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俱乐部用来打疫苗不能做运动 后港空地开辟三户外羽球场应急

订户
昨天后港的户外羽球场第一天开放,吸引了50多名羽球爱好者前去打球。后港区基层组织顾问李宏壮说,如果公众对打羽球的兴趣不减,对球场需求增加,未来可以在空地规划更多的羽球场地。(白艳琳摄)
昨天后港的户外羽球场第一天开放,吸引了50多名羽球爱好者前去打球。后港区基层组织顾问李宏壮说,如果公众对打羽球的兴趣不减,对球场需求增加,未来可以在空地规划更多的羽球场地。(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由于后港民众俱乐部的体育馆用作疫苗接种中心,许多后港居民已经一年多无法入内运动。为了鼓励更多居民参与社区活动、提升身心健康,后港区基层组织在后港7道第316座组屋旁的空地辟出三个羽毛球场地,公众可以在后港民众俱乐部预约后,凭预约回执单前去打球。

骆建佑成为我国首个羽毛球世界冠军后,许多国人对羽球的热情高涨。昨日,后港组屋区新设三个户外羽球场,吸引了50多名羽球爱好者前去打球。有受访公众说,这种在户外打球的体验让他们重温甘榜生活。

由于后港民众俱乐部的体育馆用作疫苗接种中心,许多后港居民已经一年多无法入内运动。为了鼓励更多居民参与社区活动、提升身心健康,后港区基层组织在后港7道第316座组屋旁的空地辟出三个羽毛球场地,公众可以在后港民众俱乐部预约后,凭预约回执单前去打球。

后港区基层组织顾问李宏壮说:“许多居民向我们反映,冠病疫情下居家办公,很少做运动,所以很希望我们可以开放民众俱乐部的体育馆。”可是随着新一轮的疫苗接种和儿童接种工作陆续展开,体育馆的重新开放变得遥遥无期。

吴润翔(39岁,财务管理员)是后港区的居民。他表示,在疫情前,他每周都会与家人或朋友去民众俱乐部运动。不过最近一年,他只好去其他的体育馆。

在了解居民的需求后,后港区基层组织用了两三个星期规划并绘制出三个羽球场地,共花费不到600元。虽然没有专业的塑胶球场,但是场地尺寸和球网高度都是符合标准要求的。

公众须遵守安全管理措施 扫描SafeEntry登记

公众使用羽球场地时必须遵守安全管理措施,通过球场旁边的SafeEntry扫描登记,并且不可有超过五人使用同一个场地。

吴润翔说,由于体育馆内不通风、比较闷热,每次去运动时孩子总会吵闹,户外场地就没有这个问题。“我小的时候就是在这样的地方打羽球。它让我重温儿时的记忆,有一种甘榜生活的感觉。”

不过傅女士(58岁,家庭主妇)则表示,她更喜欢在体育馆运动,没有风向的影响,更容易打球。

除了羽球场,基层组织也在计划如何利用剩余的空地为居民提供更多活动设施。李宏壮说:“篮球和英式篮球运动参与的人数较多,很难遵守安全管理措施,所以我们也在犹豫是否要开辟这样的场地。我很高兴看到民众能自发地来这边运动,比如打太极、玩滑板,还有人学习骑脚踏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