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理: 俄入侵乌让中国面对尴尬问题

字体大小:

我国总理李显龙在华盛顿智库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对话会上表示,本区域的所有国家,都为主权和联合国宪章的原则感到担忧,但与此同时也要保持与中国的联系,有些国家与俄罗斯也有重要联系,印度就是一个例子。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让中国面对尴尬问题,因为这违反了中国本身珍惜的领土完整、主权与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不过,在亚太区域,中国不会因为拒绝疏远俄罗斯而付出政治代价。

我国总理李显龙当地时间星期三出席华盛顿智库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对话会,协会会长哈斯(Richard Haass)在主持时问到,中国与战争发动者的关系如此密切,俄乌之战会否让中国省思,并且在区域内付出政治代价?

李总理认为,乌克兰的情况给中国出难题,如果可以这样对待乌克兰,东南部的顿巴斯可以被当作是飞地,那中国国土上非汉族的聚集地呢?

中美制裁代价非常高

至于制裁的问题,李总理则从世界相互依存的角度来看:大国采取制裁措施会导致另一个国家面对实际的经济后果,但是换个角度,如果美国切断中国的联系,以为反正自己在中国没有相等规模的存款,但实际上两国的经济密切相关,中国是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是许多美国公司的生产基地;切断关系反过来也会伤害美国。

“这不等于说你会落入很糟的状况,但是我认为两边都知道这么做的代价会非常高。”

至于区域其他国家,李总理说:“本区域的所有国家,都为主权和联合国宪章的原则感到担忧,但与此同时他们也要保持和中国的联系,而且有的国家与俄罗斯也有重要联系,印度就是一个例子。”

他说,事实是中国采取了自己的立场,而对他人在请求中国帮忙解决俄罗斯造成的问题,中国给的回应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李总理解读:“换言之,你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

在一个小时的对话会里,主持人、台下与线上观众提出的问题中,不少围绕着中国。

李总理在回答另一个有关全球化的问题时也说:“若你说打算把中国完全切割出去,你打不死它,而你自己也会受重伤。”

他对这群华盛顿观众重申,中国发展的动力巨大且不能阻挡,“你可以尝试阻挡它、拖慢它,这样你可以为自己阻绝一些冲击,但也设定了一个会持续很长时间的麻烦关系。你也可以尝试和它合作,让它融入国际体系,你和它都从中获益。慢慢的,你希望一个建设性演变会发生”。

李总理:我不是北京耳语者

随着更多提问聚焦中国,有美国媒体记者问:美国总统拜登和美国国会是否接受了李总理提供的“北京耳语者”(Beijing whisperer)角色,意即能和北京沟通的人。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在世时,也经常被问起是否扮演“传话者”角色的问题,他都否认。

在华盛顿的李总理听到这个问题时也立刻回答:“我不是北京耳语者。”该媒体记者马上跟进问:“你能当吗?”

李总理笑着解释道,新加坡不是(中国)家庭的一员。新加坡作为以华族占多数的东南亚多元种族国家,有独立的国家利益和优先考虑顺序。“中国以这个定位对待我们,我们也提醒他们这点。”

谈到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辩论,李总理认为各国不可能走回头路,大家仍需要国际贸易,但也需要设立机制来确保伙伴间的互信,并且留有冗余以预防贸易线失效。美国需要把制造业带回国,同时要避免导致保护没有经济效益的企业,新加坡则要确保自己是可靠供应链里的一环。

李总理以“墨迹扩散”效应来比喻世界各国可以相互合作,但又有某种过滤作用,能避免完全与某些国家切割。

全球化、多边合作框架、让对手在同一个框架里互动,是李总理一再强调的概念。在对话开场谈到乌克兰危机带来的负面冲击时,李总理就指出,这场危机让各国共同应对贸易、气候变化、疫情预防、核不扩散的多边合作机制难以运作。

他说,世界不再有一个能让对手、敌对方、竞争者合作的机制,而这原本正是大家创造共赢的机制。

李总理说:“现在是要分出输赢,你要把对方打倒、修理他、摧毁它的经济,这样其他国家要如何继续合作,而不沦入无序、自给自足或无政府状态?新加坡非常担心这一点,因为我们需要全球化维持生计。”

“如果你跟一些(美国)公司谈,他们会告诉你问题依然存在,不过也已经变得比较可控。因为中国现在也有更大的利益要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我认为中国希望从其他国家得到的,就如美国在19及20世纪初非常努力做的一样,就是从有这些技术和想法的国家,汲取他们的技术和想法。正如你们过去也从欧洲学习,从不少带着想法、来自欧洲的流亡人士和访客中得益。有时候你们也通过自己静悄悄的渠道获取这些信息。中国人也在这么做。……对于这个课题,我认为制裁不会很有效。需要做的是与他们非常高层的人进行非常认真的对话,很清楚地让他们知道,要维持稳定的关系,双方必须有互信。”

——李总理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对话会上回答关于美国国会对中国剽窃知识产权充满愤怒的问题。

 

“我想我们都希望看到台湾的现状能维持,如果有变化也不是以暴力或非和平方式发生。但这很难处理,因为这不只是经济问题、战略问题,而涉及到政治和当地民众的感情。因此,你只能通过很长的时间去处理。”

——李总理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对话会上谈到台海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