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笼养,更快乐?走进豪华鸡舍看“快乐鸡”

字体大小:

早餐两粒半生熟蛋配面包,下午一粒卤蛋,新加坡人的日常总离不开鸡蛋。

根据新加坡食品局2020年的数据,本地人一年吃掉超过20亿个鸡蛋,相当于每天消耗约550万个鸡蛋。

新加坡人每年食用逾20亿个蛋,相当于每人每天吃一个鸡蛋。(林国明摄)

目前本地的三家农场每天共产出170万个蛋,约占总体需求的三成,其余则从马来西亚、泰国、波兰、乌克兰等多个国家进口。

吃过那么多鸡蛋,你听过开放式养殖鸡的鸡蛋(cage-free eggs)吗?

活动更自由 空间更宽敞

白天的时候,通过室内的日光,母鸡们都在木屑层活动、沙浴、整理羽毛。(林国明摄)

所谓开放式养殖系统,指的是让蛋鸡在鸡舍中自由活动,而不是把它们关在狭小的笼子里饲养。开放式养殖鸡舍通过分层设计,为蛋鸡提供沙浴(sand bathing)、觅食、饮水、休息和下蛋的专属空间。

周氏农业是本地唯一设有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舍的农场。周氏共有20多个鸡舍,其中两个采用开放式养殖系统,各养殖2万2000只蛋鸡,数量是普通鸡舍的三分之一。

位在蔡厝港梁宙路的周氏农业有20几个鸡舍,其中两个以开放式养殖系统饲养蛋鸡。(林国明摄)

周氏农业农场副经理蓝学皆(36岁)告诉《联合早报》:“开放式的鸡舍很通透的,鸡可以随意地走动,每个15米长、10米宽的空间有3000多只鸡,其实很大。”

他补充:“一只母鸡约25小时产一个蛋,其他时间它们会在铺满木屑的地上做沙浴、

清理羽毛,吃饭、喝水、休息也都是自由的。等到它要下蛋,就会躲进橘色的蛋箱下蛋。”

鸡舍设有专属的下蛋屋,为蛋鸡提供安静的下蛋空间。(林国明摄)

为确保蛋鸡作息规律正常,鸡舍的灯光还会如日出日落渐明渐暗。蓝学皆形容:“到了晚上地上没有鸡,母鸡都会乖乖地回到架子上休息。就像甘榜的鸡,到了傍晚,天开始暗的时候,它们就会飞上树去休息,所以开放式养殖系统是个很‘鸡性化’的系统。”

这套人道的养殖方式,不仅让周氏获得美国动物保护协会人道农场动物关怀项目(Humane Farm Animal Care)的认证,也有助于提升蛋的质量。

与一般的鸡舍一样,采食饮水是必须的,但是在开放式养殖系统的鸡舍,蛋鸡吃喝完,可以到处走动。(林国明摄)

蓝学皆说:“母鸡的自由空间比较多,它们也会比较开心,鸡蛋的素质当然也比较好。”

不过,这个看似更加悠然自得的生活,并不是所有蛋鸡都能适应。蓝学皆说:“我们从小鸡开始就有类似这种系统来训练这些鸡,否则别的鸡突然来这里,不会有这些行为动作的,因为它们不熟悉。”

非一般饲养环境所产出的鸡蛋,价格自然比较高。周氏的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蛋一个5角5分,比一般鸡蛋贵将近一倍。

开放式养殖系统的蛋鸡能在鸡舍里的多个层架间自由活动。(杨雯婷摄)

蓝学皆解释:“同样的空间,我们只可以产出三分之一的鸡蛋。工人的工作量更多,鸡只的活动量大,饲料的配方也更好,所以成本相对比较高。”

价格高令消费者却步 但也不乏拥护者 

由于价格高昂,一般民众对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蛋都望而却步。

新跃社科大学学生潘文慧(23岁)一个月上超市一次,每次买20个蛋,花费差不多五六元。她受访时说:“我不会买,因为太贵了,学生一般不会选购这样的鸡蛋。”

得为家庭精打细算的家庭主妇梁美菁(43岁)也认为,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蛋的价格太高。但她指出,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我愿意买,因为我觉得动物基本上就应该生活在那种开放的地方养殖,也比较人道”。

上班族陈志强(33岁)也呼应这个观点。“这个价格对一个工作人士来说还可以应付,尤其花在有意义的东西上算是值得。”

从数据来看,愿意花钱购买人道饲养鸡蛋的消费者近年增多。职总平价超市受询时指出,超市2021年售卖的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蛋,同比增加10%。

职总平价超市自2009年开始售卖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蛋。图为平价超市的鸡蛋贩售区。(陈来福摄)

职总平价目前贩售八个品牌、10种开放式养殖与放养鸡的鸡蛋,包括自家品牌Pasar的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蛋,六粒售价3元3角。

除了一般消费者,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蛋近来也受到一些餐饮业者的青睐。

在本地拥有14个店面的连锁沙拉店SaladStop!,从2017开始就提供这种鸡蛋的选项。公司计划在2030年全面改用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蛋,取代一般鸡蛋。

虽然开放式养殖系统鸡蛋比一般鸡蛋贵上一元五角,但这未让顾客却步。SaladStop!网路行销经理曾琴惠说:“爱护动物不是唯一的原因,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健康的选项。”

开放式养殖系统的母鸡比一般蛋鸡更幸福,在85至90周的生命里,多了一分自由。所以,快乐的母鸡生下的鸡蛋,你会买单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