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访律师:案件转交法院审理 毕丹星可检视辣玉莎证词是否可信

订户

字体大小:

在国会特权委员会听证会上,身为证人的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只能作答,无权盘问对他做出不利指控的盛港集选区前议员辣玉莎。

案件一旦转交法院审理,将让毕丹星有机会与辣玉莎当面“对质”,通过代表律师问话来检视辣玉莎证词是否可信。

辣玉莎去年向国会撒谎掀起了巨浪,国会特权委员会虽已在前天提呈了最终报告,建议罚辣玉莎3万5000元,但由于委员会认为该把作伪证的毕丹星,以及拒答问题的工人党副主席费沙交由总检查署调查,事件因此出现了新焦点。

把两名工人党领导移交法办,有受访律师认为,比起再组织一个特权委员会进行调查,这或许是更公平的做法。

Eugene Thuraisingam律师事务所的洪嘉骏律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检察官和法官并非政党成员,相较于把案件交给由两党国会议员组成的特权委员会处理,让司法机构接手会显得更公平和公正。”

他还提到,进入司法程序后,工人党领导可以请律师代表。若展开审讯,控辩双方能传召证人和提呈证据,也有机会盘问彼此的证人检视他们的供词,反观在听证会上,全由特权委员会控制。

交由总检察署调查并非一定会被提控

新跃社科大学法学院课程主任菲林惹雅(Ferlin Jayatissa)副教授认为,在宣誓下作伪证(perjury)可能构成“严重的刑事罪”,交由总检察署处理就能动员警方调查,收集更多证据。

即使国会通过建议,把毕丹星和费沙交由总检察署调查,并不代表他们就一定会被提控。

新加坡管理大学杨邦孝法学院教授陈永昌解释:“提控与否,总检察署必须考虑的因素包括,是否有足够证据来排除所有合理疑点、提控是否符合公众利益,以及适用哪项控状。”

以作伪证而言,控方可以援引刑事法典,或是国会(特权、豁免与权力)法令中的条文提控涉案者。

敦升律师事务所的丁竟甡律师解释,根据刑事法典193节条文,在司法程序以外的情况蓄意提供假证据,罪成将判强制性监禁,刑期最长三年,也可外加罚款。

至于国会(特权、豁免与权力)法令,适用的条文包括31(n)和(q)节条文,前者为在国会或委员会面前闪烁其词或行为不当,最高刑罚是罚款不超过5000元,或监禁最长两年,或两者兼施;后者是接受国会或委员会盘问时蓄意提供错误答案,最高刑罚是罚款不超过7000元,或监禁最长三年,或两者兼施。

根据宪法,国会议员若被治罪,罚款金额2000元或以上,或坐牢至少一年,而且没获赦免,将失去担任议员的资格。下届大选最迟须在2025年11月举行,假设两名工人党领导被控,案件何时审结,判刑会不会导致他们失去议席,相信会是公众关注的另一个焦点。

丁竟甡说,一般上若被告不认罪,从提控、审讯到法院作出裁决,可耗时超过一年。

要是任何一方上诉,那就可能得再多花几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因为此案会成为重要先例,控辩双方和法庭都会非常谨慎处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