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院两小时无人看诊导致流产 国大医院道歉

国大医院昨晚(23日)深夜发文告说,怀孕妇女罕见胎盘早剥,等两个小时送到产房时已经没有胎心,并表示妇女等候两小时被转到产房,是不应该发生的,对此表示抱歉。(梁麒麟摄)
国大医院昨晚(23日)深夜发文告说,怀孕妇女罕见胎盘早剥,等两个小时送到产房时已经没有胎心,并表示妇女等候两小时被转到产房,是不应该发生的,对此表示抱歉。(梁麒麟摄)

字体大小:

怀孕36周妇女产道出血,送国大医院急诊室,称两小时无人看诊,血流不止,最后不幸流产。国大医院昨晚(23日)深夜发文告说,怀孕妇女罕见胎盘早剥,等两个小时送到产房时已经没有胎心,并表示妇女等候两小时被转到产房,是不应该发生的,对此表示抱歉。医院也承诺会检讨医院处理待产孕妇的管理流程,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夫妇表示感受到院方的诚意,但希望日后能够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联合早报》日前报道,怀有36周身孕的妇女在3月15日晚上发现产道出血,被紧急送往国立大学医院急诊部门。妇女称自己期间流血不止,但两小时无人看诊,最后被妇产科医生告知胎儿不幸心跳停止,夫妻俩伤心欲绝。

经过内部调查,国大医院昨晚(3月23日)就此事件发表声明。国大医院总裁林玉堂教授说,孕妇在3月15日晚上约10时35分送抵急诊部,医护人员立即为她进行检测,她的情况稳定,出血情况在送往医院途中有所缓解。

她的生命体征数据正常,并表示自己的疼痛属于轻微,护士评估她的疼痛指数为最高10等级中的第二等级。医护人员当时诊断,她的情况稳定,出血情况也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消退。“急诊部当时病人多,我们因此优先照看需要就医的患者,并把她安置在护理站旁,以便进行更密切的监测。”

临产孕妇在送到急诊部后,会直接送进产房。当时产房已满,妇女属于分娩早期,因此也安排让她尽快转到产房。“她等候两个小时,这种情况不应该发生,对此我们十分抱歉。我们应该为病患进行更密切的监测和护理,以及通知她关于病情的进展和转房的情况。”

病患被转进产房后,由两名高级顾问医生带领的团队立即为她诊治。超声扫描显示,胎儿因为胎盘早剝(placental abruption)导致心跳停止。这是一种罕见且不可预测的妊娠并发症。

林玉堂指出,目前所有感染冠病且怀孕36周以上的孕妇,都被送往本地的三间公共医院进行护理和分娩。尽管工作量有所增加,但医院有责任照顾病人。

“由于大量的患者因紧急冠病病情和非冠病临床病情入院,在疫情期间维持医院的高标准护理,充满挑战性。”

林玉堂也说,事发当晚国大医院在急诊部和产房,在照料另外三名感染冠病的待产患者,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忙于处理所有紧急病例。

尽管如此,林玉堂承诺医院将检讨程序,在产房没有空位,要如何处理被送进急诊部的待产患者,以避免类似事件再发生。

院方表示,对此深感悲痛,将在这个困难时期继续为他们提供关怀和支持。

夫妇昨天(3月23日)与国大医院的临床和护理主管会面后,表示能够感受到院方的诚意,但两人丧子之痛仍无法释怀。

“我们对事发过程仍存有一些疑虑,尤其是为何让还在出血的孕妇在急诊部等上两个小时,希望院方可以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深知意外无法避免,但如果及时尽力治疗,孩子是否就能保住?同时我们也希望日后能够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受访医生:胎盘早脱是罕见妊娠并发症

胎盘早脱是一种不可预测且少见的妊娠并发症,每100名产妇中约有一人遭遇此并发症,一旦胎盘脱落,几分钟内婴儿就可能因为缺氧等原因而夭折。

安微尼亚山医院妇产科专科医生蔡扬说,一旦发生胎盘早脱,腹中胎儿将在几分钟内面临生命危险。

因为胎盘是胎儿获得氧气及营养的唯一渠道,若是孕妇在家中发生胎盘早脱再赶往医院,胎儿被抢救回来的概率较低;若胎盘早脱发生在生产过程中,医生检测到胎儿胎心虚弱,则需要立刻进行剖腹产。

鹰阁医院妇产专科兼泌尿专科顾问医生钟耀伦说,产妇出现流血加疼痛的情况,一种可能是胎盘低置加产前阵痛,另一种情况则是胎盘脱落。

在这次事件中,没人能够判定妇女是在何时、是否在抵达医院后发生胎盘早脱的情况。不过一旦有流血加疼痛的情况出现,产妇通常会被推进产房,医生通过胎心监测(cardiotocography,简称CTG)检测胎儿的心跳,必要时立即进行剖腹产抢救。

钟耀伦指出,腹部创伤及损伤、高血压、吸烟史以及自身免疫性疾病(autoimmune disease)都可能增加胎盘早脱的几率。这次事件中产妇也曾确诊冠病,目前尚无资料证实两者间是否存在关联性;蔡扬也提出高龄孕妇和曾有过剖腹产史、都可能增加胎盘脱落的风险。

蔡扬说,目前约1%的产妇会遭遇胎盘早脱的问题。

由于这种并发症少见且无法预判,高风险产妇也没有办法采取针对性的预防措施,因此产妇只能避免用力不当、及时观察胎动,是否出血及是否有阵痛等来提高警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