,希望推动商界建立企业文化,让女性不因生育在职场遭不公平待遇,也让父亲在孩子出生时承担更多责任,实现两性平等。(图/Pixabay)
由约100家会员企业组成的新加坡瑞典商会发起倡议,希望推动商界建立企业文化,让女性不因生育在职场遭不公平待遇,也让父亲在孩子出生时承担更多责任,实现两性平等。(图/Pixabay)

字体大小:

夫妻平摊育儿责任成为更多夫妇的共识,本地再有九家瑞典跨国企业承诺从下月起,将本地男雇员的有薪陪产假,从目前法定的两周加倍至一个月。

九家企业分别是电力和自动化技术集团ABB、药剂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工业制造商阿特拉斯·科普柯(Atlas Copco)、设计公司Bolon x The Andrews Group、电器公司伊莱克斯(Electrolux)、服装企业H&M、供应链管理解决方案供应商Mentor Media、化妆品直销公司Oriflame,以及机械企业SKF。

他们是响应由约100家会员企业组成的新加坡瑞典商会发起的倡议,希望推动商界建立企业文化,让女性不因生育在职场遭不公平待遇,也让父亲在孩子出生时承担更多责任,实现两性平等。

从2017年起,包括自雇人士在内的本地职场父亲所享有政府津贴的陪产假从一周增加到两周。父亲可在孩子出生后的一年内申请陪产假。目前母亲的有薪产假为四个月。

多出两周产假由公司承担

瑞典工业制造商阿特拉斯·科普柯在本地有255名员工,其中75%是男性。公司东南亚和大洋洲副总裁沃塞尔(Horst Wasel)昨天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坦言,有意识到平等和多元化对企业长期发展的重要性,因此除了努力提高女性职员比率到30%,无论是本地还是外籍男雇员,一律给予一个月的陪产假。

“法定两周陪产假有政府津贴,剩下两周费用由我们承担。我们不把它看做成本,而是定义为对员工的投资。既是雇主品牌,也是为了吸引和留住人才。”

伊莱克斯亚太、中东和非洲首席执行官奇赫(Adam Cich)说:“目前带薪陪产假和产假之间的差距显示,人们期望女性继续承担大部分看护职责。通过增加陪产假,我们的目标不仅是让父亲能够在家里做出更多贡献,还强调企业界在建立家庭关系方面的重要作用,促进两性平等的企业文化。”

管理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总理公署部长英兰妮上月表示,使用陪产假的职场男性有逐年上升的趋势,2019年有55%父亲申请陪产假,这一比率在2013年为25%。

伊莱克斯东南亚与印度法务部门主管陈俊威(36岁)和结婚10年的妻子有讨论计划生孩子,但因工作和冠病疫情而推迟。他受访时认为,在媒体与流行文化影响下,他的同辈对平权意识有所提高,“不仅是工作场所的机会平等,也有家庭中分享的(育儿)责任”。

他分享,许多同事会用完陪产假。“特别是孩子出生的头一个月,大家都在适应变化。父亲能在场陪伴妻儿,见证重要时刻,帮助伴侣减轻育儿重任,让她能在辛苦怀胎九个月后休息……这些时间和亲情,是金钱无法替代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