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添来:没收到临时禁制令 韮菜芭城隍庙会员大会今天如期举行

字体大小:

代表林水金的律师林喜团受访时坦言,庭令的申请尚未通过,法律上无法阻止对方召开会议。林水金受访时则说,除了向法庭申请临时禁制令,他也提呈一份索赔状,并且不排除在会员大会之后采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

由于韮菜芭城隍庙联谊会总务陈添来没有收到信托人林水金向高庭申请的临时禁制令的庭令,今天料按程序召开特别会员大会,要求林水金交出信托股份。陈添来称,事端或因二人在兴建榜鹅土地公庙时的意见分歧而引起。

傅与林法律事务所的林喜团(51岁)是林水金(63岁)的代表律师。林喜团受访时坦言,庭令的申请尚未通过,法律上无法阻止对方召开会议。林水金受访时则说,除了向法庭申请临时禁制令,他也提呈一份索赔状,并且不排除在会员大会之后采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

《联合早报》昨日(12月11日)报道,林水金本月3日收到一封韮菜芭城隍庙的通知信函,要求他在今天下午2时30分,在特别会员大会上将身为信托人所持有的韮菜芭城隍庙三清宫私人有限公司的500万份信托股份,转移给现任主席孙祝嘉。

兴建榜鹅土地公庙 两方意见闹分歧

韮菜芭城隍庙联谊会总务陈添来(71岁)昨天受访时称,理事会是照程序办事,林水金今年8月后已经不是主席。“我们是照着法律程序走的,谁是现任主席,就该由谁持有股份。”

陈添来说:“我们不是罢免林水金,单纯是信托转让。所以林水金何必怕呢?”

对于林水金不愿交出信托股份,陈添来称事端相信是因去年建造榜鹅土地公庙时,双方为是否要用区块链(blockchain)记录支付承包商款项而意见不和。

陈添来说,林水金去年9月在理事会会议上提到,建造土地公庙的工程要使用区块链技术。“但我个人和理事们对这项新技术并不熟悉,建筑顾问团也不支持。”

林水金对此解释,他的用意是要利用区块链记录支付承包商的款项。“利用科技可让支付的款项变得透明,也容易厘清承包商是否已经收到费用,不明白他(陈添来)为什么反对。”

林水金:不出席会员大会

物流业老板林水金是韮菜芭城隍庙前任主席。他受访时称,韮菜芭城隍庙今年8月选举新任主席时,自己并未收到邀请。“后来有人告诉我,我才知道有了新主席。”

陈添来则反驳,城隍庙在举行主席选举前已经发函通知林水金,还在庙宇的网站及报章上发布选举的消息,林水金没理由不知道。

对此,林水金坦言没看到网站和报章上的消息,也没有收到信函。他说:“以前选举前,会有工作人员打电话或发短信通知我。但这次却没有,这又是为什么呢?”

林水金解释,自己担任信托人期间,有义务履行信托人责任,而韮菜芭城隍庙未能让他履行义务。他将不会出席今天的特别会员大会。

律师:林水金申请禁令是为履行信托人职务

临时禁制令的申请未能即时生效,让韮菜芭城隍庙前任主席林水金少了阻止庙方召开特别会员大会的手段。虽然如此,他的代表律师林喜团认为,这至少证明林水金想要把信托人职务做好的决心。

林水金受访时也多次提出,反对韮菜芭城隍庙让他转让信托股份,是因为他认为理事会让他无法履行信托人的职务。

社团信托人扮演法人角色,负责保管社团的房地产,但这类信托人没有管理和决定权,只有执行权。信托人没有权力自行买卖会馆房地产,他们只能根据会员大会的意愿,代为执行。

林水金受访时说,他曾多次电邮韮菜芭城隍庙理事,要求他们呈交文件,但对方并未回应他的要求。林水金不愿透露他所要求的是什么文件,但相信指的是庙宇的财务报表。

韮菜芭城隍庙联谊会总务陈添来在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则称,并未拒绝林水金看财务报表的要求。他称审计报告是三清宫的文件,认为不应该把文件传给林水金,就提议请林水金到庙里看文件。陈添来称,只要林水金提早通知,就可以看文件,是他不愿意到庙里翻阅。

对于陈添来的说法,林水金不愿回应。他只是坚称,身为信托人有责任保全城隍庙的利益,因此不愿在没有履行信托人义务的情况下,转让信托股份。

“我也希望自己能好好地卸任,为任期画上美好的句点。”

林水金本月9日晚联系律师林喜团,请他尽快申请临时禁制令。林喜团说,由于韮菜芭城隍庙属于慈善组织,所以这项申请也必须通过慈善总监。

由于当局尚未批准申请,林水金未能在今天前拿到庭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