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500多律师​离职​增​幅​逾三成 多为​年轻​人 引公会关注

因冠病疫情影响,今年的司法年开幕礼是继去年后,第二度通过网络视讯会议的方式进行直播。图为上诉庭法官庄泓翔(左一)、大法官梅达顺(左二)、总检察长黄鲁胜(右二),以及新加坡律师公会新会长陈锦海律师(右一)在交流。(叶振忠摄)
因冠病疫情影响,今年的司法年开幕礼是继去年后,第二度通过网络视讯会议的方式进行直播。图为上诉庭法官庄泓翔(左一)、大法官梅达顺(左二)、总检察长黄鲁胜(右二),以及新加坡律师公会新会长陈锦海律师(右一)在交流。(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律师公会新会长陈锦海律师说,去年离职的310名资浅律师占资浅类别的14%,也是这个类别的新高,同时,这段期间宣誓的新晋律师也写下新低。“资浅律师这个群体面临着一场严重的风暴:离职率高,新人少,这让律师公会担忧。”

压力大、容易倦怠,近年来律师出走潮持续恶化,相比往年同期超过三成,其中以年轻律师占多数,引起新加坡律师公会深切关注。

新加坡有约6000名律师,律师每年4月1日更新执业执照。2020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放弃律师专业的538人是五年来的新纪录。他们当中,有310名属于执业少过五年的资浅律师。

在那之前的四年,即2016年4月至2020年3月底,每年平均有380至430人放弃法律专业,也就是说,“出走”的律师人数相比往年激增了超过三成。

新加坡律师公会新会长陈锦海律师昨天在司法年开幕礼上致辞时说,去年离职的310名资浅律师占资浅类别(Junior Category)的14%,也是这个类别的新高,同时,这段期间宣誓的新晋律师也写下新低。

“总的来说,资浅律师这个群体面临着一场严重的风暴:离职率高,新人少,这让律师公会担忧。”

去年8月宣誓的新晋律师只有457人,2019年和2020年分别有529人和528人。

陈锦海指出,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大辞职潮”,新加坡最近的调查显示,各行业有近四分之一的员工打算在今年上半年离职。

公会将调查大辞职潮 了解是否影响律师专业

律师公会因此将展开调查,了解大辞职潮是否影响律师专业,并研究年轻律师离职率的情况。

陈锦海也指出,律师专业与国家并肩成长,律师支持企业壮大生意,也协助解决冲突。

随着经济复苏和增长,法律专业也做好准备助企业一臂之力,“但我们得先找出年轻律师放弃不干的原因。”

陈锦海说,人们认为是疫情造成年轻律师离职,但早在2020年之前,年轻律师已申诉倦怠。

他指出,年轻律师如今面对更大挑战,不仅工作时间长、客户要求多,也因科技发达,他们须日夜随时待命、接收电邮和短信,许多人疲于奔命,精神健康值得关注。

因应这些问题,律师公会将推出一些支援计划,让资深律师就职业和法律课题义务引导资浅律师,也介绍辅导员及专注心理健康的导师,帮助律师缓解压力。

陈锦海也提到疫情改变法律服务的作业方式,未来将看到新型律所和律师。比如,不是每个律所都要有接待处或永久会议室,律师也可远程盘问海外的证人。

律师公会向年轻和资深律师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超过七成的律师认为应能利用网络科技完成所有的法律服务,不必拘泥于一定要有实体律所,超过八成的律师认为,应探讨提供法律服务的新方法。

陈锦海说,依目前的趋势,新型律师的工作模式甚至能被称为“新新加坡律师”,既通过科技与其他律师合作,也透过线上平台与客户见面。

这些律师将花更多时间在工作上,而非通勤,在家办公也可能激发不同的领导风格,推动他们更主动和积极。

陈锦海指出,律师公会接下来在满足这些新型律师的需求时,也将为其他律师提供提升自我的空间,让他们重新思考执业的意义。

他认为,如此一来或许可以扭转局势,把法律界的“大辞职潮”转为“大复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