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辣玉莎撒谎门报告 这5大要点你必须知道

字体大小:

调查盛港集选区前议员辣玉莎撒谎事件的特权委员会今天(2月10日)公布最终报告,提呈他们的调查发现并就如何处置辣玉莎和三位工人党领导给出建议。长达1000页的报告得出什么结论?有哪些值得注意的评语和发现? 

1)辣玉莎供证属实  工人党三领导撒谎

国会特权委员会2021年12月针对辣玉莎过会说谎一事展开听证会。在传召了八名证人,评估各方的供证后,特权委员会最终得出结论:辣玉莎说的是实话,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党主席林瑞莲和党副主席费沙撒谎。

报告认为,辣玉莎有关8月8日、10月3日和10月4日会面的陈述属实;工人党三名领导在这期间的行为则与他们的证词矛盾。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步骤让辣玉莎澄清事实,或帮她做好澄清事实的准备。

“三名资深工人党领导声称他们要辣玉莎澄清事实,但这个说法与他们的实际行为有明显出入。他们为自己的作为(和无作为)以及自相矛盾的行为尝试作出解释,但并不可信。”

特委会认为,如果工人党领导真有澄清事实的意愿,三位领导至少会就如何坦白、要采取的步骤,以及大致的时间进行讨论,而他们都没这么做。

此外,工人党三名领导也没有针对和辣玉莎、罗佩英和纳登的证词的关键分歧,提供事发时的证据。

2)成立工人党纪委会是为自保

特委会的调查报告认为,由毕丹星、林瑞莲和费沙三人11月2日组成的工人党纪律委员会,性质实为自保。

报告指出,纪委会的成立是为了掩盖三人三个月前已经知道辣玉莎撒谎的事实,避免针对他们自己行为的审查,以及隐瞒毕丹星扮演的角色,把责任完全推卸到辣玉莎身上。

委员会成员只有工人党那三位资深领导。他们没向工人党中委或工人党党员表明早在去年8月8日就知道辣玉莎撒谎,而辣玉莎当时已向他们承认自己撒谎。披不披露这一点非常重要。”

报告写道:“纪委会的组合,对关键证据的压制……明三位工人党资深领导(尤其是毕丹星)并不希望自己扮演的角色和所知情被揭发出来。”

“那完全是个自保的机制。”

3)毕丹星通过抹黑辣玉莎的精神状态为自己开脱

国会特权委员会认为毕丹星对辣玉莎精神状态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他是想通过抹黑辣玉莎,为自己的行为和谎言开脱。

毕丹星早前供证时称,辣玉莎因患有解离症,因此有说谎的倾向,建议特权委员会让辣玉莎接受精神评估。特委会后来答应了这项请求,邀请辣玉莎在12月17日和20日,接受心理卫生学院司法精神科部门代主任兼高级精神科顾问石清顺医生的独立精神评估。

石清顺医生对辣玉莎进行评估后的结论是,辣玉莎从第一次在国会说谎至两次向特权委员会供证期间,并未患有任何会导致她说谎的严重精神疾病。

特委会认为,毕丹星对辣玉莎的精神状态提出指控是“令人遗憾”的。因为从去年8月8日再到10月4日,辣玉莎实际上都一直在遵照他的指示行事。

“毕丹星利用精神健康问题抹黑辣玉莎女士,来向特委会解释自己的行为和谎言。他的言论也是对一般性侵受害者的侮辱。”

4) 毕丹星是辣玉莎再度撒谎的关键推动者

国会特权委员会认为,毕丹星在引导辣玉莎撒谎方面起到了关键和主导的作用,并且是辣玉莎10月4日在国会上再度撒谎的“关键推动者”(Key Orchestrator)。林瑞莲和费沙只是扮演“次要角色”。

报告写道,毕丹星似乎是“主谋”,是辣玉莎在去年8月8日过后不作澄清和10月4日重复谎言的关键原因。

特委会也推论,毕丹星去年8月8日在家里与辣玉莎、林瑞莲和费沙会面时,确实有让辣玉莎把谎言“带进坟墓”。

在去年8月8日和10月3日期间,毕丹星没围绕辣玉莎应如何澄清事实或准备澄清事实与林瑞莲、费沙和辣玉莎进行讨论。

他在10月3日辣玉莎家时,也引导辣玉莎隔天在国会继续撒谎,告诉她若继续撒谎,“不会对她加以评判”。他是唯一指导辣玉莎隔日在国会该如何反应的工人党领导。

辣玉莎去年10月4日在国会重复谎言前,曾请示毕丹星该怎么做。(特委会报告截图)

辣玉莎10月4日的WhatsApp短信截图也显示,当天她在国会就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的诘问向毕丹星请示该怎么回应时,毕丹星没有立即答复她。

特委会认为,上述的种种言行证据显示,毕丹星与辣玉莎不澄清还一再撒谎有重大的联系。

5)特权委员会建议罚  取决于责任程度

国会特权委员会建议对辣玉莎第一和第二次在国会撒谎,分别罚款2万5000元和1万元,共计3万5000元。

对于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和党副主席费沙,特委会建议交由总检察署进行刑事调查

特委会认为,对辣玉莎实施的责罚必须考虑到她去年10月4日在国会重复谎言的背景。

特委会报告写道:“她是在他们的引导下保持沉默,让谎言继续,并于10月4日在国会上重复吗?还是她在8月8日说出实情后做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主动做的?”

特委会的调查推论,在去年8月8日之后,辣玉莎是在三位工人党领导的指导下瞒住实情的,并在去年10月3日得到毕丹星进一步指导的情况下,隔日在国会再度撒谎。

报告写道:“辣玉莎因此不是10月4日在国会重复谎言的唯一责任人。但是她也不能完全免重复谎言的责任。”

特委会也指出,林瑞莲和费沙在供证时的行为对特委会调查真相的过程起到了一些帮助,国会在评估和追究两位议员的责任时应把这一点考虑在内。

林瑞莲向国会特权委员会提交的辣玉莎纪律聆讯笔记。(截自特委会报告)

林瑞莲去年供证时,她在聆讯辣玉莎时做的笔记交给特委会。聆讯中,毕丹星曾对辣玉莎说,10月国会前一天(即10月3日),他告诉辣玉莎要怎么处理谎言是她的决定(your call)。

报告中写道,特委会只有在去年12月13日看到林瑞莲笔记后才得知此事。“林瑞莲女士做好准备自愿提交这一对她政党领袖不利的证据,国会在评估她的责任时应加以考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