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重开归心似箭 不少马国人凌晨摸黑越堤回家

字体大小:

本地永久居民吴淑苹和弟妹四人昨晚11时45分从兀兰住家出发到关卡,准备回新山给父母一个惊喜。她说:“疫情让我们错失很多相聚机会,去年大年初一,我们姐弟妹四人到兀兰海滨公园,隔着柔佛海峡与在对岸的爸妈拜年……这次我们想第一时间回家和爸妈相聚。”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4月1日起全面开放边境,不少定居本地的马国公民归心似箭,第一时间在凌晨时分开车过新柔长堤,回家探望久未相见的家人。

本地永久居民吴淑苹(48岁,家庭主妇)和弟妹四人在昨晚11时45分,从兀兰住家出发到关卡“霸好位”,准备回新山给父母一个惊喜。

吴淑苹是五姐弟中的大姐,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已有两年没有回家,但今年农历新年曾安排父母通过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TL)来新相聚。这次她选择和三个弟弟妹妹先回家,等6月学校假期再和丈夫带三个孩子回娘家。

她说,尽管嫁来本地多年,但家人之间感情亲密,疫情前她几乎每隔一两周就开车回新山和父母共进早餐,下午再回来接孩子放学。

“疫情让我们错失很多相聚机会,去年大年初一,我们姐弟妹四人特地到兀兰海滨公园,隔着柔佛海峡与在对岸的爸妈拜年,两老特地到富力公主湾露天停车场向我们挥手,这次我们想第一时间回家和爸妈相聚。”

前越堤族时隔两年 终回新山与妻重聚

此外,2020年3月17日马国封关前夕匆匆入境的前越堤族侯时维(54岁,承包商)要见证边境重开时刻,他打算凌晨入境回新山住家后,抱着妻子说一声:“老婆,这两年辛苦你了!”

他说,疫情前每日往返新马超过20年,且结婚30年第一次和妻子长时间分隔两地,这两年多异地生活让他无限感慨。“边境重开后,不论是否塞车,我会每日开车来回上班。”

另一名马国公民刘志豪(33岁,技师)则准备前往新山一日游,他准备今天上午7时和朋友步行过长堤,当天下午5时再从拉庆车站,乘坐星运旅游巴士返新。

来自雪兰莪州的他曾两次通过VTL免隔离计划回家,这次因须到律师楼处理法律文件,但只买到单程车票,才决定走路通关,他处理完事务和享用美食后就会返新,不会在新山过夜或回雪州家乡。

此外,新加坡公民郑振东(46岁,税务顾问)一家四口计划今天两个儿子放学后,开车透过大士第二通道回妻子家乡麻坡,预计星期天晚上再返新。

“这次回去主要是扫墓,根据以往经验,回程关卡可能会塞车,但已做好心理准备,可能晚上10时后车流量减少时才入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