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品“藏宝库”

字体大小:

陈江梅喜欢收集并制作首日封,因为首日封不仅有邮票,还包含背景介绍以及纪念戳。

初次见陈江梅(91岁),是在虎年生肖邮票发行那一天。集邮馆职员指着远处正在贴邮票的陈江梅说,邮政中心早上10时开门,他一个多小时前就来排队了,是十足的集邮发烧友。

他给笔友寄出限量发行的邮资贴后,又匆匆赶往同样发行邮资贴的新达城。既然已经买到了,为什么还赶去其他地方买呢?

日前拜访陈江梅时,他如数家珍地分享了数十年来收藏的邮品,解答了我心头的疑惑。他说:“我喜欢收首日封、极限片这些邮品,上面有不同的邮戳,邮资贴我也收集。你看,从每个机器出来的邮资贴编码都不一样咧。”

陈江梅约10岁时,由于祖父经商,家里时常有往来信件,他就被信封上那些花花绿绿的邮票吸引。他于是将它们悉心剪下,浸水褪胶后收藏。他说,虽然在念书时期已经与不同国家的学生交换邮票,但真正开始有系统地收集是在有了经济能力之后。

比起单张邮票,老先生更喜欢收集并制作首日封,因为首日封不仅有邮票,还包含背景介绍以及首日发行纪念戳。他常常配合新邮票的发行而自制极限片。极限片由内容统一或主题相近的明信片、邮戳、邮票组成。

除了日常搜集适合的明信片之外,陈江梅还会拍摄相关主题的照片,或者利用剪报、红包等纸制品做成极限片,然后把它们按主题分门别类,有序整理。

他翻着一组1993年拍摄和制作的三轮车极限片说:“日子过得很快,回头去看,历史就定格在这些图像里。”

当年那个从信封上剪邮票的少年如今已是鲐背之年,满屋的邮品是岁月的积累、大历史变迁的见证;每一枚不同的编号、不同邮局盖戳的邮票,也成了这一位邮品收藏者的独家记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