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观察】黑白要分明

订户

字体大小:

向来选择穿搭各种不同颜色出席国会的国会领袖英兰妮,昨天选了一件白色上衣,配搭黑色外套和裙子。似乎还未开始发言,已经释放非常强烈的信号:今天辩的课题非黑即白,没有任何灰色地带或混淆视听的余地。

诚信,是执政党昨天在辩论国会特权委员会报告的核心主题。这不只是指议员在国会里应该说实话,不该做不实指控,还涵盖了较资深的议员和党领导应不应该授意资浅议员重复或掩盖谎言,甚至是在国会特权委员会听证中作伪证。从英兰妮,到执政党正副党督普杰立医生和沈颖,再到其他发言的行动党议员,都紧扣“维护国会诚信标准”“勿以恶小而为之”的主题,向工人党火力全开。

在涉及国会纪律的课题上,向来都由几位律政背景出身的部长为辩论定调。李显龙总理昨天也参与辩论,说明事态的严重并非几名议员的无心之过那么简单。

新加坡的民主制度正经历前所未有的转型,民众愿意看到国会有更多元的辩论。然而,希望听到更多监督执政党的声音的同时,也应对朝野议员素质提出更高的要求,才能精益求精。因为是反对党,做错一点事也不要紧的心态如果扎根,国会的水准就会渐渐下滑,久而久之良治的良性循环也会戛然而止。

论台风,反对党领袖、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一如既往地侃侃而谈。他一方面承认自己应该在事件上更积极地询问辣玉莎是否已将遭性侵的事告诉家人,另一方面也试图对执政党的论述展开反攻,包括提出特权委员会对工人党领袖的指控超出调查范围,也没有将他提交的一些证据纳入考量。但这些论述在英兰妮总结辩论时都一一驳回。

整体而言,工人党的辩论方针让人隐约感到涣散。毕丹星说他因为愿意接受总检察署调查,所以对委员会报告内容只做“非常有限”的回应。这制造了“还有更多隐情,但苦不能说”的印象。而欲言又止,也显得只挑对自己有利的部分来谈。

党主席林瑞莲(阿裕尼集选区)在发言时,针对委员会指她主动提呈对毕丹星不利的证据作出回应。

然而除此之外,她的发言只聚焦委员会的组成,而不提出更多反驳,有顾左右而言他之感。党副主席费沙(阿裕尼集选区)在发言中更是只向支持者喊话,全然不回应报告中的指控。

是否触犯刑事条例,得留由中立的调查程序来裁定。毕丹星在辩论中屡次强调,他和费沙对接受调查没有异议,以还自己清白。但工人党坚持,因为动议中的个别条文影射党领导在事件中须负起责任,因此反对整个动议。即使英兰妮最后表示可以让国会就个别条文表决,工人党仍选择全盘反对针对党领导的动议。

费解的是,工人党领导既然同意通过司法程序证明清白,本应主动支持将事件交给总检察署的条文,甚至如果提出文字上的修饰,让朝野都能接受并通过,也总比全然否决更能掌握主动性。选择不支持动议,似乎再次反映了工人党领导处理事情时的被动和缺乏果断。

新加坡需要可信和具建设性的反对党,但更需要一个以诚信为基础的议事体制,才是全民之福。寄望接下来的检查程序终能在事件上为众人分出个是非黑白,也盼走完一切相应程序后,朝野和各方支持者都能接受调查结果,并继续坚持议事殿堂的高素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