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通胀压力今年内料逐渐缓和 英兰妮:无法永远推迟上调消费税但可延缓影响

字体大小:

我国短期内仍会面对外部成本压力,是因全球能源价格居高不下、运输陷入瓶颈,以及多个商品和产品市场供需不平衡的情况预料会持续一段时间。不过,贸工部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预计通胀的上扬是暂时的。

我国通货膨胀料不会持续加速,虽然短期内仍会因为全球能源价格高涨、运输瓶颈等因素,继续面对外部成本压力,但情况预计今年内逐渐缓和。

面对生活费上涨的势头,消费税上调时机也越发受关注,政府无法永远推迟这项计划,但会落实援助措施延缓消费税上调对人民的影响。

贸工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政务部长刘燕玲,以及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英兰妮昨天在国会相继发言,回应多名议员就通胀和生活费上涨提出的共九道询问。九名议员之后也提出补充询问。

刘燕玲概述驱使我国通胀上扬的因素、对前景的展望,以及应对通胀的策略,英兰妮则说明政府推出的相关财政与家庭援助措施。

在全球商品价格上涨的大环境下,我国消费价格连续11个月攀高,去年11月的整体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升3.8%,是自2013年2月以来的最大涨幅。多名议员对此现象表示关注,询问政府会如何帮助人民应对物价高涨的影响。

纵观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正面临通胀攀高,背后因素包括能源需求随经济复苏激增,供应却仍吃紧,促使价格飙升;气候变化和人手短缺等问题导致全球粮食商品通胀走高;主要工业和交通枢纽也面临供应瓶颈,加剧成本压力。

我国经济小而开放,不免遭受全球经济力量的冲击。在国内,住宿与私人交通费用的上涨也推高了整体通胀率,但核心通胀率不包括这两种费用。

刘燕玲指出,我国短期内仍会面对外部成本压力,是因为全球能源价格居高不下、运输陷入瓶颈,以及多个商品和产品市场供需不平衡的情况料会持续一段时间。

不过,贸工部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预计通胀的上扬是暂时的,成本压力料在今年内逐渐缓和,尤其是全球油价相信会随着产量增加而回落。

国内劳动力方面,在经济活动逐步重启的背景下,对人手的需求料促使薪资继续增长,政府推行的渐进式薪金政策也惠及较低薪员工。随着冠病疫情趋稳,消费者需求相信会有所增加。

有鉴于此,核心通胀率料在今年上半年继续攀升,但到了下半年会缓和。全年核心通胀率预测平均在1%至2%,整体通胀率则介于1.5%至2.5%。

财政计划优先考虑 助国人应付生活开销

贸工部和金管局会在未来几个月仔细留意价格走势,必要时会调整预测。

刘燕玲说,政府理解新加坡人和商家对价格上涨的担忧,也能体会人们面对的种种成本压力。“虽然我国经济小而开放的本质,限制了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保护新加坡人免于面对通胀压力,政府仍将竭尽全力减轻这方面的影响。”

英兰妮发言时提及,政府会在财政计划中优先考虑帮助新加坡人应付生活开销。“在为2022年财政预算案做准备之际,我们正仔细评估局势,以及检讨家庭援助措施的范围。”

政府早前表示会着手推动调整消费税的工作,人们也担心这会进一步推高生活费,使疫情下的生计问题雪上加霜。武吉班让区议员连荣华补充提问时,询及政府会否考虑延缓上调消费税。

对此,英兰妮说,政府无法永远推迟消费税的上调,但会斟酌落实时机。政府已宣布会推出总值60亿元的定心与援助配套,对多数新加坡人而言,这会把消费税上调的影响推迟五年,对低收入者来说则推迟10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